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我的老外經驗

對於老外,大家的想法不知道如何,除了東西方人種體色的差距,加上大家外表思想都不同,純粹上床較勁或許比較簡單,真正說到要交往,可能得跨上很大的鴻溝。這裡不談交往,就談談自己吃過的老外吧~
我這輩子吃過老外的次數其實是屈指可數,少的可憐,因自己既懶惰又膽小,加上外貌不優,要碰上老外機會本就極少,正因為次數不多,反而顯得每一次都有點難忘。       
   ~ 第一個白人年青人   那是古早古早以前,靠近台北中山堂延平南路的一家地下室三溫暖,樓上是一家非常知名的排骨飯。我當時仍舊在唸大學,有一天無事跑進去這家三溫暖瞎晃。一個歐美白人,年紀應該只有20出頭,感覺有點稚嫩,動作緊張。老外裹著大浴巾在走廊走著,但是沒人搭理他,最後他找了一間房間躺下來。外文系的我本來對老外就不會擔心溝通的問題,加上好奇,真的,很想看看活生生白人gg的長相,於是我進入了房間,把房間門帶上。   我捧著白人男生的gg,仔細觀察,它還沒充血前,軟軟嫩嫩的像是個蒟蒻條,但因為白裡透著粉紅,白白淨淨的,所以還挺好看的。他陰毛有點偏紅,並不是我們習慣的黑色或深褐色。它的GG算是大的,所以光是在未充血前就已經有18公分了,我不敢10,怕被他的金剛杵弄傷。所以全程我只幫他吸吸咬咬。在整個過程中,我們都沒交談說話,但是感覺他很享受。一直等到他射了,他笑著在我額頭親了一下,才關門離去。     
   ~第一次10的印度中年大叔   幾年前的曼谷行,因為非常臨時,所以啥都沒有準備,倒是看了朋友的blog,跑去了一家叫做 "39 under ground" 的在地三溫暖。由於那天是全裸日,所以衣服一脫,連個小毛巾都不必圍,就可以在裡面趴趴造,四處曬鳥鳥。   這家三溫暖頂樓加蓋的地方有個日曬場,一旁還有幾間沒空調的的房間,房間牆上還有挖洞,裏面有人在作戰時,旁邊還有機會可以讓其他人觀戰。   印度大叔有點精瘦,但不是沒肉的那種,皮膚黝黑,就是路上工人的那種裝扮。眼睛大大的挺有神,我不知道自己何時被他盯上的,當我在這家三溫暖四處尋幽攬勝,走到頂樓時,這位印度大叔在房間門口堵住了我,對我笑了一下,一手就把我拉進去了房間。全程我幾乎都在被動服務的狀態下,隨大叔帶動。而他也很盡力的又咬又吃,又吸又舔,耐心的照顧著我,他先把我一定搞定了,然後幫我把套子戴好,自己再慢慢坐上來。這過程我都沒有伸手主動出擊。   或許語言不通,還是印度人的天生階級觀念,反正我覺得這個男人正在努力的伺候著老闆的感覺,然後甚至坐上來之後,因為我躺著,他在上面自己搖,我一點都不費勁。大戰了一段時間,雙方火山爆發後結束,大叔細細的將我身上清理乾淨,才慢慢的放我下來,我真的有一種當大爺的感覺。   (不要問我人家身上有無咖哩味,人家其實有把自己清潔的很乾淨)       
   ~做口碑的日本人   日本人的服務態度全球知名,在床上的時候也是賣力的不得了。有一年在大阪的北歐館,六七點傍晚時分,人客很多,我像是水族館的魚在三溫暖裡面一圈一圈的游來游去。北歐館的大房間設備有點像是辦公室裡半開放隔間,床架在隔間內,隔間牆高度大概只有150公分,所以只要你走來走去,一定可以看到裡面在翻雲覆雨,甚至可以伸手參與,常常看到兩三個,甚至更多人擠著一起玩。   我注意到一個小男生,白白凈凈的,約165的身高,一般清爽的頭髮(我超級怕韓國花美男瀏海頭),身材也不錯,笑起來有點靦腆。   當小男生走過我眼前,我伸手抓住他的手,笑了一下,他回頭看了一眼,也笑了起來。我拉他進入一處隔間,躺了下來,弟弟看著我,我從後面抱著他,他轉身吻我,我們一直努力的吻了至少有五分鐘,才鬆開喘氣。   弟弟像是有點害羞卻手上沒停下動作,從我的嘴唇一路親下來,像是有愛情似的,這種親吻是情人間的做法,我想他的情人一定把他教育的很好。   過程中,他在乎你的呼吸,會不時凝視你的眼睛,然後告訴你他的渴望和回應你的身體,他也會用眼神告訴你,他希望你怎麼滿足他,他的哪一個部位需要你的灌溉,需要注射愛的汁液。   我必須說,在兩人都很愉悅且投入的狀態下,跟這位日本小男生身體探詢之旅真是愉快,我很少見到年輕人在做愛的過程中,還會努力的一起關注對方的感覺,讓彼此一起昇華,一起開心,這一點日本小男生一直有注意到,就像是在維護一個五星級大飯店的水準一樣,他在服務上真的沒話說。     
**************************************
談起來,我經驗本就不多,寫出來讓大家笑話了,不過就是自己的記憶分享 ,莫笑~            
分類:日記

剛剛從痞客邦搬家過來,請大家不吝指教。這是一個年過半百的中年同志的心情故事與對生活的想法,沒有討人厭的宗教與政治議題,文章會討論涉及同志情慾議題,如果有冒犯及不妥之處,敬請包容離開。

評論
上一篇
  • 地板蠟的氣味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