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開場白

第一篇文章,紀錄悲傷。
2020/8/30,是我最後一次和二姑交談,電話中的她有點顫抖,聲線尖細虛弱,聽得出來她仍盡量想讓自己的聲音呈現正常,她真的盡力了。
隔天31號,我送了二姑指定購買的手工餅乾到病房交差,卻沒想到也是見她最後一面。平常注重儀容、重視待客禮儀的她,帶著氧氣面罩,但還是呼吸急促滿頭大汗,4天前還能熱情招呼我的手,現在只能無力垂放,即便我握著她想傳達一點熱力,也只能感受到冰涼和軟綿。看著她痛苦而我們無能為力,只能一再詢問是否有藥物能減輕她的痛苦。
腦海裡浮現的,是地藏經的經文:父子至親,歧路各別,縱然相逢,無肯代受。
不是不肯,而是不能啊!
9/1(星期二)下午5點左右,她按照習俗,撐著最後一口氣到家,然後離世,心中放鬆她終於可以不再受折磨,但又不捨。不捨這最後的最後,孩子孫子們因故沒有一個在身邊,卻也慶幸至少丈夫和姊妹們一個不落的陪伴她
二姑從發現肝癌到現在,11個年頭,看著她一次次和病魔奮戰,治療成功->休養->復發->治療成功->休養->再復發,周而復始,其中還在休養期間不辭辛勞的擔任我和老公的媒人。每每看著二姑高昂的戰意和不屈的意志真是佩服不已,是我的話早就趴下了。二姑真的是完全演繹了奮戰到底的精神啊!
人走了,遺留下來的全是美好的一面。都說人走茶涼,可是我不想忘記她,不想忘記我的二姑,所以把現在的悲傷紀錄下來。
#紀錄  #悲傷 
分類:日記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