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安哥拉日記2009/5/30

 
瀝青攪拌機的校正總算完成,接下來只等安哥拉工人把其餘雜事處理完即可生產。此雜事乃本人第一天到安哥拉即告知中東猪工程師須處理的事,其工作效率之高令人仰天長嘯,不能自己,臨表涕泣,不知所云也。。
OSAMA下班後帶我到另一家更大的超市才買的到衛生紙,但指甲刀仍然下落不明。撒旦的誘惑讓我又加了四罐海尼根和一包鹹餅乾(這輩子沒吃過這麼難吃的餅乾)。回到公司後碰到ALAA,他說金SIR打電話給他,問我做的如何?ALAA問我要如何回答他?我正不在所以然時,他老兄說瀝青都還不能生產,叫他如何向金SIR說我做的很好?。。。。。。。。不錯,果然把錯都丟到我身上,真想回他可以告訴金SIR,這台機器到現在都還不能生產的原因就是我劉某人辦事不力所致,請即刻調我回台灣,以免影響工程進度。
不過ALAA最好這種話只說一次,否則下次我一定會這樣回。我別的本事沒有,耍嘴皮子的功力你還差我十年。即使是用英文。
金SIR維持和客戶良好的關係可以理解,不過若是他這麼容易相信片面之詞的話,那除了讓我再仰天長嘯外,也只能借酒澆愁罷了。每天累的半死也沒接到你半個關心的電話,倒是和你的換帖天天熱線。。。不過想想也是啦。打給我只會被我氣死,倒不如和金主麻吉一下比較實際。
講到電話也一星期沒和老婆通話了,大丈夫為功成名就常處在忠孝不能兩全的困境中。我不過為了台該死的瀝青攪拌機就弄的身敗名裂,吃力不討好。兩相比較下,難怪我不能成為偉大的歷史人物。
昨天給了LINA蛋糕粉後,明顯感覺她對我的態度變很多,其實平常也不差啦,只是現在更好。昨天下班前我正要離開工地回公司時,她特別把我叫住,我以為是什麼事,想不到她只是說"BYE-BYE",哈哈,蛋糕粉的功力有沒有這麼大啊?她都叫我”Mr. Liu”,至少算是正常稱呼,不像在台北叫"Leo Liu”,叫的人繞口,聽的人耳背。就是一整個不對。
ALAA說明天晚上9點要討論事情,嗯。。又是挑在星期天。
回到房裡急須酒精麻痺滿載的壓力,印度廚師給了我一盤像是咖哩燴飯的東西,配上昨天買的魚罐頭,洗完澡後趕快開瓶啤酒大喝一口,頓時心情輕鬆不少。這裡買東西不方便,啤酒不能卯起來喝,喝了三罐也有點小脹。小郭把我房裡的電視修好,一共可以收看。。。。2台,其中一台還是安哥拉新聞台,上回看到另一台是歐洲甲足冠軍賽,最後是西甲奪冠。今天打開電視才發現那一台也不是体育台,好像什麼都有,如果單純是体育台就好了,就算是看不懂的板球我大概也會看。
===============================
「他強由他強,清風拂山崗;他橫任他橫,明月照大江。」「他自狠來他自惡,我只一口真氣足。」想不到九陽真經用到現實生活上也這麼有哲理,金庸果然是一代大師。
#啤酒  #安哥拉 
分類:日記

路跑, 馬拉松的交流園地~如果馬拉松很容易, 那麼每個人都能完成它, 但事實並非如此; 因此當完成馬拉松的那一刹那, 你將擁有難以言喻的感動和無比的勇氣與信心!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