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Zac

在遙遠的年代,網路尚未普及,要獲得同志訊息,特別是國外的,都需要靠坊間八卦雜誌裡面類似「寰宇搜奇」的專欄,才能查詢到一些同志旅遊的蛛絲馬跡訊息,這些報導常常是捕風捉影甚至是報導者的鬼扯,或者訊息有誤差十萬八千里…
嚴格說起來,我算是比較早去曼谷的,那時後曼谷是亞洲的同志首都(現在應該也還是吧?!),大約在2000年左右,我就自己單身跑去探險,但是因為自己並沒有出櫃,所以基本上都不敢揪伴,也不敢讓其他人知道,只能獨來獨往。(現在想起來,自己也十分大膽)。沒網路的年代,基本上要取得曼谷同志訊息不容易,你必須自己飛到曼谷後,找到的同志聚集處或餐廳或三溫暖、按摩院,拿著曼谷同志旅遊業者聯合發行的"同志極樂手冊"和"同志遊樂地圖"方能一窺奧妙。這些地圖會載明當下一些正在經營的同志商店,三溫暖… 這個極樂地圖還因為地方不同,分成曼谷版和葩他雅版,所以,即使沒有人帶,只要口袋揣著鈔票,帶著極樂地圖,你依舊可以到同志據點走透透。
一開始,我傻傻的以為葩他雅的活動應該會比較多,主觀的認為,這邊天高皇帝遠,又是個花名遠播的淫窟,尺度服務肯定比較有搞頭。所以我頭幾次去泰國,常常曼谷出了機場直接搭計程車去葩他雅住上幾天,接連拜訪了幾個同志據點,自己覺得普普甚至很差,gogoboy 以我們的審美觀素質很糟,又黑又瘦,還鼻扁扁孔大大,皮膚也粗糙。後來才知道,其實曼谷才是真正精華區,全國好貨基本上都匯集在曼谷。
我頭一個拜訪的曼谷同志gogobar是 Tawan, 這是我在同志旅遊地圖上找到這間的,當時就很天真的以為這家是我們台灣人開的店,也許會得到比較好的照顧。於是就叫了計程車跑去,真是誤會一場 (Tawan 泰語是太陽的意思)。晚上九點多進去,別說是台灣老闆,連一個台灣人都沒有。我坐了一小時離開,整個晚上只有看到胖胖壯壯的大老爺們在台上像蛇蠕動的,那次沒看到鹹濕的表演… (等到後來知道表演的時間後,我可以一晚趕兩間看gogo boy的表演)。但我一直都沒有打算要找boy回去玩,一方面是擔心衛生問題,另一方面心裡還是很多掙扎,打定主意,看看就好。  
我是在一間叫FUTURE BOY的 gogo bar 認識 Zac 的。 
有天晚上在 gogo bar 看表演趕場中,距離表演時間還有半小時吧,媽媽桑在台下四處邀人,找到我時,我有一搭沒一搭的回話。媽媽桑問我從哪裡來,我說台灣,他就熱心介紹說台上有幾個蠕動中的男孩會講中文,這勾起我的興趣,問他是哪幾個,媽媽桑說:7號、53號還有42號...我順著媽媽桑的眼光看到了Zac,他是53號。
Zac身材很好,比例很均勻,身上沒有刺青,在一堆很泰的BOY中,他的皮膚算是很白晰,他臉的線條有點剛毅,青青一抹鬍渣在嘴巴周圍,很異男的臉。由於時間尚早,我就點了Zac下來,媽媽桑沒騙人,他真的會講中文。隨便聊了幾句,我請他喝杯飲料,沒多久,他就被媽媽桑叫回去說等等要表演。
表演開始,從雙人舞蹈到皮革男SM秀,洗澡秀,最後到全體的大根香蕉秀。 Zac 只有在最後的香蕉秀出場,他的傢伙算是挺大的,挺著勃起的陰莖,在舞台上繞了一圈,鞠躬下台。沒一會兒,趁著表演中兩個節目過場時黑黑的狀態下,他又默默的坐回到我身邊。然後我偷偷看著他眼神中,似乎有點赧然不好意思。表演結束,因為聲音實在太大,講話很難聽清楚,媽媽桑又在旁邊一直敲邊鼓,於是我決定買 Zac 出場。
我根本沒問 Zac 床上的角色,只是想找個人說話,你知道一個人在曼谷好幾天沒人說話的寂寞… 
Zac 他來自清萊,祖父是華人,我問他是不是異域滇緬軍的後裔,他自己也搞不清楚,只知道家裡從小講中文,出外講泰文。來曼谷半年多,目前跟妹妹一起在外租屋住。聽多了gogo boy 渲染的講自己可憐身世以換取客人鈔票的例子,我對他的話也是半信半疑,不過就是個買賣,何必認真。但他講的像是別人的故事一般,過程中沒有太多的渲染和苦難,他也誠實的說來當gogo boy就是為了賺錢,等賺夠就回家。
我跟他找了間餐廳吃飯,一方面聽他說著他的曼谷經歷,一方面打量著的話中不知道有多少真實(我好無聊)。吃完飯,搭車回到我的飯店,兩人先後去盥洗,在他盥洗的同時,我把要給他的錢先準備好,剩下的錢包證件放回保險箱。
因為我不10,所以也沒準備套子和KY,他裸著身體上了床,那時我倆都有抽煙,他點起煙,在床上等我。我洗完澡上床,他就爬上了我的身。他努力的服侍我,但他的弟弟始終沒有站起來,我心裡有數,知道他是個異男。我翻身把他壓在下面,抓起他的弟弟,猛然發覺到他的弟弟上有5、6顆的突起,當GG越硬,挺突起就越明顯,這我是第一次看到入珠的屌,十分好奇,當下仔細把玩。
沒有10,兩人互打出來後,進入聖人模式,啟動聊天開關,我問起他怎麼會想要入珠,他說是跟朋友一起裝的,還是朋友互相幫忙裝。我問他裝的時候會疼嗎?他說裝珠子的時候不會,但是傷口癒合時,因為怕珠子會跟陰莖皮膚沾黏,必須狠下心揉捻珠子,珠子才會活動,這揉捻珠子的動作會痛到想殺人。第一次跟講中文的人出來,感覺他很開心,好像遇到同鄉了。
他一邊說著他的故事,我一邊把玩著他屌上的顆粒,心裡想著,要是被這樣的棒子插入,應該會很多人覺得很爽吧~  不過他說,沒錯,那是0號的在爽,入珠的1號不見得會爽,因為在摩擦過程中珠子在陰莖上滑動還是會疼,有時甚至會痛到軟掉。我一面聽著他講,他話匣子一打開,他慢慢開始說起他來曼谷的經歷,說當 gogo boy這個行業的甘苦和被媽媽桑的欺壓,我一面嘴巴張的很大,一直哇~哇~的驚嘆不已。
接連跟他抽了幾支菸,我那晚沒留他過夜,他也很紳士的告辭,我把錢拿給他時,他很禮貌的跟我說謝謝,我另外給他的計程車資卻被他退回,他說他騎機車不需要,然後他向前一步擁抱著我,兩手用力的夾緊我。我頭一次點人,頭一次跟一個講中文的gogo boy 聊天還互打,對我來說,一切都很神奇。
****************************************************
後記:
1.回台灣後,我在奇摩社團裡頭說起這件事,聊起一個會講中文的gogo boy, 想順便打聽他的消息,隔沒多久,就有社團好友告訴我說,他有遇見Zac,但是他已經跳槽到Jupiter了,說起我的特徵,他還記得我,記得我對他的關心。
2.這是10多年前的事了,所以不附上消費資訊
分類:旅遊

剛剛從痞客邦搬家過來,請大家不吝指教。這是一個年過半百的中年同志的心情故事與對生活的想法,沒有討人厭的宗教與政治議題,文章會討論涉及同志情慾議題,如果有冒犯及不妥之處,敬請包容離開。

評論
上一篇
  • 三毛第15號作品《回聲》之「曉夢蝴蝶」
  • 下一篇
  • 大阪同志地標「北歐館」三溫暖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