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九二一周年紀念》 向日葵的笑

文章轉載從http://enquarterly.tzuchiculture.org.tw/monthly/406/406c3-9.htm  
《九二一周年紀念》
向日葵的笑  
【走過春夏秋冬】  
◎撰文/何貞青  
「我會爬起來、我會去工作,
請大家不要這樣救濟我……」
曾經崩潰哭喊的她,
如今不再埋首於自己的世界苦幹,
而是轉身看看周遭有什麼能做的。  
初見房淼鏡,總被她小小的身子和大大的笑聲所吸引,那笑靨彷如向日葵
開向朗朗晴空,不見一絲暗影。  
若不是那微跛的步履洩露出端倪,你不會知道九二一也曾在她身上烙下痕
跡。  
「我不能死!」  
她是個單親媽媽,九年來帶著三個女兒獨自過活,每天兼做兩份工作,像
陀螺不停轉動,從不停下、從不去想什麼人生目標,只是拚命工作讓孩子
有得吃穿,快快長大。  
她一直這樣活著,如果沒有九二一,或許她的世界仍然恆常輪轉不會止息
。  
那一夜,上完夜班正要入眠,強烈的晃動剎時發生,她直覺抱住身旁熟睡
的二女兒,整片牆壁立即倒下,將她下半身骨盆全壓碎。身體漸漸沒了知
覺,她知道自己情形不樂觀,在黑暗的磚瓦下,苦苦支撐著雙手,冷靜地
向女兒交代遺言,教她不要害怕,撐下去一定會有人來……  
她沒有死。在幾近昏厥的痛楚中被挖出送醫,但乘著直昇機送往醫院後,
醫師看著她嚴重的傷勢,又望向一波波湧來的傷患,萬般歉疚地說:「救
你一個的時間,我們可能會失去四個人……」剎時,她只想到自己不能這
麼自私,一切聽天由命吧!  
那個被她護著、毫髮無傷的二女兒,一路緊緊捍衛著她,命在頃刻之間。
奇蹟似地,一位戴浩平醫師注意到這對母女,更訝異地發現:「你是單親
媽媽?」  
「對!醫師,我不能死、我放不下三個孩子!」  
戴醫師立刻與骨科醫師會談,告訴她:「我們現在進開刀房!要堅持下去
,你一個人活下來,三個孩子就有希望!」  
「沒事做真難受!」  
「我還說哩,這一生勞勞碌碌從沒閒過,只有住院那段時間最好命,真是
休息得徹底。」目前復原狀況良好、已回工作崗位的她,笑嘻嘻地對來訪
的慈濟師姊說。別人總盼著把傷養好再走,她卻巴不得立刻下床,「沒事
做真是難受啊!」  
聽她說得輕鬆,其實住院六十天,有四十天是在高燒失眠的情況下度過,
昏沈時無法控制,但只要一清醒,她總咧開嘴笑,從不在人前哀號哭泣,
連醫師也稱讚:「看過這麼多病人只有你最好玩,不會愁眉苦臉,真是精
神可嘉。」  
只有她自己知道,三個孩子全靠她,怎可輕易崩潰!何況單親多年,早養
成苦水往裏吞、笑臉向外人的性格。  
身體上的傷害不談,如果說這場災難對她有什麼意義,那大概是讓她有機
會停下來看看周遭的世界吧!  
一直以來,女兒是她活下去的勇氣,但住院期間她才第一次發現:「她們
怎麼長這麼大了?這些年來日夜工作,從沒仔細看看她們,我好像錯過很
多東西……」愧疚的母親開始祈盼老天讓她好好活下去,「我什麼都不求
了,只要她們在我身邊,讓我好好看著她們成長。」  
除了發現女兒不知不覺長大的事實,她更訝異這個社會與她原先所想像的
大不相同。包括慈濟人在內,不斷有各界團體前來探望,慈濟評估她的狀
況並給予長期經濟補助。  
「說實話,這些年我獨自走過很長的路,從不知道我們的社會竟然這麼溫
暖,連不認識的陌生人都可以相互關心。」她深深感動著。  
「我不要救濟!」  
但,那不表示她可以毫不在意接受所有的救助與好意,因為愈是堅毅的人
,自尊心也愈高。  
曾經,醫師評估治療時間可能長達一年,她請不起看護,也不願向外界伸
援手,只好跟讀國一的大女兒商量:「能不能辦休學照顧媽媽,讓兩個妹
妹去讀書?等媽媽好起來可以工作了,一定讓你回學校。」  
消息傳出,女兒們就讀的土牛國小和石岡國中的老師立即趕來,拜託她千
萬別讓孩子休學,至於其他問題學校會想辦法協助,請她不必擔心。  
她不知道,學校為她發動了募捐,直到有人拿著報紙來探望,從不掉淚的
她竟崩潰地在床上哭喊:「我不要啊!大家關懷我沒關係,可是不要這樣
的救濟,這麼多年都熬過了,我要的不是這個啊!」她尤其害怕日後女兒
被貼上標籤抬不起頭,「我會自己爬起來、我會去工作,請大家不要這樣
救濟我……」  
醫院社工不斷開導,分析她復健需要專業人員協助,即使女兒休學一年,
也不一定有幫助,說不定反而拖更久。漸漸地,她才不再感到沮喪羞愧,
似乎也領悟到這個社會隱隱流動的善意,其實也包含一分尊重與祝福。  
不過當學校請她將募款領回時,她還是掙扎再三,向著當時前去探望的柯
秀英師姊說:「學校本身也垮了,學生家長都是受災戶,我怎麼忍心去領
那筆錢、去面對那些學生!」  
「這是所有人的心意,若不去處理也會造成學校的困擾。」柯秀英師姊為
她分析:「日子還很長,不要那麼心急,今天讓大家幫你一把,以後可以
走得更寬,說不定將來付出的會比現在得到的更多。」  
因此,她將這筆款項存在孩子戶頭作為教育基金,至於未來:「我還可以
工作,靠我自己就可以了。」同時請慈濟不必再補助,將錢留給更需要的
人。  
「感謝遇到的每個人!」  
復健到五月,一能走動,她迫不及待回工廠上班,由於平日勤奮又和善,
老是笑口常開,每個人都盼著她的歸隊。「說來實在感謝,公司上上下下
博士碩士一大堆,我只有國中畢業而已,大家卻都記得我,要求我一定要
回來。」  
那麼勤勞的人也唯有回到工作線上才叫如魚得水。感人的是每隔一段時間
,同事就會催促不能久坐的她起來走動;休息時段常有人跑來探望,吃飯
人人搶著坐她身旁,連外勞也喜歡和她在一起。  
生死關頭走一遭,領略那麼多溫情圍繞,難怪即使受過重擊,她卻彷彿愈
活愈起勁了。  
「一場九二一把我的生活、觀念整個翻轉過來。一路走來,從醫院的醫師
、慈濟的師姊、孩子們的學校、以及所有接觸過的人,我遇到的每一個團
體,都讓我覺得自己該學、該看的還很多。」  
她的堅毅一如以往,只是更多了一分寬容與開闊;不再介意欠人多少,反
正以後會還;也不再埋首於自己的世界苦幹,而會轉身看看周遭有什麼她
能做的。  
這些年我獨自走過很長的路,從不知道我們的社會竟然這麼溫暖,連不認
識的陌生人都可以相互關心。——房淼鏡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