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人體的忍耐極限

 
在南極馬拉松的賽事裡,在知道你會成功前,你有時必須先面對失敗的打擊。
南極是馬拉松比賽最不可能的競賽場地的原因是:幾乎必定失敗的機率遠遠超過成功的機會。即使偉大的南極探險家也了解這個困難處。例如傳奇人物Ernest Shackleton 所駕的船-忍耐號,被困在南極大陸旁的水裡逹十個月之久,也清楚的記得當時所受的痛苦比後來成功的喜悅大上許多。
南極馬賽提供跑者一樣挑戰的類型。你花了幾個小時的飛行,然後再乘了幾天的船,仍然不知道當你到達到目的地時會發現什麼奇怪的事情。也許會碰到一個溫和的好天氣,也許是一場暴風雪來迎接你,而你不知它會持續多久。然後就要比賽了。一開始是連接一連串研究站的泥濘路面,然後是479英呎高的冰河超過半英哩,然後又放棄了-這就算是好天氣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2001年的南極超馬賽幾乎沒辦成,因為風大到船無靠岸。選手只好繞著甲板跑了422圈。2003年南極展開雙臂歡迎比賽,而選手在超強的大風與堆了6英呎的雪堆中跑步。
2005年的賽事裡,自新加坡 來了一位哈佛畢業的神經醫學科學家來參賽-Tan,主辦單位提供他和其他選手一樣的條件:拿出你所有最好的裝備並且希望那是足夠的。唯一和別人不同之處,這位選手多了附輪椅。
Tan的準備工作已經竭盡所能了,他把他比賽用的輪子加了釘子與滑雪板,還為了冰河準備了斧頭。
但這裡是多變的南極,在這年,格棱蘭沒有雪,只有泥濘的山丘與突出的岩石,Tan準備的東西一點都派不上用場.
當他推自己前進時,比賽的手套很快的被輪子上的釘子撕裂,常常一次只能前進個幾吋。2小時29分過去了,他只完成了5英哩。這場馬拉松似乎看來遙不可及。
又3小時20分之後,他抵達了終點,完成了半程馬拉松。200名跑者在那裡和他在一起,他們都讚譽他面對恐懼與心魔的的勇氣,與刻服先天限制所做的努力,當然還欽佩他超人的耐力。但經過一番体力的耗盡後,Tan的臉上明顯有著失望的表情。他不習慣在一開始做一件事就失敗的感覺,和在輪椅上艱難的前進了6小時完成半程馬拉松,顯然是不夠的。
Tan最後學到了一件事,在南極馬拉松裡,你不須做什麼体能訓練的準備,你只要有勇氣與智慧。我們該知道什麼時候該抓住,而什麼時候該放。
有時我們被貶抑,問題是是否我們看待這件事是失敗或只是個小挫折?那也許是每個跑者所需深思的問題,就算是看等人生所面臨的其他問題。
#南極  #馬賽  #新加坡  #哈佛  #那是 
分類:運動

路跑, 馬拉松的交流園地~如果馬拉松很容易, 那麼每個人都能完成它, 但事實並非如此; 因此當完成馬拉松的那一刹那, 你將擁有難以言喻的感動和無比的勇氣與信心!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