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食契同人:青春性慾旺盛期 R18

四號御侍X吐司 青春期
R18預警!
未成年勿入!
*CP 四號御侍X吐司
*有淫蕩大叔設定
*有各種淫祠穢語,不能接受者勿入
*有各種私設和OOC,不能接受者勿入
《青春期》
御侍一醒來就知道事情不對了。
「等......!」御侍手忙腳亂地把被子蓋的嚴嚴實實,整個人都縮在被窩裏頭。
懊惱的埋著頭,御侍簡直無語可對,難道是最近太上火?怎麼天天在夢遺!胡亂地抹了把臉,御侍才剛想下床,就聽到房門被人敲響。
「御侍大人,起了嗎?我進來了。」吐司敲完門就習慣性地直接推門而入,平常這個時間御侍都已經把自己打理好,所以他也沒多想。
吐司挑眉看著橘髮少年頂著一頭亂髮,僵硬的躺在床上,調侃道:「御侍怎麼還躺著?等著我替你收拾呢?」
少年死命拉著被吐司扯著的棉被,羞的簡直想鑽洞:「那個、吐司,你先出去吧?我整理好你再進來。」他都忘了吐司會給他送早餐!今天還不小心睡晚了,被褥都來不及整理!
「害羞什麼?我替御侍大人整理會比較快。」用力的一把扯開被子,吐司就聞到一股石楠花味兒,還有濡濕的被子。
御侍掩著臉整個人縮成一團,蝦米一樣的躺在床上。我的臉啊啊啊!
愣了下,吐司有趣的嘴角一勾:「御侍大人青春期呢?小伙子真是精力旺盛。做了什麼春夢?射這麼多。」
「我沒有!」少年怒的從床鋪彈起,臉頰紅撲撲的瞪著金髮大叔。
「吶,御侍大人想不想試試更舒服的感覺?比自己擼更舒服喔。」扯開領帶,吐司半跪在床上,懸在御侍的上方,眼中盡是挑逗。
「你......你在說什麼?」少年滿臉通紅,覷著大叔不同以往的嫵媚風情,他的臉都快燒起來了。這個男人!都這個年紀了還做這個表情!知不知羞啊!
「嗯?試試?」輕壓少年濡濕的下體,吐司低低的鼻音性感的讓人血液沸騰。
「你、你要怎麼試?」不肯承認自己有些動心,少年的聲音低的幾乎讓人聽不見。
但貼近御侍的大叔當然聽見了,輕笑一聲就把少年的睡褲連同底褲褪下,看著少年青澀尚還包覆著包皮的性器,吐司直接握了上去。
骨節分明纖長的手指一握上,軟綿的陰莖馬上就半勃,惹得大叔又笑了一聲:「這麼興奮?」
一手輕擼性器,一手把少年的睡衣往上推,吐司湊上前在少年的胸上用舌頭舔了一圈,乳頭被舌面顆粒刺激的快感讓御侍身體抖了抖,忍不住從鼻間哼哼。
「呵,舒服吧?」吐司模糊不清的聲音從胸前傳來,改用牙齒輕扯乳尖,用舌頭刺激乳孔。
又吮又咬的麻養感,讓初嚐性愛的御侍的身體不耐扭動:「好舒服......另一邊嗯、也要、」
「舔乳頭就行了?果然是孩子呢。」鮮紅的舌頭舔過嘴唇,平凡的大叔此時看起來異常誘惑。
被大叔的話激的漲紅了一張臉,御侍反擊道:「愛做不做!不做我就走了!」說著就作勢離開,挑釁的看了眼吐司。
「欸,好好好,另一邊對吧?」拉住彆扭的少年,吐司俯下身吮咬另一邊乳頭,握著性器的手不知什麼時候捏上剛剛被齧咬紅腫的乳粒,帶繭的指腹搓上紅腫敏感的乳頭,讓少年的腰都軟了。
「嗯!嗯!啊~好棒、嗯!」
「這麼有精神了呢!原來御侍大人喜歡舔乳啊~」捏了捏完全精神起來的陰莖,吐司忍不住再調侃。
御侍不服氣的抓向吐司的下身,毫不意外地抓到一手的硬挺:「你光舔也很興奮呢!」抬著下巴高傲的瞄視大叔,少年不服輸道。
讓少年的動作給嚇的倒抽了一口氣,成熟的大叔勾起唇溫柔的微笑,手下的動作卻毫不留情,握緊了少年的性器粗暴的上下擼動,沒有一點技巧,但那樣粗魯的動作卻讓青澀的少年更加亢奮。
「啊!好疼!可是、好爽......」
「呵,還有更爽的呢。」邊說,吐司一邊拉下了褲頭,僅露出臀部,手指放入口中隨意地攪了幾下,就往後放。
少年疑惑的看著吐司的動作,因為褲子沒有完全除去,所以他看不清他的動作,只聽到隱約的咕啾聲。
瞧見少年的疑惑,吐司唇線一揚,拉著少年的手指直接插進濕熱的肉穴。
「嗯——」從鼻腔傳出深深的嘆息,大叔勃起的陰莖都快彈出褲頭了。
感受到從手指傳來的緊緻,御侍不禁咽了咽口水,指頭推往更深處,甚至過分的拉開手指撐開小穴,往裡面又塞了一根指頭。
「呃嗯!好滿、好脹!嗯!」手搭在御侍的肩上,大叔情不自禁的扭腰,在少年通紅的耳邊輕輕呼氣:「御侍大人真大,吐司的小穴都吞不下去了。」
少年更興奮了,沒有節制力道,三隻手指毫無技巧的進進出出,噴濺出許多透明的液體,發出噗啾噗啾的水聲。
「啊!哈啊、御侍大、人,可以了!嗯!」
「忍住,我給你更爽的。」
握住少年的陰莖把包皮褪下,露出粉嫩的龜頭,吐司舔了舔唇:「御侍大人,破處囉!」撐開自己的肉穴,吐司慢慢的往下坐,因為還在發育的緣故,少年的性器並不是很大,所以大叔很輕鬆的就把少年的童貞陰莖完全吃了下去。
「吐司!喔!吐司!」少年激動的眼紅,褪下包皮的嫩龜頭還沒怎麼調教過,一下子就是小穴這麼刺激的緊緻感,他覺得自己要射了。
因為這句話,少年硬生生的憋住了射精的慾望。
把襯衫扣子全扯開,擺動著腰部套弄少年的性器,漂亮的腹肌一起一伏,讓少年忍不住啃了上去。
「嗯~御侍大人~舔我的乳頭,快,舔我的乳頭~」抱著御侍的頭,吐司浪蕩的大聲呻吟。
搖著腰控制節奏,讓每一下都戳在自己的敏感點,吐司爽的淫叫;雖然少年的性器還不夠成熟,沒那麼粗長,但龜頭在肉穴裡顫抖,那種青澀的感覺意外的讓人沈迷呐。
看著御侍胡亂的舔著他的胸,一會兒捏一會兒又咬,毫無章法,卻讓大叔的呼吸更加粗重。稍稍制止他的動作,大叔瞇著眼笑道:「御侍大人要不要自己試試看?自己動更爽喔~」
往後躺下,吐司順勢踢掉還在腿上的長褲,大張長腿,下身美景一覽無遺。御侍著迷的看著還微微張著口的肉穴,手指不由自主地伸進去刮搔。
「嗯~御侍大人,不要那個~大肉棒,要御侍大人的肉棒~」
「吐司、吐司!」迅速地抽出手指,將自己的性器直接插入進行最原始的活塞動作,插抽時少年爽的胡言亂語:「喔!吐司你好緊!啊!好舒服!真爽!」
「噢!御侍大人、就是那裡!啊!大力點!」毫無技巧,僅僅只是粗暴的撞擊也讓身經百戰的大叔爽的直淫叫。
淫蕩的叫床聲讓少年的血液都沸騰了,更加猛烈的撞擊柔嫩的肉穴,那力道簡直就是要把陰囊都塞了進去。少年也的確這麼想了,怎麼就不能讓兩顆睪丸也都吃進去?這個男人肯定會叫得更大聲。
抱著大叔兩條結實的大長腿,御侍的動作加快,啪啪的肉體聲更急。「吐司......我要、射了!」
「射出來,射在我裡面。」吐司魅惑一笑:「御侍大人的初精就讓我吃掉吧!」
「啊!啊!啊——!」仰起脖子,少年徑直內射在大叔濕熱的小穴,一股一股精液的往體內深處衝去,量意外的多。同時,吐司也射了出來,精液直接就噴在御侍白嫩的臉上。
「嗯~御侍大人射真多~吐司都吃撐了~」故意嗲著聲音說話,吐司手指蘸了些濺在腹部上的精液,伸出鮮紅的舌頭輕舔。
御侍喘著粗氣,看到吐司的動作覺得自己下一秒能馬上又硬起來。但第一次就是與經驗豐富的老妖精做愛,少年怎麼還提的起力氣?
待疲軟的性器滑出肉穴,大叔又伸手摳挖自己的小穴,一邊還說:「御侍大人幫我看看是不是很濃?這可是御侍大人的初精呢~」
濃稠的白濁液體順著手指的掏挖滑過臀瓣,滴落床單,紅腫的穴口還合不起來,搭著濁白的精液,看起來就像是吃得太撐吐了出來。
被這想像給刺激到,少年將流出的精液用手指聚集成一小堆,再次推進肉穴,手指甚至大力的攪動,就如同要把精液往更裡頭推,「既然是我的初精,一滴都不能浪費,給我好好全吃下去!」
「啊~嗯!我吃!我會全部吃下去!」吐司忘情地呻吟,等到動作停歇下來,大叔海藍雙眼迷離,喘氣道:「御侍大人~舒服嗎?」
「唔嗯、很舒服。」
輕撫埋在他腰腹間啃咬的腦袋,吐司的神情饜足:「之後還來找我吧?我想要御侍大人餵飽我。」
「哼!」惡狠狠的咬了一大口,留下一個深深的齒印,御侍抬著下巴垂眼看人:「叫我來我就來,到底我是御侍還是你啊?不過......你來找本御侍的話,我可以勉為其難餵養一下。」
吐司期待的舔了舔唇。
「本御侍可以大發慈悲餵飽你。」還是那副高傲樣,但感覺得出來御侍很期待下一次。
呵呵,那麼,就從現在開始調教了。希望御侍大人可以進步飛快。
————————
四號御侍!就是那個橘髮橘眼的正太(?
我覺得讓老妖精大叔調教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捧頰
大概可以算是小奶狗御侍X老妖精大叔?
分類:藝文

基本上全是舊文。很愛雜魚x愛角,不適者勿入。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日常舔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