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01

靈可是一個頗有姿色的少婦。這一次,他獲得徵信社的情報,告知他,他的丈夫在這一棟樓某一個房間裡。  
   站在這棟約15樓高住宅公寓前的便利商店,靈可握緊的右手早就將手裡的紙揉的不能再揉,要不是裡頭有他要的線索,這張紙找早就不知道撕去那裡。  
三年前,靈可因家庭因素嫁給了現在的丈夫孝南。那個時候,孝南白白胖胖的,給人第一眼的印象就是人畜無害的魯蛇。要不是孝南家長輩跟爺爺是舊識,加上有個規模不小的紡織工廠,又給了一筆數字漂亮的嫁妝,自己姿色雖然比一般路人好些,不然說什麼他也不會嫁給這個看起來就沒用的胖子。  
     本來靈可嫁過來,也會怕自己就跟狗血劇一般被惡婆婆欺負,家裡沒有一個依靠。沒想到這個家公公早死,現在只有剩婆婆一人。最美妙的事,孝南他媽居然是住在安養院裡,換句話在家他完全不用工作,不用看老太婆臉色裝賢妻良母,在外可以繼續他的小姐生活,在內就是個少奶奶,反正那死胖子唯唯諾諾,一句話給不敢說。  
      婚後一年的安穩少奶奶生活,讓靈可覺得這個婚姻並非自己想像的糟糕,剛開始孝南也是個正常的男子,也會想履行夫妻之實同床共枕,但靈可拒絕孝南幾次後,就沒在找過她了。
   孝南半年之後居然不在與靈可同房,之間的互動除了必要性對答,幾乎沒帶有情緒字言的話語。  在夫妻的義務上加上本身的好奇趨駛靈可還會問一下為何分房睡的問題? 
   「我知道這場婚姻只是給我媽沖喜,起先我真的希望我們就是夫妻,不是同床異夢的兩個人。但我仔細想,這婚姻或許不是你要的,我家的確是有點錢,你為了現實過來,我不會怪你。我媽如果這幾年就走,我會給你一筆錢,感謝你這些年的配合。」孝南坐在餐桌的對面,細細的說給靈可聽,讓他知道自己的心情。
      這事如果是剛結婚沒多久,靈可聽到了一定開心要死,但現在的心情可不是。因為在兩月前他發現這個掛名的丈夫變了!去了健身房,身材雖仍有肉,但已經脫離肥胖的範圍,圓圓的臉也開始五官分明。另外,也不知道怎回事,唯唯諾諾的個性去了十之八九,談話也開始條理分明,整個氣質上簡直有明顯的改變。甚至他還去報名大學進修,聽說是去念什麼時裝設計,說是為了改變家裡紡織的事業。  總之,這個掛名的丈夫他覺得帶出去挺驕傲的,現在要靈可離開,他到是有些不肯了。  
     回想這些,便利商店桌上的熱咖啡逐漸轉涼,靈可心情沒有因為桌上的咖啡讓自己清醒幾分。除了那張臨時用筆寫的住址外,因氣憤微微顫抖的手,從一個信封袋裡取出了一個個照片,是一個不亞於模特身材女人的相片,靈可要好好看清這婊子,憑什麼爭自己的丈夫,只可惜照片的主角過於小心,無法看清她的長相。
分類:藝文

腦袋很多故事,不釋放出來會胡思亂想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