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教務主任

(圖片取自網路)  
在我的那個還有髮禁的年代,國中生其實比較怕訓導主任。每天上午八點例行朝會的時候。當校長還在司令台上面口沫橫飛的講述他的想當年豐功偉業時,訓導主任就在操場的各個班級中來回走動巡視,除了看服儀之外,手上還拿著一把剃頭推刀。只要他見到頭髮長度他覺得不滿意的,剃頭推刀就往你腦袋上面開跑道,有時候開側邊,有時開中間,隨他高興。他在推頭髮的時候大家都不敢亂動,因為那把剃刀並不很鋒利,只要身體一掙扎亂動,頭髮會隨著剃刀被拔起,真的痛的半死。被開跑道的學生,放學後才能去理髮廳把腦袋頭髮推平,所以被剃的那一天,只能躲在教室,羞愧的見不得人。有些高個子的學生,還要配合訓導主任的身高,頭低下來蹲低身子給主任剃,一旁的同學不敢吭氣。
(圖片取自網路)
我被剃過一次。那種羞愧感,終身難忘。
相對於教務主任就比較容易親近。有一次我被叫去教務處幫導師刻鋼板(註1),大概教務主任看我字寫的還算漂亮,我之後偶爾會被叫教務處幫忙寫鋼板,印考卷。教務主任人不算高大,約末165身高,配上黑框眼鏡,雖然五短身材,講起話來中氣十足,人長得還算體面斯文,不像是訓導主任那種殺手級的長相,但也和藹可親。一般行政業務外,主任還會協助輔導學校的籃球隊,算是籃球隊的領隊,常常一大早就看他跟著球隊和體育老師在操場運動。
在教務處幫忙時,他如果有空會特意過來跟我聊天,並且關心我的學習狀況,擔心我去教務處幫忙,會不會影響學業,他從背後看著我,還會有意無意的把手搭在我的肩上說話,指著我的考券上要怎麼編排。偶爾還會拿東西請我吃(小孩就是容易被收買)
學校的籃球隊成績還不差,在當年的北市排名都有前三,女籃成績更好一些。這些籃球隊的隊員其實不太需要上課,只要幫學校爭取榮譽就好了,相對的,教練就釘的很凶,球員被打罵在當時視很常見的狀況,被教練打完還得鞠躬謝謝教練的責罰。此時教務主任就會以類似「心理輔導」老師的角色出現,安慰那些一時表現不好的球員,好讓他們心情上好受一些… 我總以為他是那樣的關心學生,是不可多得的好好老師。
當時仍然在男女分班的年代,社會氛圍保守,加上原本的健教老師是女的,害羞又尷尬,上起課來照本宣科不僅無聊且無趣,大家都在睡覺。有一次健康教育老師請假,他來班上代課,他問了班上班長,瞭解我們健康教育上課的狀況,然後跟我們講解生理構造與青春期的變化,一堂課下來真是春風化雨,有趣的很,他教我們要常常裸體照鏡子,看看自己身體的變化,還有清潔衛生的問題。雖然講的現在聽起來都是常識,但他講的方法有趣,大家都很想趕緊回家照鏡子,看看自己GG長大的變化,還有怎樣撥開包皮後清潔。
他還教我們說,他看似健壯的體格都是因為天天都洗冷水澡,不論寒暑,天天如一。你們男孩子想要自己身體健康,就應該要用冷水鍛鍊,不管多冷,都得要堅持。我們升學班都是一堆會唸書的乖乖牌,很多人傻傻聽他的話,我就是其中之一。好死不死他說的時候正值寒流,在十度的氣溫下,咬著牙逼自己洗冷水澡,我洗了一次,身體發抖然後心裡面不停咒罵自己白痴。
(圖片取自網路)
國三升學班課業繁忙一直到畢業,我比較少去教務處寫考卷,跟他的接觸變少了,只有早上見他隨著球隊運動。印象中,他真的是關心學生的好老師。
在我念研究所的時候,偶然在報紙的社會新聞上看到了他的消息。新聞上寫著他"疑似"猥褻球隊裡頭男學生被男學生提出控告,報紙當時以杏壇醜聞報導,把他當作是社會敗類。我其實腦中只他對學生的溫柔與風趣的那一面,猛然才發現知道他是一位深櫃的老師,那些體貼與笑容其實是掩飾他的性向與目的。悲哀的是,被性慾驅使的他,總以為人不知鬼不覺,自己做過的事不會被發現。碰自己學生是混蛋,因為學生還不會保護自己,強迫學生滿足自己的慾望,那是禽獸,不能被原諒。
這一切,我也只能嘆息。
************************************
註1:在沒有影印機的時代(或者因為影印費用太貴),刻鋼板是當時學校印刷講義或考卷的一種方式。作法是拿一張B4藍色的蠟紙,用尖尖的鋼製筆,下面墊著鋼板,在上面寫字或畫圖(俗稱"刻鋼板"),寫完的蠟紙,再放到一個捲筒上,刷上油墨,刻寫好圖案文字的蠟紙,就會透過油墨印刷出來。
圖解 : https://kknews.cc/zh-tw/news/vg5294.html
分類:親子

剛剛從痞客邦搬家過來,請大家不吝指教。這是一個年過半百的中年同志的心情故事與對生活的想法,沒有討人厭的宗教與政治議題,文章會討論涉及同志情慾議題,如果有冒犯及不妥之處,敬請包容離開。

評論
上一篇
  • 牧師大哥
  • 下一篇
  • 《告別茉莉》─ 關於告別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