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有應公拜拜

(照片取材自網路)
農曆七月,民俗中的鬼月,據說諸事不宜。可之前我聽一位西藏的師傅聊天談起,他說七月在藏傳佛教中,是一年當中最棒的季節,說是鬼月,其實是以前皇帝有私心騙你們的,好讓他們可以獨享福份。所以啦,人行止端正,問心無愧,七月就當作是行善月,也未嘗不可。年輕時,我也曾七月半中元節當天去秀姑巒溪泛舟,同行的還很多人,大家都開心的要命~
大四那年,我本科系所念的不好,顯然是畢不了業,再加上當時跟他正濃情蜜意,兩人甜的分不開,根本無心唸書,只好假借自己想要考研究所,設法來延畢,一方面能夠跟他繼續一起生活,一方面躲一下兵役。於是我先找來爸媽攤牌,表示自己想要考研究所,得到他們的支持後,然後在重慶南路報名了補習班,開始準備研究所考試。
我選考的研究所其實跟自己大學念的風馬牛不相及,對我來說,科目一切都是新的,因為全沒唸過。補習班的上課其實算很有趣,當然科目也很吸引我,畢竟是我自己挑的。但我學術底子太差,人家已經念了三四年的大學專業,我竟然打算用半年時間去追?那種可能性未免太低了,自己心裡也有譜,只是不願面對。
白天我在補習班上課,晚上回到租屋處跟他過日子,像一對小夫妻,甜甜蜜蜜。因為要準備的課程很多,我於是採取用寫考古題的方式唸書,大量的寫考古題,儘管課程怎麼都念不完。但我可不想把時間全都放在唸書上,我留下來延畢,只是捨不得立刻要跟他分開,所以兩人依舊在租屋處過著快活小夫妻生活,偶而他也會逼我唸書,我也會答應他,然後坐下來看個兩鐘頭書,像是小孩似的,就吵著他說要上街看電影...  顯然他估計我考研究所應該是沒指望了。
(照片取材自網路)
假日我會跟他騎著一台破舊小機車四處晃,一般來說,如果我們經過廟宇,大都會進去拜拜,現在說起來雖然好像有點迷信,但總覺得拜拜會讓自己心安。
一天下午,我們騎著機車沒目的亂晃,原本只是想去河邊坐坐,在例行的道路上突然我想走一條未曾走過的山路,反正目的地一定會到,我們又不趕時間。他也隨便我,於是我們就騎著摩托車上山。山路有點繞,路上的風景不錯,沿路樹蔭下的馬路格外舒服,沿著山路,不久路旁出現公墓群聚的地方,我是還好,在他身邊我什麼都不會怕。公墓旁有一間兩層樓的透天厝,掛了招牌寫著「有應公廟」。
「有應公」算是老一輩人的厚道,其實廟裡就是祀奉一些無主的孤魂野鬼,讓他們有個棲所,不會流離失所。然後又怕名稱不好聽,於是取名「有應公」,希望能得到大家的祀奉。
我跟他示意停車,說我想進去拜拜,不知道是不是心有靈通,我當時心裡想的是,感覺得這間「有應公廟」應該不會有太多人來,所以我要進來給他們燒燒香,順便也可祈求他們保佑。他不喜陰廟,但拗不過我,也跟著我進去,一進屋內,廟裡一個人也沒有,但電燈是亮著的,應該是有廟公在顧。原本我以為廟壇是設在一樓,沒想到竟然是設在樓上,心裡即使有點怪,我們還是神色自若的走上去,畢竟沒有做虧心事,更上層樓也不怕。
廟裡中央祀奉著「有應公」的牌位,左右兩側分別是地藏王菩薩和土地公,我點起了香,心裡默默的唸著,說自己不久就要研究所考試了,今天有緣路過這裡,跟著自己最愛的兄弟來到這裡參拜,儘管我們在一起,但我天真的相信,在眾多「有應公」裡面,一定也會有同志,我就跪請這些同志有應公保佑我研究所考試順利,也保佑我跟他能夠長長久久,做一輩子的好兄弟,好戀人。燒完香,我們又燒了紙錢,幫廟裡添了香油錢才離開。
(照片取材自網路  )
這之後,我作息如舊,還是一如往昔的上補習班,有空寫考古題背書,放假開心跟他出去晃。出門若有碰到廟,也是會跑進去參拜。
大學研究所考試是在2.3月份,我選擇報考三家研究所,其中兩家公立的大學,一間自己目前就讀的私立大學。每間大學研究所報名人數在400-600人不等,每間錄取12名。公立大學的研究所我是不敢奢望邋啦,我並不貪心,私心的想說萬一能夠被我考上自己學校的研究所,能再跟他一起生活幾年,那真是快樂不過的事了。
五月中研究所考試陸續放榜,第1家公立大學我竟然上榜了,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我知道自己其實沒有很用功,我其實資質不好,我其實很偷懶,我其實......  到底怎麼會這樣啦?!!!然後過沒多久,第2家公立大學我也上了,接著第3家本校的研究所我也上了!!!哇哇哇!!!
三響砲!!!
放榜前我覺得自己應該快要去當兵了,壓根沒有一點心理準備,怎麼這天大的喜訊會落在自己身上,這意外的結果讓我嚇得不知如何是好。我旁邊的他更是驚訝,因為我們一項也都沒少玩過,娛樂時間總是比唸書時間多,我認不認真唸書他也都看在眼裡,而這結果我寧可說是個奇蹟,是天助我,是冥冥中有一股力量推著我走。  
放榜後的好處是,爸媽從此相信,我跟他在一起其實是有好好的唸書,生活也會自律(不然怎麼能考上?),所以我跟他在一起就是種正向力量,他們不會阻止。(爸媽他們眼裡,只知道我們是很好很好的兄弟...),我身邊的朋友也很驚訝,笑我是范進中舉,笑歸笑,他們還主動幫我寫榜單貼到系辦公室慶祝。
我的人生就在這裡轉了一個彎,生命也開始了不同的領域與境界。否則今天的我,應該生活會很不一樣。
這冥冥中的力量,到底是神還是佛,是慈悲大廟的菩薩還是山上的有應公我至今都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在神明(陽廟)和有應公(陰廟)眾神前面,我並沒有要掩飾自己想要跟他在一起的念頭,我相信神佛會知道只要兩人相愛就應該在一起受到祝福,而不是詛咒,我即便愛著同性的他,也相信這份愛會有神明的瞭解。我就相信神明裡面也應該會有同志........而同志就該幫忙同志。
所以,奇蹟一定有,只要堅持!  
***********************************************************
平權公投  請幫忙連署喔~
https://www.facebook.com/Vote4LGBT/
分類:心靈

剛剛從痞客邦搬家過來,請大家不吝指教。這是一個年過半百的中年同志的心情故事與對生活的想法,沒有討人厭的宗教與政治議題,文章會討論涉及同志情慾議題,如果有冒犯及不妥之處,敬請包容離開。

評論
上一篇
  • 《告別茉莉》─ 關於告別
  • 下一篇
  • 靈堂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