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民歌40演唱會 有感

民歌 金韻獎
上週還有誰去聽了「民歌40」演唱會啊?我是聽6/5那場的,聽完後,心理澎湃洶湧好幾天,久久不能自己。
回想那時,我年紀還好小,那時的我初初進入一個需要住校的高中,那正是對自己性向存疑的年紀,面對傻不愣登的同學光著身子,大搖大擺的在你面前晃動,心中 雖有暗戀的對象,但總是忌諱著不敢向任何人說。有時情緒起來,只有自己對自己生氣,覺得自己好奇怪,好孤單,生完氣,然後又默默自己的躲在牆角療傷。
在夜裡,我偷偷用帶去學校的收音機(那是連sony walkman還沒有出品的時代)聽著當時一些大學生,唱著不像那時歌星所唱的歌曲,據說那就叫「民歌」。新格唱片「金韻獎」跟海山唱片「民謠風」兩邊打 對台,兩邊的歌手都不服氣。而這些大學生說自己是「民歌手」,他們打從心裡鄙夷「歌星」這兩個字。
那還是個動員戡亂,戒嚴的時代。只要政府隨便釋放一點甜頭都會被歌功頌德好久的年代,政府永遠不會有錯,錯的是那些不知足的海外份子。同學會私底下偷偷地說:
「喂,你知道『橄欖樹』被禁唱了!」
「什麼? 為什麼?…..」
「因,歌詞說一直流浪啊,好像在說我們台灣….」
1978年中美斷交,我們用「龍的傳人」來安慰自己。在抗議美國的大會上,高中生的我用歌聲,唱出我們的骨氣,也幻想自己馳騁在中國的那片廣大土地,就像是親身到了長江黃河邊。(當然現在想起來,那時大家真是被洗腦的利害,還真可笑)
關於性取向,當時我的解脫方式是訴諸於宗教,希望從學長的溫柔對待中,能夠從中得到救贖和理解。我每週都去教堂,誰知道,宗教所帶給你的負面思考卻更大更深,你身上所背負的罪惡與骯髒,已經不光只是來自社會家庭和同學異樣的眼光,這會兒,還另外加上了來自宗教的懲罰。
宗教說:你是罪人,應該懺悔!!
我一直不能也不願原諒自己,甚至逃避自己,討厭自己。一度嚴重到需要看醫生的程度,我不能跟任何人說,那包括我的家人和。這幾年我開始認識一些圈內朋友,開始接觸圈內的一些人與事,也看到風起雲湧的同志活動,我才逐漸放寬心情,面對自己,接納自己,甚至原諒自己。
這幾年,我總算能稍稍喘一口氣。但終究還得面對家裡的壓力,所以那面具始終還是得繼續戴著,我自問,這輩子,我應該沒有勇氣把面具拿下來。
抱歉了各位,老傢伙我雜感一堆,還請大家別見笑。
#民歌  #金韻獎 
分類:藝文

剛剛從痞客邦搬家過來,請大家不吝指教。這是一個年過半百的中年同志的心情故事與對生活的想法,沒有討人厭的宗教與政治議題,文章會討論涉及同志情慾議題,如果有冒犯及不妥之處,敬請包容離開。

評論
上一篇
  • 小狗夢遺?
  • 下一篇
  • 春日泡湯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