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2

分享

走在現實與幻想的我(序)

  「──那麼,再跟我說一次整個過程吧。」
  那是毫無生氣的聲音,聲音迴盪在這個小小的房間裡,現在就只有我跟眼前這一位穿著有些破舊的舊風衣的人。
  李懷恩,應該算是檢察官一類的吧?他現在做的就是他的工作,詢問犯案過程,好讓犯人應該受到應應有的制裁。
  當然現在這個被詢問的對象很可惜的並不是別人,而是坐在他眼前的我。
  「我不知道,我回過神來時他就已經……」語畢,懷恩有些無奈地皺了皺眉,無奈地一手扶著頭,一手不斷地用手指輕點著桌子。
  「聽著,相同的話我已經聽你說過很多次了,我也不想要浪費時間,該把你知道的東西都告訴我了吧。」語畢,帶著些許期待……更正,是毫無期待的眼神看過來。
  而能夠回應他的,只有我的相同的回覆。
  「我說過,我不知道。」以這句話為結尾,我閉上雙眼,不再回應眼前這個人,過不久,一聲長長的嘆息迴盪在這個小房間裡,隨後懷恩就這樣離開了房間。
  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

  回到幾天前──
  逐漸升起的太陽照耀著這個世界,不過與其說是升起的太陽,不如說是繞著我們的太陽,今天也依舊活力滿滿的,熱力四射的經過我所居住的地方。
  拜太陽所賜,從六點開始就可以感受到一股令人煩悶的熱氣充斥在我的房間,一旁的手機在鬧鐘響起之前就被我給拿起來給提前關掉了。
  「好熱……」口中能夠組織出來的語言,早已因為房間的炎熱與口中缺乏水份的乾燥而只剩下隻言片語。
  喝下了在一旁的隔夜茶,起身換上了一套簡樸的黑色短T與藍色的寬鬆短褲,以五月的這個時候來說,這樣的裝扮才是正確的避暑方法吧?雖然我更傾向穿著一條短褲就在家裡吹電扇好好地睡一覺才是正確的。
  不過身為一個正常且理應要履行義務教育的人來說,這樣的生活還沒到。
  再怎麼說,這樣的生活還是再撐過幾個月後再來說吧,畢竟如果連最基本的學業成績都沒辦法保證好的話,那麼最後可能就會被教授給予「明年再來上我的課吧」這樣的評價。
  雖說好課值得一修再修,不過這可不代表我是一個會因為這種事情而被阻礙的人,打理好了早上應該要有的情緒與心情後,就這樣背起了我那相當簡單的雙肩背包。
  「我走了,這幾天應該都會這麼熱了吧……」我一邊穿起鞋子,一邊向著一旁坐在躺在沙發上,處在半夢半醒的母親如此說著,「恩……總之路上小心喔。」
  話還沒說完,我就戴上了耳機離開了家裡,雖然沒聽人說完話有些不好,何況對方是生育自己的母親,不過就算回應了應該也沒聽到,於是這次就原諒我吧。
  才剛走到樓下,即使太陽還沒有來到這個城市的正上方,外頭也早已經亮的跟什麼一樣了,不過比起家裡,外面的熱氣還沒有那麼多,再怎麼說應該早上六點外面肯定是還有些許的涼爽的吧。
  「那個……不好意思──」
  「……」
  「欸──不好意思──」
  「……嗯?」
  不知道各位知不知道這個事情,如果在一隻專心做一件事情的貓後面放一個東西的話,是會嚇到它的,這對貓的身心都是很不好的,而這套理論我認為是可以套用在人類身上的。
  不知何時,沉浸在涼爽的風吹過我的臉龐,一個聲音突然出現在身後,轉過身後,看見的,是一個年紀大約跟我差不多的金髮外國人女性在身後。
  「哇咦咦!?」時日至今,我從未對我在對人方面有太過失禮的部分,尤其是面對陌生人的時候,應該有的待人接物都在我三年前開始打工的時候就學起怎麼禮貌地對人,而這些全都在剛剛不見了。
  更讓我感到難過且厭惡的是,我發出了一種不知所云的鬼叫,如果附近的住戶聽到後肯定會認為我是喝醉酒的怪人吧。
  「抱歉?嚇到你了?」還沒等我的心情平復下來,她率先的開啟話題,貌似對於我在她眼前鬼叫一事並沒有太過在意或是不妥。
  「沒事,剛剛我恍神了,那麼……請問找我有什麼事情嗎?」趕緊收回自己的失態後,我下意識的將身姿微微的鞠躬表示歉意的同時,一邊看著對方詢問對方的來意。
  「啊……抱歉,其實呢,我是想要來警告你的。」
  「欸?」對方語畢,我的思緒尚未跟上,警告?
  這是怎麼回事?難道是我之前還在高中的時候引起的事情所引來的殺身之禍嗎?!不對不對,根本就沒有那種事情,再說我這種普通的大學生哪來引起需要被人警告的事情了啊!
  「實際上,我們的主託夢給我,她告訴我,你今天將會有人禍降臨在你身上,有沒有興趣再多聽我說一些呢?」女子雙手握著告訴著我,而她說完的當下我也只是無奈地笑著。
  「哦……好的,總之我趕時間,要傳教的話還請找其他人吧。」我帶著尷尬且不失禮貌的笑容說著,一個大早上的我可不要因為傳教的人而讓我遲一步到學校上課呢。
  「等等──」沒有聽從對方的話,我快步地離開了現場。
  怎麼說呢……這個早上可真是讓人匪夷所思,才剛出門不久就被人給傳教,到底是對宗教有多大的狂熱呢?
  雖說我個人對宗教是抱著「好喔」的尊重心態,不過實際來說,那也就是一種安慰人的一個集會場所,一群人以一個根本不存在的人把祂塑造成偶像,然後擅自的崇拜祂,定下了一堆現在人基本不會做的教義,在我看來根本就是多餘且沒有意義的。
  然而可笑的是,即使到了現在,這個世界依然有許多類似的現象,而且更讓人感到無語的是,即使那已經不是宗教而是政治活動了,也依然會有許多盲信者,他們比起接受現實,更加喜歡在那不可言喻且虛幻的世界裡作夢,然後在那邊讚美神感嘆世人。
  ──有夢最美,不過要記得醒來啊!
  腦中還沒反應過來,轉過頭迎來的,是一個速度快到我無法反應的事物。
  「啊……」糟糕,都還沒講出來,我人跟我的意識早已飛到九霄雲外了。
  我現在在哪裡?眼前只有湛藍的天空跟少許的白雲,意識雖然早已經飛走了,不過作為人體運作的大腦還在運作,自然而然地在那思考著並且記錄著眼前看到的東西。
  ──聽到了車子加速開走的聲音。
  ──聽到了跑到旁邊的人的聲音。
  ──人開始慢慢的變多了。
  身體有點涼意了呢……果然穿太少了呢,看來即使是在這種夏天,也還是應該穿上那件黑色長褲的,這樣才不會讓腳冷到呢。
  哀……有點累了,先睡一下吧。
  『……真是可惜呢,本來想說如果你稍微聽一下的話就不會這樣了呢。』
  ──誰的聲音?
  『不管怎麼說也都是我們的不對呢,總之,給你選擇吧,是要帶著意識來到這一側呢?還是留在那個身體裡繼續等待應有的死亡然後輪迴都可以。』
  『那麼選擇吧,要怎麼走呢?』
  你很吵阿......
  小孩子才做選擇呢,我全都要。
  『哼……真是貪心的人呢,不過這也是你的選擇,那麼就繼續保持你那無神主義者的意志吧。』
  ......

  「欸──你在聽嗎?」
  「醫生!他恢復意識了!」
  奇怪?這是什麼違和感?怎麼感覺兩邊聽到了截然不同情況的聲音。
  「你再發呆的話等等父親看到你這樣肯定會生氣的喔。」
  「快通知他的家人,告訴他們消息。」
  不對,這個違和感的確很怪……不過卻又有點真實的感覺。
  我……
  「……是誰?」
小說

Photo by Johannes Plenio on Unsplash

#小說 
分類:藝文

現實是毒藥,卻也甜。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