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小舍監

高中那年聯考,自己考的不甚理想,沒有進前三志願,爸媽幾經思量,把我送去一間以升學著名、管理嚴格然後收費很貴的私立學校就讀。在當年,這間學校的規定,是要全體師生都必須一律住校,好方便管理。這樣的學校,除了軍校外,在當年並不多見。  被送去這間學校唸書的學生,大抵都是老師口中「聰明但不用功」那一類學生。進了這間學校,就是要你摒除外界干擾與誘惑,用極為規律的作息,讓你唸書唸書再唸書。所以你在這裡,什麼事都不要管,宿舍清潔、吃飯、洗碗、洗衣、校園清潔,都有眾多校工去做,你唯一的工作,只要乖乖的唸書就好。  學校裡一切的生活用品也幫你準備好了,舉凡書包、衣服、棉被、枕頭床墊、書本、講義,爸媽只要照著學校貴森森的繳費單去繳費就對了(反正羊毛出在羊身上)。  剛開學頭一天,因為初來乍到,我搞的團團轉,而學校的要求,一切像是比照軍校一般,既煩又多,我們這群剛上高中的孩子,其實心裡是很害怕緊張的。大家開始心理抱怨父母把我們送到這個沒有人性的地方,不但遠離家庭,也遠離社會。感覺學校就像是監獄。  就像是新兵訓練一樣,同學們領了自己的裝備後,循著號碼找到自己的床位後,就開始整理自己帶來的隨身物品。管理宿舍有專職的舍監擔任,是一位退伍老兵的爺爺,他一個人照顧不來,所以各樓層會有幾位幫助舍監的學長,協助我們這些菜鳥,我們叫他們「小舍監」。  宿舍裡頭的小舍監通常不只一位,是有好幾個輪流,他們會遊走在各樓層與各寢室,看看我們這些菜鳥有無事情需要協助的。我們這個樓層的小舍監,是一位高二的學長擔任的,身材瘦高瘦高的,帶著一副細細的金邊眼鏡,斯文有禮,講話聲音很好聽。  白天的小舍監服裝整齊,晚上則就很有看頭。第一夜,我們那位小舍監學長,先在寢室外頭宣佈大家要注意的事項。一開始我們在寢室聽他宣佈事情,並沒有看到他的人,等到他走進我們寢室點名,驚訝的發現他身上只穿著一條白色的BVD三角內褲,赤裸的胸前則掛著哨子,平坦的肚子雖然沒有六塊肌,但是沿著肚臍長出來的腹毛一路延伸至三角褲的深處,我和同寢室的同學們都害羞的不好意思看著他,我的床位在下舖,坐在床頭,眼睛視線的位子正好是他的腰部,我看著他內褲的突起處,原本不打算在這間學校念書的想法立刻打消。  他一個一個看著人和手中的名冊逐一點名核對,我想我當時應該臉都紅了,身體這樣靠近一位年紀相仿的裸男,好多的綺想,讓人心神蕩漾。  這之後,我發覺三角BVD其實就是他的夜間制服,他幾乎天天裸體來點名,而且,不光是他,其他的小舍監也是一樣,都喜歡光著身子點名。(這是什麼風氣啊?﹍)。  在這樣的風氣下,我們儘管高中第一年大家還挺保守的,不過第二年我們的同學中,有幾位被挑選擔任小舍監的同學,一樣延續這個傳統,穿著緊身三角褲到新生寢室點名。  至於我們,隨著年級增長,我們的尺度跟恥度都逐漸開放,在高二、高三之後,宿舍浴室是沒門的,大家洗澡都是坦誠相見,每個人都看過其他同學的身體,這就不在話下了,遇上喜歡露鳥的同學,我們也見怪不怪了。 我必須說,這對於當年仍停留在性別認同的疑惑中的我,這是我心目中的天堂。  
分類:親子

剛剛從痞客邦搬家過來,請大家不吝指教。這是一個年過半百的中年同志的心情故事與對生活的想法,沒有討人厭的宗教與政治議題,文章會討論涉及同志情慾議題,如果有冒犯及不妥之處,敬請包容離開。

評論
上一篇
  • 三七仔
  • 下一篇
  • 少年青澀的記憶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