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小黃

大約是民國58年前後吧,
老爸當兵時,剛好也是在馬祖南竿。
新訓後,一樣由基隆港搭著軍艦,乘著海風往馬祖港出發。港口簡單集合領兵後,才知道分到了應該是26師的步七營營部連通信排。
一樣是通信排,老爸分到了譯電兵的職務,也就是電台收到電報後,交由譯電士、譯電兵解碼成文字,再依保密等級送交營部各單位。
難怪老爸說他晚上可以在營部各單位據點晃來晃去,畢竟當時局勢緊張,對岸還是會發射飛彈跟機關槍掃射的,電報的即時性就非常的重要。也因為譯電的關係,老爸說退伍後他不能出國,因為要保密。
但也因為這份職務,老爸跟長官們都很熟,也常常因為長官鄉音太重而鬧出笑話。
這個故事,發生在老爸單位移防時,在鐵板村某一個據點的親身遭遇。
移防前,必須要先有長官去新的據點,熟悉以及安排分配各處室的位置。
那天下午,湖南籍的營長,帶著連長以及行政參一、參二、參三與通訊士官還有譯電兵小蘇,也就是我老爸,先行到新的據點探勘。
到了新的據點後,原據點的長官帶著大家沿著大約2人高的壕溝往據點走。而這些壕溝跟迷宮一樣,轉錯彎,可能就走到別的據點,白天倒是還好,如果在夜晚不知道當天夜晚的口令,很有可能就會被衛兵直接射殺。
一行人,在壕溝裡走著,當然壕溝不會寫著某某據點還有幾公里之類的標誌,一切都靠著軍人野戰訓練時的敏感度在記憶。
大約安排好後,馬祖的午後總是會熊熊起了大霧,而且是伸手不見五指的大霧。
這時候,湖南籍的長官突然說:
「小蘇,天色暗嘍,怎麼不快去拿個碗。」
老爸心想,碗在吉普車上,壕溝彎彎曲曲的,他實在很怕走錯路,但長官都說了,他只好回車上去拿碗。
「是,長官。」就快速往壕溝原路走去。
留下一臉錯愕的長官們。
長官們很快被大霧遮掩了,壕溝也是,左右很難分辨,學過野戰的記號完全沒有辦法用到,因為陽光的方向找不到,四周都是白茫茫。
老爸心想:「還是先不拿碗了,最多被罵一頓,趁還沒走遠,原路往回走吧!」
於是原路往回走,但繞來繞去,還是找不到路,但是天色已暗,最後終於看到一個據點,據點鐵門沒關,於是老爸心想:
「這個不像新單位正門,可能是側門,還好側門沒關。」於是就趕快衝了進去...
映入眼簾的是一整排的臥室,約六個上下舖行軍床,也就是這是一間12人的據點寢室,只是奇怪的是每一個床頭前都有點黑黑噴濺的污漬,而且味道很潮濕陰暗。
老爸拿著手電筒順著衣物櫃往床頭牆壁一照,才發現每一床的床頭,都用油漆畫著一個紅色骷顱頭,下方則是一個骨頭狀的叉叉,就是海賊王的圖形。
風,咻~咻的吹著..
樹影彷彿顯現了當時的緊張情緒,突然大門碰的一聲被風吹動,關了起來。
這時候老爸全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他誤打誤撞來到了一個曾經被摸哨的據點。
天色已晚,老爸趕緊衝出據點,但又不知道路怎麼走,這時候他平常照顧的小狗小黃突然出現,帶著老爸一路衝回新據點。
長官們在新據點中焦急的等著,看到滿身大汗衝回來的老爸,開啟了問候模式...
「他奶低小蘇,你滾哪兒去啦,怎麼突然跑走?我們以為你逃兵嘍,都要發避海演習了(抓逃兵用的)」
老爸:「報告長官,你不是叫我去拿碗嗎?」
長官:「拿你個死人頭,我什麼時候要你去拿(ㄋㄚ,一聲)碗,我剛剛是說天怎麼那(二聲、三聲)麼晚,亂七八糟地,那麼晚跟拿個碗怎麼會一樣!一個是ㄋㄚˇ一個是ㄋㄚˉ⋯⋯」
邊聽長官繞口令的時候,老爸突然回神想到了小狗小黃......
小黃生病了一段時間都不吃喝,
老爸照顧了一段時間還是走了,
上週還親手把祂埋在據點的老樹下....
那今天剛剛是???
....報恩來著....
-----
老爸 南竿 軍艦

 想知道據點的實際樣子,可以去旅行社連結找。不過故事中的據點生活條件更不好且不是鐵堡。
http://trip.uniair.com.tw/Blog_10036.html 



#老爸  #南竿  #軍艦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魔斯密碼
  • 下一篇
  • 白光照像館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