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4

分享

原創小說---歸途 第一章 元旦

  
「五、四、三、二、一,新年快樂!」高二那一年班上同學三五成群邀約一起去跨年,這是崔炎第一次和朋友一起跨年。一群人把自己包得像個粽子一般,在寒風裡擠在人群中看煙火,周圍聲音鬧哄哄的,她幾乎無法聽到朋友們在叫喊著什麼。
但這都不重要,歡樂的氣氛、交好的朋友、漂亮的煙花,這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好又令人興奮,這一瞬間她只想好好地享受這美好的剎那,不去想那些躺在書桌上未翻動的作業或是即將到臨的期末考,她和朋友在廣場上笑著擁抱,慶祝新的一年的到來。直到煙火結束、人群慢慢散去,周遭的聲音也慢慢冷靜下來。忽然間她聽到了像是敲擊木頭的聲音,"叩叩叩、叩叩叩"急促的聲音。崔炎一驚,抬頭睜眼卻發現自己正坐在一個簡單的辦公室內,她剛才正趴在木製的大桌子上小憩,桌上的行事曆被崔炎用紅筆標註的今天的日期,2028/1/1元旦,一旁的火爐仍熊熊的燃燒著。
“叩叩叩、叩叩叩”辦公室的木門再次被敲響,以三下為一組急促的敲門聲響起,喚回了崔炎的注意。被打斷夢境的人顯然十分不爽,拿起桌上的水杯簡單喝口水便向外面喊到「進來吧。」
「崔火火你終於起床了,」推開門看到的卻是張剛睡醒的臉,吳翔嘆了一口氣,「這都已經是四點半了。收拾收拾吧,別讓小N等我們太久。」
「清晨四點半,」崔炎沒好氣的說,「不管幾次我都覺得中途島的時間設置很反人類。清晨五點就要上工的公司絕對是黑心企業好嗎。」
「我倒是覺得黑心企業還人性化一點,」與吳翔一同進來的溫言說道,「至少黑心公司還發薪水,我們到好,一分錢都沒有。」溫言笑笑,順手拿起櫃上的水瓶往崔炎的杯子倒水,「喝點水清醒一下,需要洗個臉嗎?」
「沒事,我就是小瞇了一下。」崔炎將披在椅子上的大衣套上,對著鏡子簡單梳理一下儀容,「好了,我們走吧。不會遲到的,從這裡走到白塔廣場都不需要十分鐘。吳老師您這樣老是嘮叨會老得快的。」
「有什麼怨言都給我憋著,」吳翔沒好氣地說到,「這麼多人也就只有我會盯著你,不管是溫言還是蔣老爹他們都太寵你了。今天也算是第八年的開始,稍微認真點工作啊。剛剛我們敲了快一分鐘的門你才醒來,誰小瞇一下會睡這麼死啊?」
「好吧不是瞇一下,確實睡著了,還做夢。」崔炎坦白。
「嘖,做了什麼好夢?都捨不得醒來?」
「嗯,是好夢,」崔炎點頭,卻沒有看相吳翔和溫言,而是抬頭望向飄雪的天空,「我夢到七年前我和朋友一起跨年。那一年的煙火很美。」
話說到此,三人忽然都沉默了。誰也不開口,默默的並肩前往白塔廣場。
夢中的跨年煙火是崔炎對於「現實世界」最後的記憶了,那場煙火結束後的事就像被刪減了一般,等到記憶再被接上時她便身處在這個詭異的地方。
在吵雜聲中崔炎清醒了過來,映入眼簾的卻不是自己的家或是任何她所知道的地方,而是一個大廣場,而和她同樣困惑的還有身邊那些陌生人。廣場上的所有人都一臉茫然,沒有人知道為何自己短暫的失去記憶後會出現再一個全然陌生的地方。
不,單純說是全然陌生的地方可能也不太確切,畢竟天上那抹藍色卻又明亮的月亮正默默提醒著眾人,這裡不是任何人們所知道的地方,甚至可能根本不屬於他們所生活的「現實世界」裡。
恐慌的情緒襲捲了眾人,崔炎身旁的女人不受控制的開始嚎啕大哭,大吼著懇求實施綁架的人放了她;幾位男人起了口角,情緒一激動便鬥毆了起來;幾位靠在牆邊的人瘋了一般的把自己的頭往牆壁撞去,就好像撞昏後再度醒來便可以回到自己溫暖的被窩。
『歡迎你們的到來,』一個低啞的聲音打破這一片恐慌的情緒,奇異的是,那聲音不像是由哪裡的擴音器傳出,亦非出自在場的哪位之口。這個聲音是如此的清晰,完全沒有被周圍的吵雜聲所掩蓋,就好像是從大腦深處傳出來,『恭喜你們,成為這片土地的第一批開拓者,我們由衷的歡迎你們的到來,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希望大家能夠和平相處,讓我們一起共同創造更加美好的明天。』
『?』對話並沒有起到預想的安撫效果反而讓場面更加混亂讓聲音的主人困惑了,思考了一會後他努力的嘗試向這些人們解釋,『你們是回不去的。你們是我們找來的開拓者,在這一片大陸完成開拓之前你們必須留在這裡。』說罷又擔心這群低智商的傢伙無法理解,他補充道『開拓者是十分榮譽的工作,你們可以為此感到驕傲。』
「你這是綁架!你給我滾出來我弄死你!」
「我家裡還有人,求求你放我回去吧!」
但他的話很顯然完全沒有起到安撫作用,人群又開始騷動起來。
「安靜!安靜!我要向這傢伙提問,全部人先安靜!」這時忽然間有個青年站起來大吼到,似乎是被這個人所震驚,騷亂漸漸平息,所有人目光盯著這位青年,等待著他開口。
『你好,楊先生。很高興這裡還有能夠正常溝通的人存在,』那個聲音如此說道,『我們十分樂意為你解惑,當然,如果你可以使用正常音量說話那就更好了。你有什麼想問的?』
那位青年,楊先生,開口說道:「第一個問題,你說我們是『開拓者』,這個開拓者具體來說要做什麼?有什麼風險存在?我們又能獲得什麼報酬?」
『這片土地存在著八十個不同的區域,除了你們現在所在的D-5區務外都是未開拓的土地,你們需要到這些區域的地標處激活地標,激活地標就算開拓成功。』
「那麼這個工作有什麼風險存在?我們又能獲得什麼報酬?」
『我不懂你的問題,』那個聲音疑惑了,『任何事情都會有風險,即使你躺在床上睡覺也有可能突然猝死。至於報酬,為什麼我們要給你們報酬?』他思考了一下,決定舉個例子幫助這群智商低下的人類理解,『你們再拿小白鼠作實驗時,難道會給小白鼠什麼報酬嗎?我們會在不妨礙規則的前提下盡量保證你們的生存基本需求,你們可以把他當作是給你們的報酬。』
即使那個聲音說的話怎麼聽怎麼欠扁,楊先生還是冷靜下來提出第二個問題:「第二個問題,既然我們是第一批開拓者,那會有第二批甚至是第三批開拓者出現嗎?」
『是的,每隔半年我們會再度投入一批新的開拓者直到未開拓的土地少於十處。每一批和你們一樣都是一百人,我們會將他們與你們一樣投入到這個廣場。當然我們希望你們能盡快完成工作,這樣也可以少投入些開拓者進來。』
「最後一個問題,如果我們完成你所說的任務,我們就可以離開這裡嗎?」
『當然,』對於這個問題聲音的主人倒是回答得痛快,『土地開拓完成後我們也沒有理由將你們留下來,你們自然是可以選擇離開的。還有其他疑問嗎?』彷彿是看到楊先生沒有再提問的意思,他總結道『村子裡的東西你們可以自由使用,接下來的日子希望你們夠和平相處,盡快完成這份工作。』
這位「綁架犯」聽起來一點也不靠譜,崔炎心想。但眼下似乎也沒有其他辦法了,至少要做的事情挺明確,沒準大家一起努力努力,過一陣子就能回家了,人活著總是要抱持點希望的。
只是崔炎沒想到的是,這個「一陣子」轉瞬之間,七年就這麼過去了。
「火火你們來了阿,」崔炎、吳翔與溫言三人組抵達廣場門口,一位金髮的女性便迎了上來給崔炎一個擁抱,「來牆邊吧,這而擋風。火火你最怕冷了別著涼,離廣場開啟還有十五分鐘呢。」
「謝謝你,小N。還是七月的那次好,至少天氣不至於這麼冷,一月的凌晨簡直太要命了。」崔炎也給她一個擁抱,看了看周圍,「大家都到了?」
或許是因為天冷的關係,零零星星的幾個人都擠在高牆邊擋風。看到三人到來也走了過來打招呼。
在這裡聚集的人都是在這個被他們稱作「中途島」地方頗有實力的組織領導人。被稱做小N的金髮女人全名叫潼恩‧秦,是個混血兒,有四分之一的西班牙血統。她的組織取名叫"NPC",一直以來負責接手一批又一批新到來的人們,交給這些新進者們關於這裡的知識與需要的自保能力「就像是開始遊戲時玩家會遇到的教學NPC一樣,」當時潼恩是這麼和崔炎說的,「每個人剛來到中途島時都會恐慌,我就是想盡可能多給予他們一些幫助。」
靠在牆邊的兩個男人分別是”聖月騎士團”的蔣之恆和”光輝騎士團”的樊興。兩個人一直以來都喜歡吐槽這個中二至極的團名,但一旦要改名時又下不去手,「騎士團是師傅交給我們的,中二就中二,還是把這個名字留著吧。男人至死都是少年,中二點沒什麼不好的。」騎士團作為中途島強力的組織,一直裡來都是開拓各區的強大助力,其中作為隊長的蔣之恆與樊興兩人再來到中途島前分別是消防員和陸軍,別的不說,實力是真的不容小覷。
與騎士團同樣是開拓版圖主力軍的還有吳翔所帶領的"天空之城",不同的地方在於天空之城的規模要大得多,每次招人也幾乎沒有門檻,基本上照單全收。「大家都想要回家,能有多一點人出力總歸是好的,能力不到不要緊,大不了加入後我再訓練訓練。」崔炎總是認為吳老師以前在高中教書時一定也是不放棄任何一個學生的老師。每個人都要救,如果他們自己願意,每一個人都要帶。認識了這麼久,崔炎早已對這個溫柔的傻子瞭若指掌了。
但在騎士團與天空之城之外還存在者這麼一個精英部隊,又或者應該稱之為敢死隊的隊伍。人數最少但幾乎沒有缺席過任何一次開拓的工作,甚至一直以來總是衝在最前排,做為第一線去抵擋各種危險的小隊,鴞。溫言是鴞的副隊長,也是最早創立鴞的二人組之一。
而這個號稱中途島最強小隊的隊長,崔炎,此時正窩在牆角裹著大衣瑟瑟發抖著。
作者的話:
剛剛開始嘗試寫小說,大概率會有很多毛病的,還請大家稍微包容一下。雖然是個嘗試但是會努力不坑的。如果有人願意留言拍打餵食都歡迎。女主崔炎為什麼能夠成為鴞的隊長也是有她的原因的(其實就是作者給她開的金手指XD),雖然被天上掉下來的餡餅砸中純屬運氣,但她也會努力成長到能夠配得上這份運氣的人。接下來的幾章也會慢慢地補全世界觀,希望大家會喜歡。
P.S. 我真的是取名廢,不只是角色名,地名團體的名字我都是隨意取的。還請大家包涵一下(哭)。
#原創小說  #奇幻  #超能力  #群像劇 
分類:藝文

小說練筆中,隨心寫寫,拍打餵食皆可~

評論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