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大表哥

大表哥是長子,下面有2個弟妹,從小就是個到處惹禍的了尾仔。
他不喜歡唸書,但腦袋很靈活,國小畢業後不想升學,就被家裡送到離家不遠的工廠幫忙。他只做了幾個月的工,就跟工廠的人處不來,覺得工廠的人欺生,都不教他。索性就跑回家幫家裡種田。田裡面的事雖很雜亂,但只要按照時序,按部就班完成要做的事,剩下的就看老天爺了。
大表哥覺得這樣規律的農事很無趣,以前唸書時這些農事還可以耍賴給家人,假裝不用管。但現在真的要自己做了,做起來,還真他媽的很累,重點是,還根本賺不了幾個錢。
小四那年暑假,在補習班暑期課程結束後,距離學校開學前大約還有一週的時間空檔,媽媽把我送到娘家過幾天真正的暑假。臨去之前,媽媽是千叮嚀萬交代,叫我務必要遠離大表哥,深怕他會影響我,變成不愛唸書的小孩。
我那時對大表哥一點都不熟,畢竟也沒相處過,心裡想像著他的樣子,覺得他應該就是那種頭上長角,眼神凶悍,一言不合就要爆發的那種人。不過實際到了鄉下,見到他本人就覺得還好,他臉上掛著笑容,有點慧黠的眼神,15歲的年紀,沒農家子弟的質樸,就是身體裡裝著一個不安的靈魂。
沒一會兒跟他比較熟了,我就把媽媽遠離他的叮嚀忘記,跟著他四處遊蕩。
睡過午覺,大表哥像是孩子王一樣,帶著我和其他的表弟表妹到溪邊去玩。一群小朋友識途老馬的走著,一到了溪邊就分散四處挖掘溪邊的蚌殼和小溪蝦。我隨著大表哥繼續往前,走著走著就只剩下我跟他兩人,前面有一處小池塘。
大表哥問我,你會游泳嗎? 我搖頭。
他嘆了口氣,覺得我是無可救藥的「都市俗」。
我站在池塘邊看著他,他一件一件脫下身體的衣服,只剩下內褲,他猶豫了一下,大概覺得也只有我一人吧,乾脆且迅速的也把自己身上唯一穿的一條內褲也脫下來,轉身裸體縱入池塘中,濺起很多水花。
思想上,我是比較早熟的,我從小看到赤膊的男體就會勃起,即使當時身體還沒發育,但就是對男體有興趣。
陽光下,大表哥的裸體縱橫在池塘中,從左邊到右邊,又從右邊到左邊,黑色的私處在水裡不很清楚,陽光斑爛的灑在水面,就像是打了燈光一般,讓人無法直視。過了15分鐘,一直到他游累了,從水裡面走出來,我這時才真正看清他的裸體。
他身體精瘦,黝黑皮膚有著淺淺的腹肌,私處的黑毛並沒有很茂盛,軟軟短短的陰莖覆蓋著包皮,跟我們的差別就是那團黑黑的毛,還有比我們大的GG罷了。
我們什麼都沒說,上岸後,他慢慢的穿好衣服,回程把小孩一個個都叫回來,然後回家。
我不知道他是否會在其他弟弟妹妹面前裸露身體,但依照我們家族保守的個性,出了家門連打赤膊都不會有,所以感覺可能性不高,所以他在我面前裸露,就更難猜想,是想表達什麼嗎?這件事成為我跟他的秘密,我誰也沒說。
事隔多年,聽家人說大表哥好像在家沒待多久就去跟人家當了流氓。之後隨著當地的黑道老大圍事、開賭場還持槍恐嚇,自己慢慢的當了老大,還養著一群小弟…,然後又沒多久被抓去管訓,幾次進進出出監獄。
這樣的事情,讓家族裡眾人感覺超沒面子,家人對他也不再聞問,好像沒他這個人存在,家族聚會從來不會提起他,他就像是消失蒸發一般。
今年過年,我再度看到大表哥,大概時隔幾十年沒見到他了,如今見到他已經是老人一個,或許在監獄裡的日子有受到欺負吧,他人好像有點痴呆,反應有點慢,看到我,他咧著嘴立刻叫出我的名字,要我有空過去他家喝茶。
我很驚訝他居然可以立刻叫出我的名字,畢竟都這麼久了。我嘴上含糊答應著他,心裡卻是想著當年的那個少年,那個陽光下黝黑裸身的他,當年他只是一個不安於農事的孩子,想要出去闖江湖的少年。
如果當時有人可以帶領著他,會不會他的一生就會不一樣了?
分類:日記

剛剛從痞客邦搬家過來,請大家不吝指教。這是一個年過半百的中年同志的心情故事與對生活的想法,沒有討人厭的宗教與政治議題,文章會討論涉及同志情慾議題,如果有冒犯及不妥之處,敬請包容離開。

評論
上一篇
  • 歐吉尚之意外曼谷行 2/3
  • 下一篇
  • 歐吉尚非常臨時的曼谷行 1/3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