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偕老一生

在叔叔告別式的會場上,儀式的最終是要瞻仰叔叔的遺容。我把白色的玫瑰花放在叔叔的胸前,然後跟著親友們的隊伍,向家屬致哀。輪到我時,我走向前,他的兒子往前站了出來,緊緊的抱住我,他真的抱的很緊,我鼻子突然一酸,視線模糊,眼淚好像要決堤了,但是我們兩個都強忍著,不讓自己哭出聲音來。
我這個叔叔並不是我的親叔叔,他其實是父親的同學,從小看著我長大。因為老家在南部,反倒是我跟自己的親叔叔並沒有很親近。因為碰面頻繁,跟這位父親同學,十分親暱。而父親對這位叔叔的態度,我有著說不出也搞不清的情緒(猜想叔叔的家人也會吧)。
父親對這位同學,就像是照顧親弟弟一般(不,應該有過之無不及!),對他百般的容忍與呵護,不管是工作還是生活。而他也敬重父親為大哥,所以有事沒事都會到家裡吃飯聊天,一待就是半天。在我幼年的記憶中,每年一次兩家人一同起出遊(在當年台灣貧窮辛苦的年代,加上父親極為節省的個性),這絕對是一件盛大的工程。我很多幼年時期的照片,也都出自叔叔他的照相機。
以前爸爸不肯給的,我會去蠻皮的纏著這位叔叔。當年物資並不充裕的年代,叔叔比起他人,他的經濟條件算是小康,所以他也會容忍我的蠻皮,盡可能的滿足我的要求。
叔叔騎著現在看起來猶如法拉利超跑的「速克達偉士牌」機車載我出遊,我站在機車的前面踏板,享受風在耳邊呼嘯的聲音,還有旁邊鄰居小孩羨慕不已的眼神。
記得他會騎著機車帶我去吃當時台灣還極少的冰淇淋店,然後點上了一大塊冰淇淋,溫柔的、慢慢看我吃完。那個是我小時候最甜蜜,充滿粉紅色花瓣和泡泡的一刻,現在想起來都還好溫暖。
之後有段期間叔叔家境發生了點問題,不像之前無憂無慮了,他過來我們家的次數也逐漸少了,加上我開始學校住宿,有一陣子比較少聽到他的消息,後來知道父親幫他四處張羅、請託,還幫他賣掉舊房子,協助他找到我家附近的房子。
叔叔常說,我就是他們家的小孩,叔叔他也像是我的另一個父親。
我至今仍舊不明白父親跟叔叔之間的關係,他們是同學,又不只是同學,像兄弟,卻比兄弟還親。他們一輩子的關係都很親膩,兩人到了七、八十歲還幾乎天天都聯繫,三五天就會揪出門遊玩或吃飯。有時他們倆會意見相左,但沒多久又會同時結伴出遊。父親在我面前沒有抱怨過叔叔,倒是媽媽有時會抱怨叔叔跟父親的往來過於頻繁。因為父親總是由著叔叔的任性,他選擇不停的在叔叔他的生命中扮演救援投手的角色。叔叔像是沒有其他親朋好友一樣的,眼中也只認定爸爸是他的唯一同輩親友人。
叔叔的告別式上,父親異常的冷靜,我並沒有看到他痛哭的一面。儀式一結束完,他就催促著要回家,很難想像倆人平日三天兩頭很親近的樣子。我有點擔心他過於傷心,刻意壓抑自己的情緒。他異常的表現出他的平靜與冷靜。
關於他們,我真的不想猜測太多,知道兩人的情誼,就隨著叔叔的離開而終止,父親守口如瓶的個性,應該不會再多說些什麼。
我認為每一段認真的情感都需要被祝福,但很多狀況是在為了保護其他人的前提,或者長久的習慣下,不見得會被大聲說出來。他兒子跟我不管有沒有意識到,我跟叔叔兒子的擁抱與流淚,代表我們都在某種程度上理解與支持。
衷心祝福每個心裡有愛的靈魂,可以勇敢的愛。
分類:親子

剛剛從痞客邦搬家過來,請大家不吝指教。這是一個年過半百的中年同志的心情故事與對生活的想法,沒有討人厭的宗教與政治議題,文章會討論涉及同志情慾議題,如果有冒犯及不妥之處,敬請包容離開。

評論
上一篇
  • 歐吉桑的健身房日記 社交
  • 下一篇
  • 三叔公蚵藍的健身房日記 健美先生遛鳥記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