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遺失的美好—翠玉白蓮霧

傳說中,清朝嘉慶君遊台灣時,遊覽台灣各地風景,嚐遍各地水果美食,嚐到新市白蓮霧,大為讚賞,封為台灣水果之王
新市鄉的白蓮霧,是台灣最早的蓮霧品種 
新市鄉公所農業課王友德課長說新市的白蓮霧經調查列管有89棵具百年以上樹齡的老樹,
都是樹的主人不願因土地開發而砍除,願意留下做好保存,只為讓大家知道傳統品種的好 
固守傳統品種的農民朋友方俊朗先生 
一顆顆蓮霧有著翠玉般的色澤,香氣濃郁,是新市鄉的驕傲。
水果開始任何季節都吃得到,但是當人們開始改良的越大越甜的時候,他原有的生命就沒有了,他們少了自己的原有個性,那些純樸厚實的,獨特濃郁的味道。甜還是甜,或許還更甜,但是那種甜是沒有自己本質的甜,像吃方糖一樣的。
「透早天罩霧,烏秋騎水牛,順序提茄薯,後宅撿蓮霧。」這是形容新市的白蓮霧到處可見,傳說中,清朝嘉慶君遊台灣時,遊覽台灣各地風景,嚐遍各地水果美食,嚐到新市白蓮霧,大為讚賞,封為台灣水果之王,和麻豆的文旦兩者相齊名。可以想像當時白蓮霧結果的盛況。
我們找到新市鄉公所農業課的王友德課長,替我們帶路去尋找失落的白蓮霧。
王課長介紹說新市鄉分佈的蓮霧為白色種和青綠色種,泛稱新市白蓮霧。早期的純白色種因為果實小,甜味較低有時會澀澀的,不如青綠色種的大和甜味高,後來青綠色種和白色種就被混合繁殖或改良,發展出新市鄉特有的白蓮霧風味,幾乎已經沒有純種的白色種了,目前以偏青色的白蓮霧較多,表面有皺紋,這種縐紋有個的名稱叫做龍紋,如果陽光照射越多,蓮霧顏色也會越接近白色。
不過白蓮霧因栽種不易,容易落果,且未被視為主要作物保護及推廣,因此隨著都市計畫開發,讓原本茂盛的白蓮霧紛紛消失在新市人的記憶裡。
我們來到方俊朗先生的白蓮霧園,整個園子都用網罩覆蓋,王課長說網罩是防止果實蠅的侵入,更可以保護蓮霧不受蟲害,方先生領我們進入它的果園,小編看到白蓮霧散落一地,好奇的問了方先生,他說前幾天的大雨,讓原本就容易落果的白蓮霧雪上加霜,看到地上翠白如玉的蓮霧,不難瞭解前人為何會捨白蓮霧改種其他作物,看到滿地心血化回歸大地懷抱,若不是抱持著維護及傳承古早品種的毅力,我想我也會放棄。
方先生熱情的摘了翠綠的蓮霧給我們品嚐,這小小的蓮霧比起市面上常看到的粉紅色蓮霧及黑珍珠蓮霧個頭明顯小很多,外觀又皺巴巴,光看就讓人覺得酸,一口咬下,舌尖感受到清甜的滋味,慢慢的沿著口水滑落至喉嚨,蓮霧的回甘此時湧了上來,這是吃紅蓮霧或黑珍珠所沒有的甘甜,細細咀嚼,白蓮霧本身紮實的果肉,如同吃到放山雞肉般有嚼勁。讓人還想在吃停不下來。
王課長說目前新市白蓮霧產量極少,種植的人也很少。果農自己載去賣都賣光,沒有競爭,所以還沒有想到需要推銷,市價一斤大約150元,購買的大部分是35~40歲的人,因為他們以前吃過,所以很懷念,就想買來吃吃看。
離開了方先生的果園,我們來到王課長說的列管的百年白蓮霧樹之一的王昆隆先生家,這一個躲在三層樓房後面的百年老叢,他近三層樓高外面罩著一層網罩,從樹下仰望,樹枝上的白蓮霧就像夜空的星星般耀眼,王先生說這幾天大雨,老樹的白蓮霧還是結果累累,受影響不大。
王課長最後帶小編到新市名人林正雄先生家看最老的白蓮霧樹,林先生十分好客,瞭解小編專門採訪特色水果,端出盤冰鎮一年的芒果,請小編品嚐,小編吃後驚為天人,這芒果入口及化,沒有結冰後的硬化現象,濃郁的土芒果香氣,沒有印象中芒果的纖維困擾,王課長說這是林先生獨家培育的芒果品種叫甜蜜果,林先生說曾有台灣的高級超市出價想要將產量全包,但是林先生拒絕了,他說它的芒果只送不賣,光朋友索取就已供不應求,要是都被買走,怎麼留給朋友吃。可惜小編來得早,還沒到芒果產期,沒吃到在欉紅的芒果,當下跟林先生相約芒果熟時再來拜訪。
看到新市人努力的保護及維持白蓮霧的品種,除了白蓮霧讓人懷念的味道外,更重要的是保護台灣本土水果的永續生存。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