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燕子大哥

(圖片取自網路)
每年四月的泰國曼谷潑水節是同志們返鄉的高潮,就像春天燕子返鄉一樣,時候到了,就得成群結隊飛回故鄉,準備濕(失)身,同時也要解放肉體與靈魂。更甚者,還要馬不停蹄的參加各式鹹濕程度爆表的派對,接受酒池肉林的洗禮。這幾年大陸方面老是傳說,若你家孩子平常無女友,說自己不婚,老是跟同性的同事同學出門,常在夜裡講電話,四月初總會要跟一群朋友去曼谷度假,那肯定是個基,八九不離十。
我是沒參加過曼谷的潑水節,自己年輕時沒有認識任何圈內人,不敢單獨自己去。等到現在年紀大了,要我跟一群青春正茂的年輕人脫掉上衣玩水仗,實在有點不倫不類,也有礙視聽,髒了大家的眼睛。  
(圖片取自網路)
這邊要說的是一位已過耳順之年的燕子大哥的故事…  
這位燕子大哥每年得回曼谷好多趟,飛來飛去,我戲稱他是隻燕子。他早年從事貿易,年輕時趕上了台灣經濟起飛,貿易正盛的那幾年,所以身邊累積了一些財富。一大家子人早早在上一個世紀就移民出去歐美了,只剩下他一個人孤單在台灣守著東區的舊公寓。儘管衣食無虞,但就是寂寞。
他個頭身形瘦小,舉止比較女氣,講話時會比上蓮花指,加上他聲調有點尖,眼神常飄忽不定的亂飄,其實活脫脫像是電視宮廷劇裡頭「太監」的樣子。認識他之後,我們幾個小輩會沒大沒小的戲稱他是「東區一姐」,不過這時候他可不肯承認,他回頭面露嬌靦的說,「人家我可是1號,那裡會是姐。」我們正大感驚訝...
「哼,不信算了~」他接著說,然後轉身扭著屁股走開。
「東區一姐」從來不談他的感情世界,身邊幾位朋友從來也沒有聽他說起自己感情的事,也許是曾經受傷很深吧,我們猜。這事也不好主動開頭問,就算是彼此的一種默契吧。相識一陣子之後,比較讓我驚訝的是,他目前所有的性關係都是靠「買」來的。
他平日無事總愛遊走四方,趁周遊各地之際,遍訪四處的男男按摩院和與各式約砲交友軟體上面認識的朋友見面。偶而他人在國外,猛然地會突然send一張MB(money boy)的照片給你,然後問我們幾個說:「你們看看,這個MB開價說要3000銖,你們覺得如何?值不值?」我們幾個認真的將MB品頭論足一番之後,他又傲嬌的說,這可是這位MB他自己找上來的,不是他主動找的。後來說MB因為喜歡他便自動表示要降價,說算他1500銖就好....  
我們還沒來得及翻白眼,他又神秘的丟出另一張交友軟體的照片說:「你們這位,這位剛剛說要約我,免錢。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我們昏頭之際,已經沒人想要回應他。緊接著過了兩天,他又會在群組裡跟大家說,昨夜他在DJ Station (曼谷同志區最大的disco)大有斬獲,有好多帥哥要釣他,他忙於應付八國聯軍,搞的比在台北還累。  
「我可是去度假的耶~ 」他抱怨的說。
我們看他的訊息真的面面相窘,每個人心裡都明白這根本就是他「東區一姐」幼稚的在吹噓炫耀著他自己的行情。類似的事幾次下來,大家覺得他不過是把我們幾個當作是他的鼓掌觀眾,漸漸的,大家覺得他太虛偽,於是都逐漸疏遠他。  
他做為專業的燕子,每幾個月就要回去一趟曼谷,當然他也是會去其他國家,但終究說起來,還是去曼谷的多。他照例會貼上自己下榻的星級飯店房間大大的照片,然後「一不小心」又被經理升等了,不時會貼上餐廳的美食,抱怨著東西變貴了,變難吃了。但他仍舊隔幾個月又會出現在曼谷繼續獵豔,不,按照他的說法是,他是被獵。人家他可是行情好的很。跟大家展現他的「超高人氣」。
其實大家不敢殘酷說出來的是,以他的超過耳順之年,祖父等級的年紀和年邁的身形與行情,那些他拿出來向大家所炫耀的對象,很多都是因為他荷包裡頭的錢才願意靠近他。當他在震耳欲聾的舞廳裡等待「被獵」時,正暴露出自己單身可欺,正巧是那些找尋蜜糖爸爸(Sugar Daddy)的MB最理想的對象。
我不知他還能再飛幾年,或還能再跳多久的舞,反正只要口袋有錢,就可以買到年輕漂亮的身體;只要有錢,就算你不在舞池裡頭跳舞,一樣有人巴著你的大腿等著你為他買單。他難道不知道這一切虛幻的美好,都只是建築在自己的財富上嗎? 我相信老江湖的他一定知道,但他就像是吃了毒品,樂此不疲。
分類:心靈

剛剛從痞客邦搬家過來,請大家不吝指教。這是一個年過半百的中年同志的心情故事與對生活的想法,沒有討人厭的宗教與政治議題,文章會討論涉及同志情慾議題,如果有冒犯及不妥之處,敬請包容離開。

評論
上一篇
  • 何以「紅樓」會是同志聚集地?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