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少年青澀的記憶

少年 性經驗 同志
少年 性經驗 同志
人生走到了一個階段,過了一定的歲數,總是會在某些時候,生活中某個場景會突然觸發你一些思緒連動,想起一些過去的事情。當時的人事物,當時的心情與畫面,甚至那時的表情、對話,都像是電影,一幕幕的清晰在腦海中浮現。 歲末,該是整理自己的時候。 看著早上急著上課的中學生,匆匆走過,心焦的家長們送兒女進入校園,校門口的交通為之堵塞。 在我念國中的時候,曾經默默的喜歡班上一位同學,他是轉學生,剛從國外回來。當時學校是採取能力分班,所以學期中間若有人要轉進來我們班,還得需要有點關係和背景。他在國外念了好一陣子的書,一整個有ABC的味道,上課時屌而郎當,老師在上面授課,他在下面睡覺。已經發育的他,瘦高的身材,體格很好,精實的身材,有著桀傲不馴的眼神 ,短褲下透著他一層初生的腿毛,在課堂上我行我素,下課時間,也會無拘無束大聲打鬧,班上一堆「愛唸書 守規矩」的同學,其實很討厭他。 但他就是臉長得很好看,像是年輕版的余文樂。 我那時剛剛發育變聲,對於自己的性向還很懵懂,只知道自己喜歡親近他,搞不清楚那是愛還是喜歡,但只要他有吩咐,我立刻書本丟下,就去幫他。例如,他討厭班上的衛生服務,我會幫他打掃清潔區域,替他當值日生發本子扛便當。加上他成績又不好,不得老師的喜愛,如果我可以做到的,我都會主動幫他做,幫他跑腿。像個迷戀偶像的粉絲,老大身邊的小弟。 我功課算是班上好的,在班上都維持在前三名,老師擔心他會拉下班上的平均成績,如果有人願意輔導他,當然是好事,於是班導就順水推舟,指派我去幫他放學後課業輔導。 我猜想他對於我莫名的主動對他的好意,感受不是很自然。他的回應有點奇妙。有時他是充滿感激與客氣的,有時卻很容易爆怒與不安。這種來自他人突然的善意,其實並不是傻傻的承接下來就好,那是種壓力與疑惑。懷疑對方的不懷好意,或者懷疑自己該付出何種代價好回報對方。 就在這樣的互動下,上課時我是小粉絲,放學後我卻是小老師。 我對他功課上面的要求比較嚴格,他常常被我念,儘管他功課稍有進步,但是很有限。加上學期考試要到了,我在老師的要求與對他的包容中,很難取得平衡。 放學後,教室沒人,只有我在拼命為他的功課輔導。但他會用一種小狗的眼神看著我,告訴我,他對課本一丁點也不感興趣。幾次下來,我焦急,他卻不擔心,我口吻咄咄逼人,他一盤散沙,隨意不羈。 「我要睡覺」他說。 一次放學後,那是在國二結束的暑假前,眼看期末考試馬上就要到了,我跟他兩個人在教室裡,課本攤開著,打算幫他補課,他卻在旁邊放空。 「不行,你這懶豬,等這一課習題寫完再說。」 「不讓我睡覺,那讓我去打球。」他眼睛看著我說。「拜託~~~~」。 「作業寫完再去。你還有好幾科沒複習耶~」我堅定的說。 「我不想看。」他耍賴。 「不行,老師說你這個一定要會,考試一定會考」 「你看這裡,…….」 手指著課本,我機哩刮拉開始又把剛剛所說過的東西再說了一次。八拉八拉我講了五分鐘,我看著他,他望著我,眼神都是問號。 「半小時就好,讓我打半小時的球」他開始討價還價。 「不管,半小時。」他堅持。 我有點生氣。怎麼會有人這麼耍賴。 「你去啊,你不想念就算了,那我回家了,我不想等你。」我說。 「好啊,反正我就不想唸啊。」他料下狠話。 我氣得開始收拾書包,他脫下制服,露出穿在裡面的運動背心,一溜煙的抱著球就往球場衝去。 我默默的收拾書包,覺得自己的心意被人家踩在地上糟蹋。 他衝到操場,很快的就加入一群正在打球的後段班同學。「咚!咚!咚!」,籃球在他手上,像是樂器。場上被他拍的像是節拍器一樣的作響,他精瘦的體格,在球場上穿梭,眼神專注而沈靜,像是隻獵豹。 我收拾好書包,慢慢走出教室,從樓上教室的陽台上遠遠看著正在球場上奔馳的他,默默心裡讚嘆著,「天啊~」我心想著。 他真是好看。 看著,看著,我入迷了。腳步緩慢了,緊繃的嘴角也慢慢放鬆了。 他是我的剋星。 他蹲低跳高,閃人切入,有時狂叫,有時大笑。四點半的午後,他身上就像是包鍍著一層金黃色的陽光,微微的閃亮金色的汗水,沿著額頭滴下。 我沒離開。我就是這樣遠遠的站在陽台上崇拜著他的軀體。 一小時候他回來了,帶著全身的汗水和臭臭的身體。臉上盡是止不住的笑意和得意。 他很開心。 「我知道你會等我。」他說。然後他走到我身邊,推我走進教室內,邊說邊脫下濕淋淋的背心,青春的身體,在冒煙。 「我…我……是擔心你考試。」我口吃,且不服輸硬凹著。 「吼,不要這樣啦~」他說,「你比老師還煩」 「不就是去打球嘛~,又沒什麼大不了。」他噘著嘴。 轉身他脫下他的背心,拿著脫下的背心衣服擦拭著全身,然後跟著把運動褲也脫了。身上只剩下一條三角內褲。 我開始臉紅,眼睛不曉得要看哪裡。 他看出我的不自在,笑著故意鬧我,他往前走一步,我退後一步,退到牆角,他光著的身體在我眼前放大,他用身體當武器,貼近我的臉。 「幹嘛啦~ 你走開!」我說。 「討厭。」 他笑而不語,又更靠近了。 「嘿~嘿~嘿~」他樂不可支的笑著。笑我的羞怯,笑我的不知所措。 我用手推開他。 「你走開。」 「你走開啦~」我連講兩遍。 他雙手一張,精壯手臂抓著我,猛的把我塞進他懷裡,我奮力掙扎,他手臂很有力,僅僅箍著我的手臂不放。我臉色脹紅,慌亂不已。看著他的胸膛起伏在我鼻尖,我心跳的好厲害。 他看著我,覺得我著急的樣子真的很好笑,故意不放手。我不掙扎了,他稍稍放鬆,然後又扣著我。之後我時不時的掙扎,兩人身體相互摩擦的結果,我突然覺得他下身有反應了,GG好像硬了。他不笑了,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兩人就這樣僵持著。 慢慢地,他手放鬆了,我掙脫束縛後,立刻往後退一步,換他僵在那邊。 但我發覺我走不了了。 一位裸身男孩在我眼前傻住了,我主動往前,自己把頭靠在他的胸前,他看著我,我也看著他,也不知怎麼開始的,什麼都沒說,大家瞬間好像都懂了,地球也不轉了,時間靜止。在我將近15歲的生日前,在我對性一切都是未知的狀況下,在一片沈默中,我本能的褪下了他的小內褲,他也主動的脫下我的衣服。 我們兩人裸身相擁。我們用笨拙的方式抱著,看著彼此青澀的肉體,兩人的性器彼此摩擦。 然後接下來呢? 沒有接下來。因為我們都不知道該怎麼做。 只有擁抱。 忘記那天自己是怎麼樣回到家了,腦袋中一片空白。 因為我們都不懂,所以我們都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們既不會打手槍,也不會接吻做愛。 那是我青春期少年的第一次裸身相擁,我很清楚的記得那個場景,記得那間教室,甚至當時他身體的氣味,那個讓我迷戀的青春身體。 就在那個學期期末,他就因為成績跟不上前段班的程度,被調到後段班級。 之後,因為不需要唸書,我看到他更多時間出現在操場上,看著他縱橫在球場的身影,總是忍不住會停下腳步。 國三之後,大家都進入了日以繼夜的考試-複習-考試的地獄輪迴中,偶爾一次突然聽到他的消息,據說他被家裡送出國的消息,爾後,我再也沒有聽到他的名字,他就這樣消失在我的生命裡。  
#少年  #性經驗  #同志 
分類:親子

剛剛從痞客邦搬家過來,請大家不吝指教。這是一個年過半百的中年同志的心情故事與對生活的想法,沒有討人厭的宗教與政治議題,文章會討論涉及同志情慾議題,如果有冒犯及不妥之處,敬請包容離開。

評論
上一篇
  • 小舍監
  • 下一篇
  • 抓龍筋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