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抬頭有藍天

小時候,隔壁鄰居家的高中生大哥是我身邊唯一的青少年,其他的都是小蘿蔔頭。念國小的我,對大哥哥他總有莫名無比的仰慕,每每看著大哥哥穿著卡其色的高中制服,肩上斜背著墨綠色印著學校名稱的帆布書包,從家門前走過,頭上戴著大盤帽,嘴上一瞥青色的嫩鬍鬚的陰影,影像鮮活極了。
平均來說,高中生的身子骨幾乎都是精實瘦削的,本省人高大的不多,黑色的帆布球鞋,刷的有點透白,有著乾淨令人著迷的味道。想要形容這樣的裝扮,去看一下侯孝賢《戀戀風塵》裡頭主人翁的造型,就知道了。對我來說,那是個單純天真的年代。
大哥哥話不多,學校功課還不錯,當工人的爸媽把對下一代的期待都落在他身上,所以他平常就很寡言,特別是在其他兄妹前面,總是一副家中長子的氣派和威嚴。但我可不吃這一套,首先,我只是鄰居弟弟,不是他弟妹,再來,我爸媽對他們家還不壞,所以有機會常會拿著功課去盧他,要他教數學,我其實也不明白是為什麼,但知道這樣的狹近,坐在他身邊聽他說話,可以讓自己好開心。
小小年紀,矇矇懂懂的性慾,在我有點早熟的身體裡蔓延,我很想看大哥哥的身體,雖然也不能夠怎樣,就是單純的想,單純的好奇,可惜始終沒有機會。
一次週日上午,我又跑去隔壁家玩,大哥哥家裡的電燈壞了,要疊上兩張板凳,才能夠搆到著燈泡。大哥哥要我和他二弟兩人扶著板凳,他要站上去換。於是,我就認真的扶著椅子,大哥哥矯健的站的很高,進行修理。
我抬頭仰望,大哥哥當下只穿著內衣和鬆垮白內褲,因為站的高,我從他寬鬆的內褲褲管中,望見他那蟄伏在身體深處的小蛇和囊袋,黑色的陰毛從蛋蛋旁邊爆發出來,他的龜頭有點粉紅,沒有包皮,乾淨又溫柔的睡著。蛋蛋的陰毛接著大腿內側一片,毛髮很多。  
我看的呆了,貪婪的一直目不轉睛的,吞著口水看著大哥哥的私處,就像要把他的褲子扒下來。他修理完畢,低頭轉身往下望,猛的突然發覺我站的角度,其實已經把他全身看了個透徹,感覺當下察覺到時,他有點赧然,但卻又落落大方的不以為意,畢竟我還小嘛~~
這是唯一一次我見到大哥哥的身體,之後他考上了大學,就離家到外縣市就讀了,加上我上了中學,開始日以繼夜的補習班生涯,幾年之後,他們搬了家,我就再也沒機會碰到他了。
分類:日記

剛剛從痞客邦搬家過來,請大家不吝指教。這是一個年過半百的中年同志的心情故事與對生活的想法,沒有討人厭的宗教與政治議題,文章會討論涉及同志情慾議題,如果有冒犯及不妥之處,敬請包容離開。

評論
上一篇
  • 家族裸身泡湯
  • 下一篇
  • 牽手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