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阿興

升大二那年暑假一過,我終於可以擺脫菜鳥的頭銜,有幸成為學長。我也從原本兩人合住的租賃處寢室搬到單人的獨立雅房,儘管廁所熱水都在外頭,但比起跟他人住的那種缺乏隱私生活要好太多。暑假結束,新的學期開始,我們舊生比較早開學,而菜鳥新生因為必須上成功領受訓60天,所以晚一些開學。
有一天我躲在寢室裡K小說,還一邊放著大聲的音樂,突然聽到外面有敲門聲音,門一打開,是一位老先生,後面跟著一個怯生生又理著小平頭的男孩,一眼看過去就知道是剛從成功嶺下山的菜鳥。
老先生因為聽到音樂聲,知道房間裡有人,於是就敲門問了我一些住宿的相關設備和規定,以及附近的注意事項,跟在老先生後面的小男生一句話也沒吭氣。我觀察了一下,他穿著短袖白色的國民領襯衫,配上一條牛仔褲顯得乾淨好看,然後他臉很斯文,眼尾微微上飄還挺勾人的。
老先生年紀有點大,應該超過60了,兩人不像父子,像是祖孫,感覺起來是老來得子。老先生開口閉口學長長學長短的喊我,弄得我怪不好意思的。老先生跟我說他們是南部人,今年剛考上這個學校,之後要住宿在這裡,大家很有緣份,他兒子住幾號房,要我以後可以的話多多照顧他,老先生人很客氣,我當下也答應。(帥哥耶,當然要盡力照顧~)
他叫阿興,是工學院的新生,斯斯文文又白淨的外表,一點都不像是個念理工科系的,倒像是念文學院的。事實上,後來我才知道他極度喜歡文學,舉凡詩詞文言小說他都很愛,但因家裡極力反對,只好乖乖念理科。但從他後來參與的一些社團就知道,他參與了篆刻、文學社、史學研究等社團,又跟我們這些文學院學長天天混在一起,只能說,興趣與家庭,他選擇聽從家裡的安排…
因為同宿舍的關係,也因為答應了老先生,同宿舍的同學揪吃飯時,我總會順道喊上他,幾次下來,大家就很熟了。他父親是外省老兵,一直到過了50才生下他,他上頭有四個姐姐,他是老么兼獨子。通常這樣的人,不是嬌縱就是蠻橫,很不好相處。但他本省母親對他極為嚴格,在個性上和家教上都不允許他變成混蛋,所以他還算好鬥陣,個性不會機車。
他大一的課程很重,但偶爾還是跟著我們衝電影院或夜遊,有空會跟著我們一群文學院一堆男生魯蛇(文學院的男生,G的比例高到嚇人)沒日沒夜的「清談」(其實就是鬼扯)。一般來說,他通常是很安靜的看著大家,聽大家說話,偶爾也會加上一兩句,說話倒也中肯。有一年的冬天特別冷,大夥一聽說陽明山竟然下雪了,我們幾個就騎著機車上山,並在山上的雪堆中打赤膊拍照留念。他的胸膛靠在我背時,我竟然忍不住勃起。
我說過他有一對很好看的眼睛,人又斯文耐看,身材也不差,個性拘謹但還算隨和,又跟我一樣對文學有極大愛好,我承認那時對他是心動的。但是自己實在太膽小,深怕自己如果有任何不適當的舉動,會破壞了當前美好的關係,所以我一直跟他相敬如賓,不敢有任何非份綺想,就是盡力對他好。
大三那年,我認識了我生命中那個伴侶,我們兩人關係進展神速,我也開心的把BF介紹給身邊的人,當然也包括阿興。也不知道是不是當時大家都很單純(還是裝蒜),不願意做太多聯想,在這些朋友面前,我跟我BF就是「結拜兄弟」的關係,所以一切親暱或者稍稍過火的玩笑,在大家眼中都自然不過…(或許朋友間有人猜到我跟BF的關係,但都仁慈的沒戳破。)
直到今日想起來,阿興也許是圈內人,他當時其實就給了我不少暗示。
客觀上,他有位強勢的母親,他在家裡諸位姐姐們的呵護下長大,他內心纖細外表斯文,他熱愛文學,然後更重要的,大學四年沒看過他跟女同學說過話,更別說談戀愛了。在行為上,他對我有若干程度的倚賴,私下他待我會有一點撒嬌和耍賴的成分,那種感覺其實很微妙,但你就是會知道。他曾經不止一次提到他很羨慕我跟我BF的「結拜兄弟」關係,他很希望他跟我的關係也可以這樣「兄弟」,我不敢想像這是他的告白,只當作是他身為獨身子的孤獨期盼。
他畢業後當兵期間,有一次休假來找我聚聚,那時正在念研究所的我,請他吃了飯,然後藉口想讓他放輕鬆一下,我不懷好意的帶他去了一間在中山堂附近的同志三溫暖。我當然沒告訴他這間三溫暖的性質,我們兩人洗完澡後,我看著他的裸體,心裡頭小鹿亂撞,幹,這身體真是可口。我們身上僅僅裹著浴巾,我帶他進去一間小房間,兩人同枕而臥。我們東扯西扯的聊天,談過往說未來,就是沒打到重點,天知道我多麼想打開他的浴巾,但就僅僅那一步,擔心變質了兩人關係,我始終不敢跨越。我不清楚阿興是否嗅到這間三溫暖的特殊味道,當時他心裡如何想,但這件事讓我BF知道後,他對我耿耿於懷。
我跟阿興一直都有保持聯絡,當完兵他選擇到一家離家不遠的國內知名上市企業工作,我則留在台北就業。
畢業多年後,我從未聽他談起感情的事,直到接到了他的喜帖。我跟BF開心的赴宴,雖然沒辦法跟阿興多聊,但從側面打聽才知道,女方是阿興媽媽的選擇,基本上就是雙方家長大人們主導的婚事。席間我看阿興他並不多話,也沒有太激動表情,我也不好多話。
這段婚姻好像沒能維繫幾年,知道他離婚是兩年後的事了,我驚訝他的離婚,又更驚訝那時他當時又準備再婚,主要還是他的婚姻沒能生出孫子,反正,在阿興媽媽的安排下,阿興對於後代一定要有交代就對了。(下一代繁殖機?)
他的第2次婚姻沒有找我去,我們只是透過電話聯絡,這之後,我們就只有逢年過節的禮貌性問候。
之後再過了幾年,我們就斷了音訊………
後記
我經過其他老友的幫忙,找到阿興,他已經是兩個小孩的爸爸,赴大陸工作多年,去年才返台。說起當年,我們都興奮不已,開心極了。
分類:日記

剛剛從痞客邦搬家過來,請大家不吝指教。這是一個年過半百的中年同志的心情故事與對生活的想法,沒有討人厭的宗教與政治議題,文章會討論涉及同志情慾議題,如果有冒犯及不妥之處,敬請包容離開。

評論
上一篇
  • 「川湯」泡湯記
  • 下一篇
  • 黃鶯鶯/ 相思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