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陰陽師同人:守護 犬神x雀

犬神x雀 守護
*架空 現代 擬人
*OOC有
*渣文筆請輕噴
犬神:黑髮黑眼,一隻眼睛被刀劃瞎
雀:淺褐半長髮,黑眼
《守護》
他是一個殺手,道上稱他為犬神。
為什麼做殺手?
因為不知道要做些什麼,對殺人這件事也不在意,所以就做了殺手;也或許是因為他殺了虐待自己的父母,卻完全沒有任何感覺的緣故,所以他幹了這行。
沒單的時候他會坐在河堤發呆,總在租屋處的話,會被隔壁的大嬸抓著聊天,這個沒什麼人來的地方還滿適合他的。
但最近有一個小男孩常來河堤,那個孩子穿著不合身、過大的長袖和長褲,一看就是舊衣;頭髮看起來油膩膩的,整個人似乎沒洗過澡。
他會拿著石頭打水漂,或是躺在草地上睡午覺,同樣的是,他也都是待到夜晚才會離開。他能感覺到那孩子對他很好奇,眼睛總是瞄向這邊,他的個性又不好社交,所以就裝作沒注意到,繼續發他的呆。
「那個......大哥哥你是誰啊?」小孩站在離他一段距離的地方,捏著衣角怯怯地問:「我是雀,大哥哥叫什麼名字?」
「......」犬神沈默的看著小孩,或許是沈默的時間太長了,雀垂下頭失望的轉過身,他才開口:「犬神。」
「犬神哥哥!」雀的眼睛一亮,快步跑到犬神旁邊,試探的拉著他的衣服。
「嗯。」犬神垂下眼看著雀應了一聲。
然後他看著男孩笑靨燦爛。
+++
從互通名字過後,雀每日都會來找犬神『玩』。說是玩,但大部分的時間都是陪著人發呆,或是聊聊天,雖然大部分還去都他在說,但大哥哥都會注視著他,傾聽他的話,所以他也講得很起勁。
犬神偶爾也會說話,作為一個殺手,他跑過世界各地暗殺目標,他曾看過聽過的事物都是一個小孩子無法想像的。他沒刻意隱藏自己是個殺手,就是不知道雀懂了多少。
「犬神哥哥的眼睛呢?好像是......被傷了呢?」
靜靜地看著小孩,犬神才開口:「是被刀劃傷的,沒經過治療,所以就瞎了。」
「......是嗎。」犬神的大手拍上依然油膩膩的淺褐半長髮,沒多問。
這是第一次,有人為他的傷感到心疼。任由小孩對他的眼睛呼氣,犬神覺得自己那顆冰冷的心,似乎被一股暖風拂過。凝視著雀,男人眼尖的發現長袖之下的小臂似乎有什麼,一把抓住小孩的手撩起袖子,就看到大片的瘀青。
「這是我自己摔傷的!」雀急忙把袖子擼下來,眼神慌亂的解釋。哥哥是唯一會和他聊天玩耍的人了,拜託不要討厭他......
雀囁嚅的應了聲。
自那之後犬神身上都會帶著各種傷藥,每天見面先檢查一遍小孩的身體,再給人上藥。看著每天都會增加的瘀青和挫傷,男人沈默不語。
「犬神哥哥?」男人周圍的氣氛讓人害怕,雀小心翼翼的開口。哥哥沒有因為這樣疏遠他,但他還是很擔心。
「我明天有工作,可能會有五六天不在,自己小心別再跌跤了。」
聽著犬神語氣淡淡的交代,雀有些傷心:「犬神哥哥......不會來了嗎?」
瞧著他失落的神情,犬神忍不住又揉了揉小孩的頭:「只有這一個禮拜,之後會再來。」
「嗯!我等你回來!」得到保證的男孩開心的就像是要飛起,一直在犬神耳邊吱吱喳喳的要他帶禮物回來,犬神都淡淡的應下了,男孩更顯歡愉。
+++
帶著不知為何焦躁的心情,只用了三天就把工作完成,一回來馬上就往河堤去,腳步是他也沒發現的匆匆。
才到地方就發現小孩垂著頭坐在地上,犬神的步伐更快了:「雀,我回來了。」被自己突如起來的用詞給嚇到,犬神的腳步頓了了頓,回來嗎......
「好......好快啊!不是要一週嗎?」雀的身體僵了僵。
怎麼回事?平常看到他不是很快就撲過來了?犬神皺著眉頭慢慢的走到雀的身邊,蹲下來硬是抬起小孩一直垂著的頭。犬神瞪大了眼睛看著那張小臉上的五彩繽紛,額頭一個挫傷,嘴角也破了,更不要說那些瘀青了。
「哥哥......嗚嗚嗚......」看到犬神的安心感讓雀忍不住撲進男人的懷裡大哭。
輕撫雀的頭,犬神第一次體會到何謂心疼,抓著雀的手臂,他嚴肅地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不能跟我說嗎?」
「犬神哥哥......」雀抿著唇,抬起頭強顏歡笑道:「沒什麼的!只是和同學打架而已。」
「真的只是和同學打架,很痛才哭的,犬神哥哥別擔心。」抱住沈默看著他的犬神,雀反而輕拍著男人的背安慰。
在分別時,犬神沒有回到租屋處,暗暗跟在雀的身後隨他回去。既然雀不肯告訴他,他就自己去看。
不是沒想過要去小孩的家裡看看,但小孩沒說,他也不會自作主張。但今天看雀那個樣子,他也忍不住了,這種事他也經歷過,小孩不像他冷心冷情,或許是還想保護父母吧?
為了不讓人發現,犬神躲在一旁較遠的地方,但即使是這個距離,都沒有使門裡的聲音稍微小一點。
「這個時間才回來!小兔崽子都去哪偷偷摸摸的!」尖銳的女音穿透了門板,大聲地指責才剛進門的小孩。
沒聽到小孩回了什麼,就又聽到那女人的尖聲刺喊:「還頂嘴!個雜種還頂嘴!」
「啊——!別打!媽媽拜託別打了!嗚嗚!」小孩驚懼的尖叫聲,他從來沒聽過。
「哭!哭什麼!老娘才想哭!個拖油瓶!」
「嗚嗚......」
犬神忍無可忍踹開大門,冷冷地瞪視手裡拿著掃把的女人。
「你誰啊?給我滾出去!」看到一個陌生人闖入,女人先是有些慌亂,馬上又兇狠起來。
「犬神哥哥?」雀抬起那張滿是淚痕的小臉,眼淚在髒污的臉蛋上畫出兩條痕跡,看起來更加狼狽不堪。
「放開雀。」男人冷冷道。
「關你什麼事啊?快給我滾!」不管男人還站在門口,女人掄起掃把又開始打,「都給我出去幹什麼了啊!還叫他哥哥?」
一把抓住掃把,犬神再次開口:「這是最後一次警告你,停手。」
「你又是誰啊!管到我家務事,你家住海邊啊!」女人惡狠狠的對犬神尖聲厲吼:「放手!就算我打死這雜種都不關你的事!」
男人的眼神冷漠,手腕一抖一把匕首就出現手中,毫無停頓的迅速一刀劃向頸部,鮮血就如同湧泉般噴湧而出,盡濺在犬神的身上。
「哥哥......?」下意識抬手抓著男人的衣襬,雀的眼睛還盯著屍體,眼淚卻已經湧了出來,「她死了......她死了......她死了嗚嗚嗚,犬神哥哥,媽媽死了嗚嗚嗚——」緊揪著男人的衣服大哭,雀這才有了實感,那個一直毒打他、虐待他的人,真的死了。
雀呆呆地看著女人的屍體,似乎是被嚇傻了,看著犬神滿身鮮血如同惡鬼般向他步來,他都沒回過神。
「雀,跟我走嗎?」
拍著雀抽泣地顫抖的背部,犬神的表情是從未有過的溫柔:「我不會道歉。」
「犬神哥哥不用道歉......我很......謝謝你......」承認母親的死亡對他來說是件善意,讓雀感到很是罪惡,但他是真的再也承受不住這永無止境的虐打了。
「犬神哥哥,我想跟你走。」抓住男人的手,小孩的眼中沒有害怕。對他來說,渾身浴血的犬神是他的英雄。
「嗯,走吧。」抱起髒兮兮的小孩,他們轉過身將一切狼藉留在背後,毫無遲疑地離開。
「犬神哥哥,那邊這樣沒關係嗎?」
「不要緊,我會讓人處理好。」
「犬神哥哥,我們去哪兒啊?」
「你想去哪?」
「我想去你之前......」雀興奮的比手畫腳,說著之前犬神曾去過的地方。
「嗯,就去那......」犬神依舊淡淡的應著。
兩人的身影是那樣的渾身血污,但依偎的樣子卻是那樣溫暖。
犬神在心裡下了某個決定,他的神情堅定,不再是對什麼都不在乎的樣子。雀的雙眼閃閃發光,對不再束縛的未來充滿了期待。
——————————
我在戳了犬神的立繪後才發現原來他背的房子裡有住鳥!!!!!
原來他一直背著他的基友嗎!!!!!
我真的震驚了,也淫笑了(???
大叔和正太的組合真棒呢嘿嘿嘿(口水
分類:藝文

基本上全是舊文。很愛雜魚x愛角,不適者勿入。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