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極道同志

  
   台北燈會今年換到熱鬧烘烘的西門町舉行,燈會區從中華路北門那頭延伸到西門(西門圓環...有人記得以前那邊是個圓環嗎?)紅樓的主戰場,花燈也一路陳設到貴陽街,沿路賞燈人潮不絕於途。 提到這個,是因為西門町這邊讓我想起一個人。這個人我已經完全不復記憶他的長相,但相識的過程很有趣。   多年前,要認識圈內朋友主要還是在拓網,約炮最重要工具UT聊天室上,這兩邊是圈內朋友最重要的管道。   UT約炮其實不難,只要找到同志聊天室,你就可以開始發言了。基本上,你得要先替自己取一個暱稱。比方說:「30 斯文小熊喜猴」或者 「體大生23找1號爸爸」之類的, 那些對你有興趣的遊客,就會來喊你,要求跟你聊天。聊天的第一句通常就要報上自己的IP位置和目的,比如說 168.65.38.1 之類的(這你懂)免得認錯人找錯對象。報上目的是希望大家不必浪費時間,碰到不喜歡的型。(當然也是常有人說謊)。   
「你找?」一個IP:180.70.28.0 的弟弟喊我,而他的暱稱是「粗獷台客找1號熟男」。   我跟他的見面,約在捷運龍山寺1號出口,他依約準時出現,人穿著全身黝黑,帶著一副金邊眼鏡,看起來壯壯的身材和沈默的表情,他不多話,有種威嚴感,嚴格說起來,有江湖味。   「可以嗎?」他看著問我。我突然腦袋有點轉不過來。   「可以?」我重複他的話。   「要做嗎?」他再問。   「喔,好啊~」我赧然的(還是有點不太適應這樣的直接)   沿著西園路往龍山寺方向,我們一前一後的走著,沒有說太多話。他先帶我去一家賓館,在一棟大廈的五樓,進去時,還跟一對男女錯身,櫃臺阿姨用一種狐疑的眼光看著我們。   「休息」他說。   「是你們兩個男的喔?」阿姨問。   「恩...」他點頭。   「我們這邊不做男男的喔~」阿姨用鄙視的眼神沒好氣的說。   我們倆立刻轉身就下樓,一邊下樓我心裡打了一個問號,想著這邊不是你很熟悉的地盤嗎?然後,這些身經百戰的女中阿姨,竟然還會排斥挑選客人,意外! 之後又去找了第二家,一樣的狀況,一直到第三家,在桂林路上,我們才得以開房成功。   
當他脫下他身上的衣服,我發覺他身上並沒有刺青,而他的衣著上是講究的名牌。黝黑的外套,脫下來,是凡賽斯的,被他穿的像是愛迪達的運動衣。過程中他很飢渴,感覺是已經有一段時間沒做了。這中間還幾度停下來,他接了幾通朋友的電話,要約今晚見面,其中一通電話還包括他的女友。   事後抽著煙,他跟我說他從事地下電腦賭盤,你想到的什麼都可以賭。他家裡是在果菜市場賣水果,因為漢草好,角頭大哥收他幫忙處理業務,認識黑白道上的朋友不少,一個月要收入30-40萬不難,加上他又不嫖,喝酒也有老大負責,他算是「公司」裡面的文膽和會計,負責「公司」帳務的部分。     說著說著,他又接了幾通電話,開始橋事情。   
我趁著空檔,問他怎麼喜歡男生的,他就說從小自己就如此,但不會讓人知道,當兵時有過幾次經驗,但也都不長久。因為同儕團體的關係,所以女生他也會上,甚至會跟其他兄弟一起在KTV同時上一個女的,以表示兄弟手足的情誼。   我問他為何要問我可不可以,他說他被打槍很多次了,可能是長相有點兇惡,或者身上的兄弟氣,讓很多人約見後,就藉口跑了。   在他面前,我的社會歷練根本像是張白紙,他可是天天在火裡打滾,刀口舔血的每天在各個角頭老大之間,跟著大哥們收帳算錢,打理大大小小的事情。不到30歲,有車有房,樂趣是半夜到山上騎重機。   極道裡面的同志,真是個有趣的電影題材,沒想到被我碰上了,我一方面好奇,一方面又不想問的很白目,讓他覺得煩。但我蠻想知道黑社會裡面的同志如何生存,儘管他年紀不大。不過回頭又想,他根本沒跟其他人出櫃,還有正牌女友,只能說他在「公司」裡面,掩飾得很好。     我們當下談得還算愉快,但事後不久,我想再找他,就不讀不回了。      
分類:娛樂

剛剛從痞客邦搬家過來,請大家不吝指教。這是一個年過半百的中年同志的心情故事與對生活的想法,沒有討人厭的宗教與政治議題,文章會討論涉及同志情慾議題,如果有冒犯及不妥之處,敬請包容離開。

評論
上一篇
  • 臉書帳號掰了
  • 下一篇
  • 2017/02 再訪「皇鼎」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