分享

[KUSO] 那一次,我回到了三國!!

歷史不盡然是真相,  
相對的,  
有時只是包裝過的謊言...  
『靠憋咧...又死了!!』  
『他奶奶的呂布會不會太強了...』  
按下接關,  
我又重新過一次虎牢關之戰...    
事情發生在前年的冬天,  
閒閒沒事的我跑去考證照,  
就在收到錄取通知的瞬間,  
我決定買台PS2來獎勵自己的辛勞,  
畢竟我用功唸書的時間真的不多...= ="  
花了七八千大洋敗了機器後,  
當然不免了買塊入手片,  
我的處女片就這樣被真三國無雙三給奪走了...  
此後的幾個星期裡,  
這塊三國無雙伴我渡過了無數個夜晚,  
改變了痴漢夜夜垂淚到天明的窘境...  
這天,  
又是打到渾然忘我,  
看錶已是半夜三點鐘,  
一整晚沒吃東西的我下樓覓食,  
試圖在便利商店裡找尋食物果腹...  
也許是餓昏了,  
走起路來有點顛顛簸簸,  
加上精神不濟又逢夜色昏暗,  
一個不留神,  
右腳踩空,  
帕嘰一聲!!  
跌落到一個大窟窿裡,  
好在這窟窿不是很深,  
但裡面的爛泥巴弄的我是污濁不堪,  
再加上那碗熱沸沸的泡麵直接往我頭上澆,  
此時只有狼狽二字很形容...  
躺在窟窿裡的我突然發現一件怪事,  
『咦?今天的月亮怎麼特別奇怪...』  
月亮不都是皎潔玉光的嗎?  
怎麼今天的月亮是呈現暗紅色而且有股令人不寒而慄的畏懼感!  
就在我感到納悶的同時,  
突然一道月光打在我英挺的身軀上!  
我一陣麻痺就好像四肢癱瘓般昏死過去......  
就這樣不知昏迷了多久,  
直到被一旁喧鬧的叫罵聲吵醒,  
我才漸漸甦醒過來,  
挺著酸痛的身子骨,  
緩慢的爬出窟窿,  
眼前見到的是一大片樹林,  
『靠憋咧!這是哪裡呀??』  
我不是才去買個泡麵嗎?  
怎麼眼前所見的景象是這麼的陌生...  
我還來不及思考這一切的原由,  
就看到四個滿臉橫肉的惡漢在欺負一個小伙子...  
其中一名惡漢正拉扯著小伙子的衣服大聲叫道:  
「赫赫赫!快把地圖交出來...我還可以饒你一條狗命」  
只見那小伙子抱頭鼠竄般的扭屈著身子在地上滾爬...  
我再仔細一看他竟已滿臉是血,  
絲毫只剩一口氣息在那茍延殘喘著...  
國小課本都有教,  
遇到這種事要快點烙跑,  
不過,  
天生就極富有正義感的我見到此事,  
也只有把老師的諄諄教悔拋諸腦後...  
『喂!...夠了吧!!...想打死人呀!!』我拍打著身上已乾掉的爛泥說著  
一名惡漢轉頭帶著輕挑的口吻說,  
「哎唷!哪冒出來的小兔崽子在那撒野」  
漸漸的,  
四名惡漢朝我走近,  
(驚!!每個拳頭都跟砂鍋一樣大...)  
(老師...我錯了...我應該聽你的話才對 >"<)  
說時遲、時卻非常快...  
只聽到「喝!」的一聲,  
一名大漢已朝我揮拳過來...  
『媽呀!』我大叫一聲抱頭蹲下,  
只見到那拳不偏不移的直擊我的頭頂...  
突然一陣喀嘎作響...  
那名揍我的惡漢竟抱住自己的拳頭,  
哦哦哦的狂叫表情十分痛苦,  
而我則彷彿被枕頭打到一樣沒啥感覺...  
其他三名惡漢見此異狀,  
不約而同的衝向前來,  
目標對準我就是一陣海K...  
說起來真是奇怪,  
三個加起來有三百公斤重的大漢不停的扁我,  
我竟然好像被幼稚園的小孩打到一樣,  
一點都不痛,  
反而還有點癢...  
不過這樣的讓他們打下去也不是辦法,  
我說了一句  
『玩夠了吧!該我啦!...』  
只聽到這個〝啦~〞字,音還沒拉完,  
一個直拳往其中一名惡漢臉揮去....  
就見到他像是中了電角神拳一樣,  
扭曲的嘴臉飛到十丈之外...  
不止另外三名惡漢,  
就連我看到此景整個人都傻了,  
現在是怎樣,  
我是在作夢吧!  
不過不對呀,  
我現在可是清醒的很...  
就見這四名惡漢大喊一聲  
「妖怪呀!...」  
頭也不回的逃命去...  
留下滿腦子問號的我及身旁滿臉鮮血的傢伙,  
落漠的停留在這個陌生的樹林間...  
我走過去瞅瞅那傢伙傷勢如何,  
『喂!死了沒...沒死也說句話呀!...』  
『嗯...』就聽見他帶著喘弱的聲音回答道,  
我仔細打量一番他的穿著,  
『你搞什麼東西呀,穿成這個樣子,拍電影呀...???』  
他帶著一臉疑惑,  
『???恩公說啥?...』  
『算了...這裡是哪裡呀??』  
『回恩公,這裡是洛陽近郊呀!...』  
『什麼?!洛陽?!洛你老木咧!...』  
『老木?!恩公說的話怎麼這麼難明白...?』  
我開始有點不耐煩,  
『吶!...你最好給我老老實實的...這裡到底是哪?』  
『這裡距洛陽城六十里路...是洛陽近郊呀!...』  
我突然一個回神,  
慢慢的將剛才所發生的事仔仔細細的想了一遍...  
從我來到這個陌生的樹林裡,  
後來又看個這幾個身著古裝衣服的人,  
再到我突然身懷神力...  
當我還在琢磨著這一切的不合理處時,  
這位年輕的小伙子緩緩起身,  
兩手合拳彎腰的對我說,  
『蒙恩公相救,在下才免於惡漢毒手,呂布將來若出人頭地,必厚報之...』  
我不敢相信耳朵聽到的事,  
『什什...什...麼...你說什麼?你說叫什麼名字?』  
『在下呂布...』  
我連忙確認一番,  
『姓呂 名布 字奉先?』  
呂布一聽接著問道,  
『恩公認識在下...?』  
『破你阿木咧!他奶媽的這次算是得意代表作了...老子跌了個大觔斗竟然來到三國時代...』  
咦?不對呀!  
書上說呂布玉面虎鬚、雙眼如煞、身長兩呎!  
完完全全是個大帥哥呀...  
這傢伙哪有兩呎...了不起比我高一點,  
玉面虎鬚、雙眼如煞咧!  
我看分明是面如黑炭、獐頭鼠目...  
演義裡所說的呂布竟是此等模樣??  
心中仍是諸多不解的我又繼續問道  
『聽說呂布武藝天下無雙,你怎麼會落得如此下場?』  
呂布一聽大聲笑道,  
『哈哈!天下無雙...恩公您聽誰說的呀?小弟手無搏雞之力怎敢冒稱天下無雙』  
我上下打量這傢伙狼狽的模樣,  
『我看也是...你現在這個樣子,我都想對你吐口水...你現今何職?!』  
『布不才,現居執金吾 丁原 帳下一主簿...』  
(嗯!原來這時的呂布還跟著丁原瞎混...)  
『好好的主簿不幹,跑來這荒郊野嶺幹嘛呀?』  
突然之間,  
呂布眼眶泛紅跪下答道,  
『如今漢室衰微,天下群雄並起,布空有一身理想,卻無力報效朝廷,所幸偶得一地圖...』  
『嗯嗯!對了!我剛聽那四個人要跟你搶地圖...究竟是什麼地圖這麼重要,讓你以生命相護?』  
話鋒一轉呂布又抱拳對我說,  
『恩公若不棄,布願與您義結兄弟,方能告知』  
聽到此言我有些吃驚,  
『哇靠!你們這個時代的人怎麼老是隨隨便便的半路認兄弟呀!』  
『恩公願否?』  
(能夠跟呂布結義兄弟也算是屌歪了...況且來這人生地不熟的有個親人好照應也不錯)  
『就依你了,我方年二十有五,你呢?』  
呂布低頭回道,  
『大哥!弟剛滿二十三,今一句大哥,永世是大哥...』  
『你廢話很多耶...快說地圖的事』  
就聽他細細說道,  
『相傳楚霸王項羽自吻前留下了兩項神兵利器,一曰:乾坤劍 一曰:霸王戟  
此二者皆有萬夫莫敵的神力,如能得到定可在這亂世一展鴻圖』  
『所以你這個地圖就是記載寶藏埋藏處?』  
『兄說言甚是...』  
真不知該說什麼...  
我莫名奇妙的跑來古代,  
現在又要莫名奇妙的要跟個雜碎尋寶,  
現在是怎樣...??  
我伸起懶腰,  
『好啦!起程啦!...』  
『大哥!依地圖指示,寶藏就在這附近...』  
『哇!!!真是半點篇幅都不用浪費,一下子就找到啦!!』  
『就是那個窟窿』呂布又驚又喜的說道,  
那不是我剛剛爬出來的那個窟窿嗎??  
故事就是故事,  
凡事總是這麼的巧合...  
於是我們兩個白爛馬上就成了盜墓者,  
花了三天三夜的時間,  
從小小窟窿挖到一個長長地道,  
走進地道,  
裡面是烏漆嘛黑還帶著陣陣的腐屍臭,  
羊腸的走道裡,  
遍布的死人骨頭,  
一看就知道是盜墓的犧牲者...  
一路來到走道的底端,  
突然看到一錠黃金,  
黃金背後的牆璧寫著:此金獻給有緣人...  
呂布一看到開心的跑向前去大聲嚷嚷,  
『哈哈!我是有緣人,我是有緣人!』  
我馬上大叫一聲,  
『且慢...』  
總覺的這個橋段好像在哪看過...  
我怒斥了呂布一聲,  
叫他不要貪心...  
不久過後,  
果然那錠黃金後出現了一道石門,  
門後是一灘沼澤,  
看來我倆要涉水而過了...  
我與呂布肩並著肩、手拉著手,  
在這個未知的空間裡,  
瞪大了雙眼,  
留意著四週隨時可能遇到的危機,  
正當岸邊就在咫呎時,  
突然一條大水蛇衝出來,  
我倆『媽呀!媽呀!』的逃命著,  
就在千鈞一髮之際,  
我們終於逃上岸邊,  
但我的右手竟被毒蛇咬了一口,   
『哎呀!我被毒蛇咬了...』  
只見呂布二話不說,  
馬上抬起了我的右手,  
使命的幫我吸毒,  
一會功夫後...  
呂布帶著微笑對我說,  
『我已經幫你把毒吸出來了...沒事了』  
見到此情此景我是熱淚盈眶,  
『沒想到我們認識才幾天,你竟不顧自己的性命幫我吸毒,真是叫我太感動了』  
我擦著雙眼心想,  
人家都說呂布反覆小人、最是無情無義,  
在我看來他是天下間最有情有義之人...  
『這是哪兒的話,你是我大哥,吸些毒又何妨...  
現在換你投桃報李,我也中毒了......』呂布面有難色的說著,  
原來感動的背後還有下文,  
我馬上回問,  
『是這樣?...你哪邊被咬了?』  
只見呂布一個轉身手指向他的屁股,  
我看到當場面有菜色的大叫,  
『啊!......屁股』  
『大哥!快幫我吸呀!』呂布心急如焚的叫道  
『........事到如今,你乾脆壯烈犧牲好了...』  
呂布一聽當場氣急敗壞的說,  
『什麼?你叫我去死...這三天來,每次睡覺都讓你先睡,大便也讓你先去拉,  
就連我最喜歡吃的燒餅中間的餡也給你吃...你現在不幫我吸...』  
『這麼噁心的事,你也叫我做,這還是兄弟嗎???』  
『那我怎麼辦?』  
我拍拍呂布的肩膀,  
『你不要擔心啦!像項羽這種高級將領以前帶兵打仗身上一定都會帶一些珍貴解藥...  
仔細找一下』  
我們尋著岸邊向下走,  
來到一個遼闊的平台,  
遠遠就看見兩件兵器屹立不搖的插在平台中央微突的小丘上,  
真是可喜可賀呀!  
花了整整四天的時間終於找到傳說的神兵利器,  
我們輕輕越上小丘,  
就在乾坤劍與霸王戟中間立了一個石碑,  
上頭寫道,  
〝劍、戟得一,即可無敵於天下〞  
石碑下放了一個石箱,  
打開一看,  
裡面裝有多本看似武功密笈的書籍及一顆大還丹,  
我趕緊叫呂布吞下,  
不到一會兒時間,  
呂布竟然長高不少,  
原本黑炭似的面容竟然瞬間白了起來,  
當場就變成一個大帥哥...  
不只如此,  
他那原本皮瘦如材的身軀,  
轉眼間也孔武有力起來,  
變完帥哥又變猛男...  
(馬的!這顆大還丹壞爆了,早知道就自己吃...這下虧大了...)  
猛男布一個起身,  
走向霸王戟前,  
赫的一聲!  
單手拉起這支曾經與項羽征戰沙場的霸王戟...  
突然之間一道白光注射在呂布身上,  
感覺他整個人脫胎轉骨,  
就好像星矢穿上黃金聖衣一樣...  
就看呂布揮手舞動著霸王戟,  
久久不能自己,  
又一會兒過後,  
呂布又跪拜在我的膝前說道,  
『今天多虧有大哥,布方能得此好戟,大哥也取此乾坤劍,  
咱兩兄弟一同為這個亂世開創出美好的前程』  
我仔細想了一下回道,  
『不了,天下無雙只有一人,兄不願與弟相爭,我們去把乾坤劍藏好〞』  
『大哥...』呂布紅著眼眶  
『走吧!我們還有很多事要做!...』  
『嗯嗯!』  
就在我們把乾坤劍藏好後,  
步出洞穴,  
並將窟窿填補好,  
我一手就將地圖給燒了...  
『從今天起,你就是天下無雙...霸王戟這個名字再也配不上你...』  
『謝大哥成全,該取什麼名字好呢?』  
『那就叫他方天畫戟吧!......』  
此後的生活,  
我倆就過著相依為命的日子,  
住在呂布家的我,  
白天閒閒沒事就上市場逛街,  
晚上等呂布下班回來再一起去夜市逛街...  
一天假日,  
我與呂布正在棲鳳樓裡吃著叉燒包,  
呂布突然問我一個問題,  
『大哥,與你相處也有些日子了,還不知道你的名字耶?』  
...這個問題當場把我給考倒,  
我要怎麼說呀?  
跟他說我是未來戰士?...  
他大概會認為我是神經病吧!!  
到時候報官處理,  
搞不好被抓去浸豬籠還是遊街什麼的!!  
風險太大了...  
正當我為回答這個問題傷腦筋時,  
突然靈機一動,  
『江湖險惡我從來不輕易留下我的姓名,但你我已是兄弟,  
為兄也不好再隱瞞,大哥姓悟...單名一個空...』  
呂布一臉狐疑,  
『悟...空?...怎麼聽起來像是出家人取的名字...』  
我則是露出堅定的神眼  
『嗯嗯!為兄 姓悟 名空,悟空不是出家人,是賽亞人...家父叫悟飯...』 ="=  
只見呂布似懂非懂表情,  
『妙哉!妙哉!高人行事,高深莫測,就連名字也與眾不同』  
我看他如此表情,  
得意的竊笑著,  
『還好!還好!在我們家鄉叫悟空的人有很多,  
每當陌生人問起時,總是有很多個悟空...』  
呂布又繼續追問,  
『大哥家鄉在哪呀?』  
『我家...在台灣呀!』  
『台灣...??』  
『呃...你們這個時代應該叫夷州...』  
『夷州??在哪呀距洛陽多遠?』  
『呃!這...個...大概幾千里遠吧!』  
只見呂布長嘆了一口氣,  
『嗯!同是異鄉客...歎息知音夢裡尋,好個同路人!』  
我深知這個話題不能再聊下去,  
不然到時又不知道要問什麼我難以回答的事情來,  
於是話鋒一轉,  
『賢弟,你看那邊有位婀娜多姿的美女走過來...』  
『呿!瘦的皮包骨似的,你看對街那個才稱的上是俏妞!』  
『哪裡?』  
『就對街那個手拿菜籃那個呀!...』  
『靠!...賢弟!你胃口也太好了吧!那少說也有個百來斤重吧!』  
就看到呂布面帶淫笑的回答,  
『大哥,這你就有所不知了,愈胖家裡愈有錢呀!...  
而且,北方天氣冷,夜裡有位胖俏妞陪伴,就算沒錢買被子,也不會冷...嘻嘻哈哈...』  
當我聽到這個論調,  
一陣聯想在腦中打轉,  
險些沒把剛吃進去的叉燒包給吐出來...  
『聽完賢弟這番見解,為兄真是佩服不已!  
能泡人所不敢泡,能玩人所不敢玩,人中呂布果然名不虛傳...』  
這樣每天遊山玩水的日子過了好一陣子,  
我漸漸感到有點無聊,  
老是這樣玩下去也不是辦法,  
於是我就跟呂布商量,  
看他那邊有沒有什麼事可以幹,  
畢竟他也是吃公家飯的,  
後來得呂布引薦,  
我成了他的幕僚,  
專門協助他主簿的工作...  
所謂主簿,  
其實就是掌管軍中所有錢糧政務、公文書信來往等一應事體的官吏,  
完全是個文職,  
我上任後才發現,  
呂布原來還懂他幾個大字,  
不像小說上寫的只有莽夫之勇...  
但比起我的文筆,  
呂布自然只能望塵莫及,  
所以久而久之,  
主簿的工作也就變成我在做,  
這撕呂布也趁著空檔,  
加緊勤練武藝...  
說到公文書信難不倒我、錢糧政務等理財工作又是我的專長,  
漸漸的,  
我們工作愈做愈好,  
丁原也就愈來愈賞識呂布,  
到後來便以〝大見親待〞來形容接見呂布時的待遇,  
所以原來呂布根本不是丁原的養子,  
這些事實與小說家的說法顯明有很大的出入...  
安逸的日子又過了一陣子,  
直到某天發生了一件大事,  
城裡竟然出現了採花賊...  
對於強奪美色這種卑鄙行為是我向來所不恥的!!  
於是我與呂布商量誓言要逮到這傢伙...  
一天夜裡,  
洛陽城逐戶人家都已入睡,  
就聽到有女子大喊『救命呀!救命呀!』,  
這兩聲救命之後便鴨雀無聲,  
我與呂布目睹一黑衣人肩扛一大塊包袱,  
從某戶人家二樓陽台『嘿!』的一聲跳到地面後便加速逃逸,  
『大哥!這撕雜魚一定就是採花賊,咱們快去救人』  
我心裡暗想,  
古代採花賊還要有三兩下功夫的,  
『...呃!嗯!快去救人』  
我們一路尾隨著黑衣人,  
穿過六條大街五條小巷,  
最後來到一間大屋後門,  
我一看『靠!』的一聲,  
『喂喂喂!賢弟...這不是你老闆家嗎?』  
呂布見到此景大為吃驚,  
『莫非...』  
我拉著呂布的手,  
『別莫非了...沒圖沒真相...走!去瞧個究竟』  
我們避開守衛登上屋簷進到內廷,  
穿過府內走道悄悄地摸到丁原臥房外,  
就聽到門內一陣女子的哭叫聲,  
衝動的呂布正要破門而入,  
但卻被我給制止,  
俗話說的好,  
〝知彼知己百勝而不殆也〞  
我們先瞧瞧屋內情形再做定奪...  
我用舌頭輕輕的在窗戶黏貼的糊紙上,  
巧巧的弄出一個十元硬幣般的小洞,  
心中一陣雀喜,  
(嘿嘿!我想這樣做好久了...以往都是在古裝片才看的到,想不到...呵呵)  
呂布看到這般也學我這招,  
不過他的舌頭比較粗,  
弄出了五十元大小般的洞...  
瞧瞧屋內實況,  
就看到一個老不修帶著淫賤的笑容正對一名花樣年華的...  
什麼!!!應該是一頭母豬吧!  
我超想吐的,  
轉頭對呂布說  
『喂喂喂!賢弟...你們這邊的人怎麼老是習慣吃這麼油!...』  
只見呂布氣憤填膺的罵了一句,  
『禽獸!』  
我則是無言以對...  
再往下看,  
就見到這個老淫賊步步的逼近那名...含苞待放的...的女孩,  
女孩滾動的身上的脂肪慢慢的往後退,  
我覺得自己好像在看C級A片一樣,  
不同的是,  
以往看到這種貨色我都直接換片,  
今天我卻要睜大眼睛看完...  
就在那名女孩帶著忐忑不安的口氣說了句,  
『你不要過來...』  
突然間,  
對於眼前的景象我則是感到莫名的熟悉...  
接著馬上小聲說的,  
『你不要過來...你再過來我就要叫了...』  
女孩:你不要過來,你再過來我要叫了...  
呂布一聽到驚訝萬分,  
我則馬上接著說,  
『嘿嘿嘿!你就算叫破了喉嚨,也不會有人來救你的...』  
丁原:嘿嘿!你就算叫破了喉嚨,也不會有人來救你的...  
接著就抱住這頭母豬...不是,是這名女孩,  
『哈哈!你不要害怕嘛!我又不是猩猩王...』  
我話才一說完,  
丁原就一個劍步抱住女孩,  
接著照我的話又說了一次,  
只是他是伸的舌頭說,  
看起來格外淫蕩...  
呂布在一旁聽完我說的話,  
帶著佩服的眼神跟我說,  
『大哥真神人也,你怎麼知道他要說什麼?』  
我則是語帶輕鬆的回答,  
『這有什麼難的,淫賊的對白都是公式滴,我家鄉每齣戲都是這麼演的...』  
眼看這老不修就要得逞,  
呂布連忙問我,  
『大哥,現在呢?』  
『等什麼?!該你表現啦!...』  
就看到我話一說完,  
呂布『哇噠!』一吼,  
當場將窗戶劈成兩半,  
單手一撐,跳進屋內...  
看他英俊挺拔的手持畫戟,  
以畫戟的劍鋒指向丁原大聲罵道,  
『大膽淫賊,竟敢非禮良家婦女...』  
站在窗外的我聽到這句對白,  
搖著頭心想,  
這台詞可以再沒深度些...  
丁原一見呂布莫名闖入便心慌回道,  
『大膽鼠輩,安敢擅闖我府!!...來人呀!』  
這話才一說完,  
就聽到呂布一聲『納命來!!』  
手起刀落,  
丁原人頭瞬間落地,  
看著他身驅噴出壯觀血舞秀的同時,  
數十名守衛士兵已手持利刃衝進屋內......  
這種大場面,  
我自然不能缺席,  
一個翻身,  
我也跳進屋內,  
這時守衛已將我們重重包圍,  
我輕聲說道,  
『賢弟,去好好保護你的那頭...那名姑娘...看我表現...』  
環顧四週,  
滿坑滿谷的士兵把整間臥房堵的是水洩不通,  
我靜靜的閉上雙眼深深吸了一口氣,  
就在同一個時間,  
突然風雲變色、雷電交加,  
原本平靜的黑夜就被此平地一聲雷給吵醒,  
一股肅殺之氣瀰漫在空氣中,  
正當眾人還為此景感到納悶時,  
我已擺好李小龍在精武門裡的pose,  
不時嘟著嘴還發出『WO....wo~~~~』的配聲...  
一名守衛統領大喊,  
『大伙上...』  
就看到成群的士兵往我衝過來,  
我大叫一聲,  
『北斗爆烈拳...』  
接著就聽見,  
『赫!哇噠噠噠噠噠..呀噠噠噠噠噠噠...哦哦哦哦哇噠...』  
撲上前來的士兵不斷的被我打飛,  
我帶著呂布且戰且走,  
慢慢的從屋內走到屋外...  
雖然被打飛的士兵非常多,  
但後面補上的士兵就如同邁阿密熱浪般不停的湧過來,  
都怪我平時不運動,  
縱使現在擁有神力,  
但也難擋體力衰竭的窘態...  
不過,  
我可不想死在這,  
憑著這份決心,  
我使出全身僅存的最後一股力量,  
把〝街頭霸王四十二式〞從頭到尾給他打上一遍,  
終於突破重圍......  
逃離險境後,  
呂布擔心的與我商量著此後該何去何從?!  
我勾搭著呂布肩膀仰天長笑,  
『萬事不用擔心,為兄已把後路想好!』  
呂布一聽喜不自勝,  
『願聽兄長高見...』  
我緩緩答道,  
『聽說董卓肚爛丁原許久,今日弟將其殺之,正可獻與董卓...』  
呂布聽完臉色大變怒道,  
『董賊挾天子以令諸候,敗壞朝綱,人人得而誅之...  
叫我去投靠他,恕弟實難從命...』  
剉爆了,  
我原以為我這樣說完,  
呂布會一口答應,  
沒想到這傢伙這麼有主見,  
而且樣子看來頗為堅持...  
不過我一定要說服他去投董卓,  
不然歷史就要改寫了...  
於是我把心一橫,  
使出了三寸不爛之舌、唬爛不打草稿的絕招,  
連柺帶騙,  
從跟了董卓後有多少的好處,  
到董卓家有多少胖妞可以把,  
反正哪痛打哪,  
終於畫了一個大餅給他相信...  
於是我們就高高興興的投奔董卓,  
殺丁原一戰,  
呂布聲名大噪,  
因此當董卓接見呂布時便說,  
『好傢伙,你有我年輕時的影子...』  
由於立了大功再加上董卓非常的喜歡他,  
便收了呂布做為義子並加封其為騎都尉...  
不久過後,  
發生了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  
因董卓專權,  
以袁紹為起的十八路諸侯共同討董,  
氾水關一戰,  
大將華雄被斬於馬下,  
十八路諸侯趁勢兵推虎牢關,  
董卓令呂布為奮威將軍,加封溫候,  
率軍鎮守虎牢關...  
就在此時,  
呂布跑來找我,  
『明日我就將前往虎牢關,是生是死尚未得知,  
今日特來於此共邀兄長助弟一臂之力...』  
我聽到此言馬上就聯想到,  
哇賽!虎牢關三英戰呂布耶!  
超想去的啦!  
不過,  
我要是參戰,  
到時候來個大爆發,  
把十八路諸侯打到一個鳥獸散豈不是又改寫歷史了...  
不行,  
我不能這麼做,  
於是我回道,  
『對於打打殺殺這種野蠻的行為是我向來所不恥的!!  
不過,賢弟莫驚慌,明日之戰你定可全身而退...』  
呂布一聽大喜,  
『有兄長這句,我便可安心...』  
為了幫呂布加油,  
我雖未參與此戰役,  
但為了不錯過這齣好戲,  
也自願幫他擊鼓助陣...  
隔日,  
虎牢關下,  
黃沙滾滾,  
兩軍對峙,  
卡司大爆了,  
就看到十八路諸侯們一字排開,  
看來也是精銳盡出,  
呂布率部三千鐵騎出關迎戰,  
就見他頭戴三叉束發紫金冠,  
體挂西川紅錦百花袍,  
身披獸面吞頭連環鎧,  
腰系勒甲玲瓏獅蠻帶,  
弓箭隨身,  
手執畫戟,  
坐下嘶風赤兔馬,  
真是太帥氣了...  
不到一會功夫,  
呂布已連斬了對方三名將領,  
站在戰鼓上觀看的我不禁暗喜,  
好傢伙,  
果然一夫當關,萬夫莫敵...  
就在此時,  
一名大漢策馬直奔呂布而來,  
大聲叫道,  
『呂布鼠輩休走,燕人張飛在此...』  
靠!!好戲上場了,  
我連忙囑咐一旁士兵,  
『有沒有爆米花...不是,快切盤牛肉,拿甕酒來...』  
就見到張飛『喝喝...喝喝喝!』  
已跟呂布大戰一百回合,  
還是難分勝負,  
突然之間,  
又有人大喊,  
『關雲長來也...』  
我一聽馬上起身,  
心想,  
哇!關羽也來了...  
正點呀!!  
『加油!加油!快用大絕招呀!』  
一旁的士兵看我如此忘形,  
便說道,  
『悟大人...你...』  
我有點失禮的回,  
『不好意思...我太興奮了...冏』  
關羽、張飛與呂布又大戰二百回合,  
還是不分軒輊,  
突然之間,  
又聽到一人大聲嚷嚷,  
『兩位賢弟,大哥來也...』  
我仔細一看原來大耳劉備也來了,  
真是太帥啦,  
眼看劇情就要進入高潮,  
我可不想錯過這個難得的機會,  
趕緊丟下戰鼓,  
躍馬直奔前線觀看...  
結果一到現場才發現,  
這個為人稱讚的橋段,  
原來並不是小說寫的這樣的...  
張飛:喝喝!...呀呀呀!  
關羽:咿!吼呀!  
此時呂布居於下風,  
劉備:二弟!!接力,接力...  
關羽:好!大哥!你上...  
劉備:赫哈哈!........哇咧!  
就見到劉備雙股劍一揮當場撲了個空摔下馬來...  
關羽:..........  
呂布一見有機可趁,  
畫戟一刺,  
眼看就要直取劉備腦袋,  
但所幸被張飛擋了下來...  
於是張飛、關羽又與呂布大戰一百回合,  
眼要呂布又迫於弱勢,  
劉備:三弟!三弟!接力,接力!  
張飛:......大哥,你還來!?好吧!快上...  
劉備:赫哈哈!........哇咧!  
呂布一個回馬槍,  
用戟柄往劉備的頭殼巴下去,  
當場又摔下馬來...  
張飛:..........  
呂布又見機會,  
側身使出拖刀術,  
正準備一舉了結劉備性命,  
又被關羽給擋了下來...  
張飛、關羽又與呂布大戰三百回合,  
雙方人馬已戰的精疲力竭,  
一旁等待時機的劉備見機不可失,  
劉備:三弟!快!接力!接力!  
關羽、張飛:大哥!你別逗了...快回去啦!  
劉備:我要報仇,我要跟他單挑...  
關、張兩人拗不過劉備魯小,  
只好從命...  
劉備:赫哈哈!沒體力了吧你!赫哈哈!........哇咧!  
呂布一見劉備又上場,  
雖然已經體力透支,  
但還有赤兔馬在,  
就見赤兔寶馬一個轉身,  
來個馬後踢...  
劉備當場又摔落馬下,  
呂布這回也懶的鳥他了,  
回頭對關、張二人說道,  
『兩位英雄真乃將才也,今日人疲馬疺,又有小丑來鬧場,  
望他日再領教高下...』  
關羽回道,  
『慚愧!慚愧!溫侯武藝超群果非浪得虛名...在下佩服,  
他日戰場上相見再論勝負...』  
話一說完,  
各自收兵....  
就聽到劉備還在那邊嚷嚷,  
『我要跟他單挑,我要跟他單挑...』  
張飛再也忍不住回道,  
『大哥!你有完沒完呀!走了啦!...』  
話說討董軍已兵臨城下,  
洛陽城岌岌可危,  
眼看就要破城之即,  
這時李儒這小子竟然出了一個餿主意,  
他編了一個童謠,  
〝西頭一個漢,東頭一個漢,鹿走入長安,方可無斯難。〞  
董卓一聽大喜,  
馬上準備遷都長安事宜,  
並且派遣手下八名大將,  
連夜捉拿洛陽富商,  
強奪財物並斬殺於城外,  
然後一把火將洛陽城給燒了...  
我非常記得當晚的情形,  
姦淫虜掠、燒殺搜刮,  
八件事情,  
剛好一人幹一樣...="=  
整個洛陽城是烽火連天、哀鴻遍野...  
我與呂布連夜收拾家當急忙逃命,  
就在出城煞那間,  
突然聽到有一人狂叫救命,  
我仔細一看,  
原來是有位妹妹被屋柱給壓住大腿,  
我轉頭與呂布相約於城外見,  
便快馬一拍趕去救人,  
當我把樑柱搬開時才發現,  
哇!這妹妹長的正歪了,  
柳葉眉、丹鳳眼、櫻桃小嘴、身材玲瓏有緻,  
來這個時代這麼久,  
第一次看到如此正妹...  
弄的我是心花怒放......  
我輕輕的將這位姑娘扶起問道,  
『姑娘為何獨自一人被丟棄在這邊呢?』  
姑娘哭道,  
『小女子本是王員外家ㄚ環,我家老爺被官兵給捉走,  
家中男子全被誅殺,女人全被帶走,我...我因為長的太醜了...  
所以沒人要...就被丟在這了...』  
我一聽感嘆道,   
『唉!這個時代的人都瞎狗眼了...』  
後來我拿些銀兩給這位正妹,  
叫他去鄉下做點小生意,  
找個好男人嫁了也夠渡過餘生...  
只見此姑娘紅著眼眶說著,  
『多謝英雄搭救,敢問貴姓大名...』  
我則是回,  
『名字不重要,在下姓悟...』  
『原來是悟大人...』  
說到這,  
我有點不好意思,  
原來我這麼有名唷...哇哈哈!!  
正當我將身上披風脫下準備為此姑娘穿上,  
也算是我送他臨別的禮物時,  
一個不小心竟然碰到他的胸部...  
........  
糗爆啦!  
真是畫虎不成反類犬,  
我急忙低頭倒歉,  
『姑娘,失禮了...失禮了!我不是有意的...』  
只見此姑娘羞紅的臉說,   
『喔!...人家還希望你是故意的咧!...呵!』  
原本想說會被當色情狂的我一聽到馬上正經八百的說,  
『吶!...小妞我不知你想幹嘛!  
但是我這個人是非常惹人垂涎,我是知道的,  
妳把這個想法再保持一兩個時辰,等我去跟義弟會和,  
我馬上帶你去那個...』  
姑娘一付鵪鶉模樣的回道,  
『嗯...』  
就在轉身上馬瞬間,  
突然一支弓箭〝咻!〞的一聲射進女子胸膛...  
就看她『啊!』的一聲倒地不起...  
原來是亂軍在殘害無辜百姓時,  
不小心飛出的一支無名箭...  
煮熟的鴨子飛了...  
剛泡的馬子跑了...  
天下間有什麼事比這個還阿札的...  
我抱著這個正妹的屍體,  
仰天長嘯,  
『董卓老賊,我與你不共在天...』  
此後的幾天,  
每當想起這個正妹,  
我心情總是無限低落,  
呂布看我如此,   
便開口問,  
『大哥,為何這幾日來總是鬱鬱寡歡?到底所謂何事?  
不妨與弟訴說...』  
我板著一個臉回道,  
『對於這件事我是不想說的,不過你真的要知道我就說了,  
其實前晚那女孩,她一上來就開口泡我,  
還非要跟我回家,對我是情不自禁的仰慕不已呀!  
雖然她沒你那頭母豬這麼火辣迷人,  
但她清純的外表、開放的內心,真是令人著迷,真可說是少男殺手!  
可可可...他後來竟然給箭射死了...你說我多虧呀!...賢弟!』  
呂布一聽面帶笑容回道,  
『好大哥!你要女人不早說,我這裡多的是,你隨便挑一個就是了...』  
我看了看呂布那付屌樣,  
『好了吧!你吃這麼重鹹...想肥死我呀!...  
算了!我的事不用你操心了...』  
話說遷都長安後,  
聯軍之間彼此勾心鬥角、各懷鬼胎,  
每個人心中都有自己的算盤,  
自從曹操丟給袁紹一句『豎子不足與謀』後,  
討董軍不久就瓦解掉了...  
而身在長安的董卓就更欲加驕橫、目中無人,  
出入皆用天子儀仗,  
並且加封董氏宗親,  
不問長幼,  
皆封列侯...  
後來,  
還在長安城外二百五十里處,  
蓋起了一座宮殿,名曰:郿塢,  
除了將各地搜括而來的金銀珠寶都往裡送外,  
更抓了不少美女安排在這,  
擺明就是想搞個絕世大轟趴...  
當然,  
此時的呂布也又晉升,  
專職保護董卓,  
甚至可以隨意出入董卓府,  
我也托呂布的福,  
見識到古代帝王的生活是多麼的淫亂...  
一日,  
我與呂布來董卓府上做客,  
酒過三巡後,  
董卓樂道,  
『哈!今日皇帝已經冊封我為太師...真可說是位高權重呀!』  
只見一群馬屁精狗腿的說道,  
『恭喜太師...賀喜太師...』  
董卓眉開眼笑的又說,  
『嘻哈哈!今天真是...我喜歡今天...不如來點小玩意助助興吧!...』  
話一說完兩手一拍,  
屏風後三三兩兩走出一群宮女,  
看似要載歌載舞一番...  
這時的我正大口雞腿大口酒,  
見到此情景,  
差點沒把胃都給吐出來...  
馬的!不說這是董卓府,  
我還以為來到豬圈了...  
就看到一頭頭的母豬擺動著身上的肥油,  
不斷地...不斷地勾引著座上的死豬哥們!!  
每個人咬著牛肉邊流口水,  
真不知是牛肉好吃還是豬肉好吃? !  
我拉著呂布的衣角輕聲說著,  
『為兄受不了,我要出去透透氣...』  
呂布笑道,  
『哈!我知兄長不對此味,好吧!你走先,弟一會兒就到...』  
就在這步出殿時,  
突然聽見一曲美妙的歌聲,  
瞬時之間完全就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我仔細一看,  
不看還不知道,  
一看剉的嚇一跳,  
哇!!  
是...  
哇!!是櫻朱音...  
不對呀!我現在又不是在看A片,  
但是這個女的怎麼長的這麼像櫻朱音呀?!  
我目不轉睛的又走回座位,  
這回,  
輪到我也跟著流口水,  
呂布見我返回,  
吃驚問道,  
『大哥你怎麼又回來了??』  
我則是不發一語,  
靜靜的聽著他動人的歌聲...及想著A片裡的情節 ="=  
酒差不多又過七八巡後,  
有個名叫王允的老頭問道,  
『太師府上有此歌聲妙如黃鶯出谷的女子,真叫我們大伙驚豔萬分呀!』  
董卓摸摸鬍鬚笑道,  
『哈哈!司徒大人真識貨,此女名叫 貂蟬 乃是扶桑國 東瀛女王進貢的歌妓,長相雖普通,  
不過歌聲的確十分迷人...』  
這話一聽到,  
我心中一陣大驚,  
『什麼?!什麼?!原來貂蟬是東洋妞..............』  
這這...這個事實真是太令人震憾了!  
原來中國四大美人之一的貂蟬竟然是舶來品!!  
回到家中,  
我滿腦子都是櫻朱音...不是,是貂蟬楚楚動人的模樣,  
說實在的,  
在這個時代能遇見此等女子實屬不易,  
不知不覺中,  
我竟然得了相思病...="=  
呂布見我整日愁容滿面便開口問道,  
『大哥!因何事憂煩?...』  
我怎麼能不煩呢?  
以我現在的身分地位,  
要在這個時代把這樣的妞簡直是易如反掌...  
但...她不是別人呀!  
她竟是貂蟬...  
貂蟬何許人也?  
歷史上,  
因為呂布愛上貂蟬而後來除去董卓,  
曹操也因此可以大展手拳,  
近而挾天子號令天下,  
展開了著名的三國時代...  
如今,  
我也哈貂蟬哈爆啦!!  
唉...  
左思右想後,  
我還是決定不能為了自己的喜好而改變歷史,  
於是我回問呂布,  
『賢弟,你覺得貂蟬如何?...』  
『貂蟬?大哥說的是董卓家那名歌妓?』  
『嗯嗯!正是此女...』  
呂布摸著後腦杓說,  
『馬馬虎虎啦!如果再胖個七八十斤,大概就是絕世美女...』  
我一陣聯想後回道,  
『你系咧靠北唷!不要破壞我腦中美麗的畫面啦!...』  
緊接著我又問,  
『如果為兄要你去把貂蟬給泡起來,你是否願意??』  
只見到呂布一個肚爛的臉回道,  
『大哥!你不要老是叫我去做一些高難度的事情好嗎?!』  
『我會提這個要求,自然有我的道理在...現在跟你解釋,你也不會明白的啦!』  
呂布轉頭答道,  
『不管你有什麼道理,反正叫我去泡她是不可能的,要泡你自己去泡...』  
我聽到這句精神一下子抖擻起來,  
『哈哈!你說的唷...你說的唷...哈哈...』  
呂布見我開心的模樣也樂了起來,  
『早說你要泡不就得了...搞這麼多花樣...說吧!有什麼小弟幫的上忙的...』  
我開心的回道,  
『你什麼忙都不用幫,只需要把你那套盔甲及進出董卓家的令牌借我即可...』  
隔日,  
我穿上呂布虎虎生風的白銀戰甲,  
鞋子裡還特地墊高了十幾公分,  
這樣才不會引人懷疑...  
穿過大街小巷,  
轉眼間來到董卓家前,  
家中的管家說董卓上朝議政去了,  
我則胡亂掰個理由說,  
要進去拿件公文,  
就這樣輕輕鬆鬆的就通過門口的安檢...  
一進府內,  
看著金壁輝煌的擺設好生氣派,  
心中暗想,  
董卓老賊真是該死...  
不過現在還不是殺他的時候,  
我得快點找到貂蟬...  
就這樣東找找西晃晃,  
輾轉來到鳳儀庭,  
就看到一位閉月羞花的美人正獨自一人坐在庭中觀賞著池裡的荷花,  
眼尖的我馬上就認出此女就是貂蟬,  
在我整理衣冠準備向前去與她相會時,  
我竟然腳麻了...  
靠!怎麼這個節骨眼竟然腳麻了!?  
原來是剉屎男的個性發作了,  
看到正妹膽子當場就縮著跟蛇膽一樣小...  
我只好在遠處偷窺著貂蟬,  
不時還搓著腳希望快點好起來...  
一刻鐘過去了,  
腳也好的差不多,  
我一個快步走向庭內,  
看著貂蟬笑道,  
『喝哈哈!蟬兒!...這麼巧呀!賞花呀!...賞花不錯呀!...呵呵!』  
就見貂蟬一個變臉,  
『蟬兒是你叫的嗎?什麼東西呀!鬼鬼祟祟的在哪邊偷看這麼久,  
終於肯過來了是嗎?看你這個樣子,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是誰!  
你是呂布他大哥嘛!...一付宵小樣...我呸!』  
我一聽他連罵了一大串好奇問道,  
『哇賽!妳不是東洋人嗎?怎麼中原話說的這麼溜...』  
貂蟬擺了個鄙視的神眼回道,  
『中原話,在我國早就是第一外語,我們在唸私塾時就是必修科目』  
太猛了!我趕緊拍手又說,  
『了不起!真是太了不起了!...』  
貂蟬又問,  
『你穿著呂布的戰甲想幹什麼?裝神弄鬼,快說你有什麼企圖?』  
我聽到此言當場緊握著拳頭答道,  
『對於裝神弄鬼這種浮誇的行為是我向來所不恥的!!』  
『那你究竟是為何而來???』  
我一見機不可失,  
突然之間,  
緊握著貂蟬的雙手,  
用我最以引自豪的雙唇,  
輕輕的在貂蟬耳邊說了一句,  
『我愛妳...』  
貂蟬一聽大驚,  
『你...你你說什麼?』  
我迅速的將帥氣一口氣打到六檔,  
繼續說著,  
『我愛妳!!...我搞了這麼多飛機,目的就是想吸引妳的注意,  
其實我留意你很久了,我就是想借著...借著喬裝呂布...特地來親近妳...』  
貂蟬聽到我說的這番話臉都紅了,  
低頭說道,  
『我幾年沒離開過這裡...你怎麼留意我??』  
『呃...這個...其實留意不一定要靠眼睛,  
單憑我聽完妳的事蹟,就足夠我春心盪漾的了...』  
接著我把貂蟬擁在懷裡,  
雙手緊緊抱住她,  
又說,  
『蟬兒!...跟我走...我會給妳想要的幸福!!』  
只見貂蟬羞答答點著頭說,  
『嗯...』  
就在此時此刻,  
董卓突然殺出,  
大聲叫道,  
『大膽呂布,竟敢調戲我的愛姬...』  
這話才一說完順手就丟一了支戟過來,  
我閃身躲過,  
回罵道,  
『混帳老賊,禍國殃民,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就看我雙腿一蹬,  
飛過荷花池,  
董卓一看我殺氣騰騰,  
轉頭大叫救命,  
腳底抹油一溜煙就跑掉了,  
我從沒想過一個胖子還能跑這麼快...  
我回頭跟對著貂蟬說,  
『妳先在此等我,我速速就回...』  
貂蟬心急的叫道,  
『悟哥哥,你可要當心呀!...』  
我扎了下眼睛轉身去追董卓,  
經過一陣追逐,  
輾轉來到個死巷子,  
我仔細一看,  
裡頭站了兩個人,  
一個就是腦滿腸肥的董卓,  
另一人...另一人是呂布...  
只見董卓拉著呂布的褲腰帶,  
大聲說著,  
『奉先我兒,快救我!!...快救我!!』  
呂布看一看董卓後便抬頭看著我,  
『兄長...你這是......』  
我步步逼近同時開口說道,  
『賢弟,董卓這撕亂臣賊子,弄得國家動盪不安、百姓苦不堪言,  
拯救人民於水火就看你這一念之間了...』  
此時董卓一聽大驚道,  
『奉先!奉先!我是你父親呀...快救我呀!』  
呂布遲疑了一陣子,  
開口說道,  
『你姓董,我姓呂...誰是你兒子呀!你這個孽賊,早就該死一萬次了...』  
話一說完,  
拿起配劍,  
一劍刺進董卓胸膛......  
後來我與呂布帶著貂蟬連夜逃出長安,  
東投袁術,  
我深知袁術不是什麼好人,  
不過也難為歷史的發展,  
於是我罷官回家,  
整日便與貂蟬郎情妾意,  
過著神仙般的生活...  
直到有一天...  
花前月下,  
我與貂蟬正撫琴歌唱,  
一時興起,  
我拿起腰中配劍,  
當場就舞起劍來,  
丈夫處世兮立功名,  
立功名兮慰平生,  
慰平生兮吾將醉,  
吾將醉兮發狂吟!  
突然之間,  
我發現月亮怎麼又變紅了...  
我心亂如麻的大聲叫道,  
『怎麼又來了...怎麼又來了...我不要!...我不要!』  
就當我還來不及看著蟬兒最後的面容,  
一個不小心摔進了路旁的窟窿裡...  
只聽到貂蟬最後一聲,  
『悟哥哥.......』  
當我再次清醒,  
只見到一名男子拿著手電筒不斷問我,  
『先生!先生!你沒事吧!...』  
原來是巡邏的員警發現我倒在那邊,  
連忙過來看看我沒有沒事...  
我拍著後腦看著手錶,  
〝淩晨三點半〞,  
什麼才過了半個鐘頭?!  
我怎麼有股恍如隔世的感覺??  
這真是只是一場夢嗎??  
我自己也不知道...  
總之,  
這些年來,  
我時不時還是會想起跟貂蟬那段纏綿悱惻的邂逅,  
或許有人會問我跟貂蟬交往是什麼樣的感覺??  
『其實真正的貂蟬並沒有小說寫的那麼好...  
也就是言聽計從、倒茶斟水,怎麼解氣怎麼來,  
她欲拒還迎的表情加上暱暱鶯聲的呻吟,聽多了也會厭煩...  
唉!這世界真鬱悶...』 
分類:日記

我是Cony~喜歡唱歌、看港片、有點想重寫小說~最近特別愛看穿越小說

評論
上一篇
  • 這樣的夏天~我遇上了妳(9)
  • 下一篇
  • 電影評論-『恐怖停車場』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