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割包......皮

因為學業的關係,我非常老才去當兵,那時碩士就是當然預官,不需要另外考試,我是41期的(版上有同學請答右)。
記得我下部隊的第2個月,剛好過我30歲生日,邊上的兄弟都不知道,我默默走在樹林裡,聽著當時最紅的歌--周治平「那一場風花雪月的事」,心裡面老是想著在北部的他,是不是也同樣思念著自己。
我們預官那時要服役1年10個月,所以跟連上弟兄和長官其實很親近的。如果是在營部或司令部,我們這些義務役預官們其實就是--「學歷比較高的兵」,感覺那些高階軍官是對你又愛又怕,他們就擔心駕馭不了你,但他們能勝過你的,只不過是因為他們在軍隊待的久,累積的經驗值比你多,除此之外,好像也沒了。
言歸正傳,我一直覺得自己的包皮過長,雖然辦事時還是可以見天日,但是泡溫泉時,總覺得不好看,洗澡也得翻過來清洗。當時大專兵傳說如果去割包話的可以有一個星期的公假,我想想,也就順便去做了,剛好可以當自己30歲的生日禮物。
我找到車站旁不遠處的一間泌尿科的診所,門口掛著招牌寫著「割包皮」,就大辣辣的進去了。先是門診,上了歲數的老醫生看看我的小弟弟說,要割,我問說多少錢,他說3000,我很果斷的付了訂金,另外跟醫生約好時間,就決定把這塊皮給割了。
到了約好的那天,我準時出現在診所,一個阿姨護士帶我進去手術室,叫我脫了褲子躺下。阿姨先把我的陰毛剪光(我壓根不知道要剪)讓女生碰GG讓我很害羞。然後老醫生進來了,先先用雙手搓揉把我GG弄硬,讓我一柱擎天,我正在奇怪他為何要這麼做,之後才知道他是要看準了割包皮的範圍和要割的大小。
他先用小針從我GG的皮膚注射麻醉,沒多久他把我GG晃來晃去,大力捏捏,我的GG就一點知覺都沒有,醫生就說,可以開始了。沒多久之後,我就聽到剪刀、手術鉗子碰撞的聲音,約莫10分鐘,包皮割下,他也沒拿給我看究竟割了多少,反正老醫生就開始縫線了,沿著龜頭旁的皮膚像是縫褲管一樣,縫了一圈,縫完線就開始包紗布。手術過程我是看不到的,因為有擋住一塊布,等到一切搞定,我的GG像是手腳受傷一樣,裹了一層白紗布。穿上褲子衣服,走出手術室。
然後是注意事項:阿姨護士跟我說,前幾天會疼,不能碰水,也不能勃起,不要看刺激的影片或書報,傷口萬一破了會有點流血沒關係,記得吃消炎藥......記得下週回來換藥。我慢慢的走到車站準備搭車回營區,一路上麻藥慢慢在退,GG也有點腫脹,老醫生包紮的很緊,整個GG像是被固定住,不會縮下去。上廁所是沒問題,洗澡就只能擦的。營部的幾個文書,包括營長司機,彈藥士和我的文書,都是20歲的小孩,晚點名之後,都跑來很好奇的問我的狀況,有人就很大膽的要求想要看一下,我當時也不避諱的就把褲子脫下來給他們看我包著紗布的GG,他們幾個蹲著研究我的GG,然後又有人發難:
「XX官,你幫我看看我需不需要割...」  然後就立刻刷的一聲把自己的褲子脫下來....
其餘幾個也有樣學樣的陸續把自己的褲子脫下,寢室裡頭五、六個年輕小伙子,紛紛把自己的GG拿出來跟其他人相對照,屋裡頭氣氛一時變的很詭異,其中裡面還不乏長的很帥的,我對他們說這樣是看不出來的,必須要GG升旗才能知道。
於是幾個傢伙就開始努力的打手搶,想硬起來之後,想讓我鑑識一下有無割包皮的必要。
我話才說完就後悔了,平常我還可以胡鬧一下,現下我才剛剛割包皮耶,他們在一邊打著手槍,我則是一邊冒著冷汗,自己就快忍不住就要冒煙升旗了。 我心裡一直默唸不要不要的,萬一我GG升旗,傷口撐破了,GG得重新包紮,那就麻煩大了。
好在這關我有極力忍住,我一個個看了他們的GG之後,神色自若的說,你們兩個要割,另外兩個可割可不割,然後大家告退,結束這回合。
*********************************************************
之後我每週固定回去診所換藥,中間還幾次跑去找醫官同學(同期預官)幫我換繃帶,(露給同學看比較害羞)大概換了四次之後醫生說可以拆線了,拆線沒上麻藥所以比較疼,整個治療約兩個月,兩個月後,GG就可以恢復手排的例行任務了。
分類:日記

剛剛從痞客邦搬家過來,請大家不吝指教。這是一個年過半百的中年同志的心情故事與對生活的想法,沒有討人厭的宗教與政治議題,文章會討論涉及同志情慾議題,如果有冒犯及不妥之處,敬請包容離開。

評論
上一篇
  • 2017/02 再訪「皇鼎」
  • 下一篇
  • 告白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