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010年曼谷紅衫軍

這是2010/5/14 我在曼谷當地的狀況,曼谷紅衫軍抗議正如火如荼,我那時還是硬著頭皮飛去曼谷。當一個國家、城市被政治撕裂成兩半,人也被2分法間隔。這樣的地方,永遠在爭吵。
如果大家不是往一個方向前進,社會就只好停在那邊內耗.......台灣也一樣。  
**********************************************************************************************************
來曼谷第三天了,今天一整個不是很順,我從蘇昆衛路地鐵站轉空鐵,車站裡頭人異常的擁擠,是擠到水洩不通的那種,很反常。  
在Siam站轉車,發覺紅衫軍的據點比起我想像中的範圍大好多,從昨天我去的Chilom站到 Siam 然後到Saladeng這一整片都是紅衫軍的佔領區。你可以想像這個範圍有多大嗎? 應該有整個台北東區這麼大。  
四點到達沙拉蛋車站,現場一樣人擠人,熱鬧一如往昔,小販們已經陸陸續續開始準備擺攤。因為天氣炎熱,我找了西隆路邊一家叫做 Aspara 的正統按摩店做泰式按摩。弟弟很帥也很老實,很認真的按摩。兩個小時匆匆過,他手都沒停下來過,更別說中間落跑去喝水上廁所之類的,也按的真好。不過2F安靜的好像只有我一個客人。 我曾經在網路上看到有人對這家按摩院的評價不高,我反而覺得真的有點運氣成分啦,反正遇到好師傅讓你上天堂,遇到沒技術的師傅,讓你當麵糰。  
按摩完我走下樓,天色漸黑,西隆路上很明顯的覺得遊人變少了,我倒是當下沒有特別注意,信步往前走到NOODDIE餐廳吃晚飯,餐廳裡面只有一個客人,這點我倒是很納悶(以前這家店可是天天都爆滿阿~)。我正在吃東西的時候,裡面的幾個服務員進進出出,跑來跑去,一直往街外觀望,還在一旁竊竊私語。  
我問其中一位發生了什麼事,服務員一派輕鬆的告訴我說沒事啦,我心底還是覺得奇怪,怎麼可能沒事?  
吃完,走出餐廳,天阿~ 西隆街上的一排店家幾乎已經全部拉下鐵門,關門休息了,我此刻油然生起一種不對勁的感覺,趕緊走上天橋打算搭空鐵離開。天橋上面荷槍實彈的阿兵哥,對我搖搖手,要我別上去。  
有幾個觀光客三三兩兩的在街旁不時在街頭討論觀望,遠處傳來幾聲像是槍聲穿越空氣的音爆聲,我此時慌了,不知道該往哪走,一陣恐懼由心底發生。  
陸陸續續從遠處傳出了槍聲,我安慰自己,那是塑膠彈,不會有事的。這時街上只剩下掛著 press證 的記者們在來回的奔跑著,我一面心裡七上八下的咒罵自己白癡,明明昨天才來過這裡,當時這裡就一整個很歡樂啊~遊客人山人海,哪有什麼衝突啊~  
哪知此時全變了樣,武裝軍人在街頭駁火,記者背著攝影機在巷弄裡穿梭,一副游擊隊的模樣。  
我在路邊一家咖啡店(bug & bees) 跟著一群老外看著不懂的電視新聞在焦急的等候,一方面心裡想著,要如何能盡快離開這裡。 有一些被放行的車輛從遠處呼嘯而過,打破一片寂靜。 地鐵和空鐵在晚上六點前就已經全面停止了 ,一群當地人和幾個老外跑過對街,我猶豫了一下,也跟著跑過去。 走道對面是的沙拉蛋巷口,巷口7-11也拉下鐵門休息。一對老外夫妻跟我攀談聊起來,老公正忙著拍照,臉上一臉興奮,我轉頭問那位太太,她說他們住在這旁邊五星級 dusit thani 飯店,我說我剛剛去按摩,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只知道自己一按摩完,街上就變這樣了。她也很無奈的對我苦笑,也不知狀況會拖多久,我不知道如何離開這邊,她告訴我,建議我穿越沙拉蛋巷,到沙通SATHORN路上,可能有逮到計程車的機會 。  
我謝過他們,穿越沒有什麼人的巷子。一到沙通路我就很幸運的攔到一台計程車(竟然還有不少空車耶…) 。  
我坐上車返回飯店,看見外面一樣堵塞的車潮 ,路邊的店家,一樣人潮洶湧。真是一個城市,兩樣情境 ..  
後記:那天下午有位日本記者被流彈打中送命。
分類:旅遊

剛剛從痞客邦搬家過來,請大家不吝指教。這是一個年過半百的中年同志的心情故事與對生活的想法,沒有討人厭的宗教與政治議題,文章會討論涉及同志情慾議題,如果有冒犯及不妥之處,敬請包容離開。

評論
上一篇
  • 《故鄉的雲》
  • 下一篇
  • 「無雷」 ID4 星際重生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