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登別溫泉的午後

(很抱歉,上週還沒寫完就發表,以為儲蓄在草稿夾中,真是抱歉。重新寫過)
四月大概是北海道最糟的旅遊季節。春天沒來,冬天沒過去,氣候轉變的當下,城裡四處是溼答答的融雪,郊外則是泥濘的泥漿水漿,一不小心鞋子進了水,襪子很快就會跟著濕了,冰冷冷的襪子,沒多久腳好像不是自己的,刺刺的疼,又濕。
上午從北海道新幹線的札幌搭車,時刻表載明74分鐘就會到,我此番出門偷懶沒帶行李箱(其實是廉航沒買行李),就一個大背包出門,這樣到四處都方便,不過幾天下來,揹著還是挺沈重的。登別車站比預期的小,就像是個鄉下的小火車站,但倒別有情趣。入口大廳放了一隻熊標本,讓遊客拍照,身邊幾個大陸年輕背包客拍了照,邊說百度了一下,距離溫泉區大約七公里,幾個人商量著是否要走路上山,我聽到連勸忙說,這一路都山路,還是花點錢搭巴士吧,又不貴。對方謝了謝,我就往站前巴士車站候車。車子班次多 ,15-20分鐘一班車,挺方便的。  
今天天氣意外的好,陽光充足,山上積雪已退 2/3以上,路邊僅剩下店家清除路面堆積的殘雪,我在便利商店買了個飯糰,信步上山走去,接近10公斤背包走久了背部有點受不了,加上陽光熱力催化外套也穿不住了,我左手拿著外套,有手提著相機,往上山清楚明確的觀光路線走去。我不趕時間,繞了地獄谷,沿著長長的棧道看溫泉口噴發孔,然後再循著步道爬上山,看著"大湯沼",一路美極,殘雪松林,鳥獸相伴,遊人不多,孤單旅人的幸福感油然而生。
三個小時後下來,已經是午後四點多了,今晚的住宿訂在東室蘭,離登別車站不過兩三站,住宿價格卻差很多,看火車時刻表車子挺多,不急,在巴士站對面看到"登別飯店"的招牌,想想既然遠道而來,不泡個溫泉說不過去,於是信步走進去,店家哇啦哇啦說了一堆,我沒聽懂,好在旁邊有寫價錢,泡湯一人1200日幣,交錢上位在二樓的大浴場,此處畢竟是飯店格局,浴場安靜寬敞。更衣室有兩處,空蕩蕩的沒有人,退下衣服東西放入置物櫃,拿著毛巾走進湯屋。大浴場湯屋是挑高設計,半圓形的場地,圍著有如游泳池般大小的池子有好幾個,浴室上方的大窗陽光灑下,不須照明,也照顧到客人隱私。我數了數裏頭人數,不到十人。
沖洗完畢,像小孩一樣的每個池都玩一下,藥草的、電氣的、碳酸的....都有。我注意到門外還有一處露天風呂,有一個男人在露天風呂處拿著文庫本小說靜靜的邊泡著湯邊閱讀。男人背對著著門口。相較起室內溫泉池,這個露天風呂算起來面積不大,池邊是岩石造景,規模就大約是我們陽明山 "國際溫泉大眾池"一樣 (老骨頭或許知道,陽明山國際大眾池可是早年的同志知名聚點,當年與花藝村一樣享有盛名),我實在是在室內泡的有點熱,想出去吹吹涼風,那時戶外氣溫應該只有七、八度,我心理一直期待他能走開,把空間讓出來,可是他還在繼續看書。  
(網路截圖)  
我只好走進去跟他擠了,進去微微點頭示意,他抬起頭回應,這才發覺他長相頗好看,落腮鬍修剪得很好,身材算精瘦,但是有肌肉,現在想起來,感覺像是現在知名鈣片男優"沖修斗",重點是,他隨即又把視線放回書上,神情放鬆溫和,書卷氣氣質男上身,即便他現在是裸體的畫面。我不好賊眼死盯著他臉看,選擇坐在他垂直的方向,把自己視線投入水中,水是清澈的,他的陰莖和毛髮在水裡悠悠擺盪,涼涼的風吹來,只有我跟他。
(網路截圖,這張表情比較不情色,奇怪他的截圖表情都很色)  
他顯然看書很投入,我看著他的身體也很投入,露天溫泉的好處是,頭是很清醒的,身子是暖和的,毛巾你可以放在頭上,可千萬別笨笨的把毛巾泡水,那是拿來擦汗的,萬一你毛巾泡水,毛巾會瞬間變冰,你就可能會頂著冰塊泡溫泉。此時,門被推開,打破了空氣中原有的寧靜,我馬上尷尬起來,一位打掃清潔的歐巴桑進來整理浴室。說人家歐巴桑其實有點過分,她看起來也不過三十多歲年紀,大搖大擺的走進男生湯屋,視若無睹的做整理沖洗地板,我們生活中應該極少數經驗裸體給三十多歲女生看光光,但在日本我數次在溫泉中碰到這樣的情況,大阪的"世界溫泉會館",幾百個男湯中,這些打掃歐巴桑完全不在意的在裡面穿梭,如入無人之境,我這把年紀都害羞不好意思了。  
讀書郎站起身讓歐巴桑做清潔,我也不好久留,隨後也跟著起身,他走向盥洗區沖了水,往更衣室走去,我用視線目送他,結束這段眼睛的豔遇。
分類:親子

剛剛從痞客邦搬家過來,請大家不吝指教。這是一個年過半百的中年同志的心情故事與對生活的想法,沒有討人厭的宗教與政治議題,文章會討論涉及同志情慾議題,如果有冒犯及不妥之處,敬請包容離開。

評論
上一篇
  • 泡湯日記--2019/12/03
  • 下一篇
  • 每個人心裡都藏著一個 "亂世佳人"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