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午夜花藝村

(照片取自網路)
冬夜裡,特別是在濕冷的北部,一泓冒著熱氣的溫泉池,是在一天工作結束後,一種不可多得的想像。幻想自己在星空下,林野間,徜徉在偌大的池子裡,全身的暖意從腳底升起,在額頭上化為汗水結晶。
多年前我曾在媒體服務過,因為工作性質需要輪班,所以有時候下班的時間都會超過晚上十點。一天夜裡,我值班到晚上十點,那天天氣超級冷,寒流通過,冷到出門買便當都會抖抖… 樓上的大哥突然打電話下來,問我下班後要不要跟他們一起去泡湯,他那邊有一票人要去。我第2天可以晚到公司,當下就立刻答應了,不過得等大家都下班,要到晚上11點。  
11點過後,大哥帶一票他的弟兄出現,兩台車,一共8人,浩浩蕩蕩往陽明山上出發。午夜的陽明山,並不是整段都有路燈,車行過了比較少人的山區之後,就是一片黑暗。車子在山裡蜿蜒前進,這麼晚的時候,路上幾乎沒有其他車,一群累的要死剛剛下班的弟兄們,在車上睡的橫七豎八,絲毫不受彎曲的山路影響。車子過了馬槽,我才知道我們要去泡的湯是「花藝村」…
(照片取自網路)
從陽金公路的岔路進去,沿著下到了山谷,就是目的地「花藝村」。此間溫泉會館,在當年同學口耳相傳,可是那時最有名的G湯(應該也是第一個)他的特色是有當年全台灣最大的露天大眾湯,沿著山坡開發的幾十個池子,非常壯觀,可以容納的人非常多,因為場地非常大,感覺像是一個超大天體營。在網路普及度沒那麼厲害的年代,這個天體樂園訊息僅僅就靠著雅虎社團、motss 等方式傳播,就吸引了許多同學不遠千里而來。
我跟同事大哥和他的團隊,一齊買了單,瑟縮的走進了男大眾湯,山上的氣溫奇冷,應該低於十度,在戶外更衣的櫃子前(花藝村的更衣櫃是設在戶外),完全避不了強大的冷風。要把厚厚的外套脫下來真是一種折磨,這麼遠的一段路過來,錢也付了,當然要泡。我用最快的速度,三下兩下脫去衣服,找了個水龍頭趕緊把身上沖洗一下,然後趕緊進去大池。
池裡的溫度略高,沒法一下子就浸泡,得漸進式的適應溫度,大哥的團隊裡頭,年輕人比較多,大夥也不禁熱,其中幾個也跟我一樣在適應池子溫度,大家相識而笑。大家腰部以下都浸在溫泉中,上半身露在外頭吹風。
(照片取自網路)
大家各自聊開,由於今天去的成員都是未婚,有些是剛剛退伍沒兩年,所以談起來並沒有太多顧忌。裡面有沒有同學我不清楚,但是大家都掩飾得很好。半小時過去,都午夜兩點了,有人提議回家去,其實也真是累,所以大夥收拾穿衣準備離開。在我們穿衣的時候,一位老杯杯站在溫泉池子裡面洗著頭,白白的泡沫流下來,掉進池子裡,我心想好險我們已經要離開,不然不就得洗他的髒水。穿好衣服,我回頭看到更震驚的一幕,老杯杯他站在池子當中,竟然...  
直接蹲下去  直接蹲下去 直接蹲下去
就像是潛水一下,他整顆頭沒入池子裡,沒入的地方浮起一大片泡沫,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浮出來搓搓自己頭髮,之後又再度沒入水中兩三次。  
由於我們都要離開了,年輕的同事臨走去告訴櫃臺,請他們處理,然後匆匆離開。  
經此一次之後,也不知為何,我再也沒去「花藝村」了,而「花藝村」在同學的心目中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就逐漸褪色,好像大家就說好不去這裡(或許真的原因是路途遙遠),取代它的後起之秀是紗帽山的「川湯」的邪惡蒸氣室,不過,這是後話了…
(照片取自網路)
分類:親子

剛剛從痞客邦搬家過來,請大家不吝指教。這是一個年過半百的中年同志的心情故事與對生活的想法,沒有討人厭的宗教與政治議題,文章會討論涉及同志情慾議題,如果有冒犯及不妥之處,敬請包容離開。

評論
上一篇
  • 燦爛陽光的冬日皇池
  • 下一篇
  • 九頭身同學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