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分享

[小說]黑裙子

細雨 張芸京  女同志 戀人 小說

那是一個下著毛毛細雨的午後,天空灰濛濛的一片,遠方的高樓似乎也顯得無奈。妳一個人站在教室頂樓,風迎面撲來,襲上眼,輕輕化開,沒有一丁點的猶豫掙扎,接著,縱身沒入無邊的深淵……

「小軒!不可以……」


掀開被單,我逕自地走進浴室梳洗。半小時過後,我揹著吉他下樓。
「媽,我要去學校了!」
「去學校做什麼?今天不是星期天嗎!」老媽邊說著邊從廚房走了出來,溼答答的雙手,還不停地搓擦著環在腹前的那件紅色鑲著蕾絲的連身圍裙。
「我……要去社團!」像是做壞事被抓到的小孩般,我聽見自己小聲地說道。
老媽沒有理會我的回答,只是一雙眼上上下下地像個偵測雷達,不停在我身上掃過來、掃過去,彷彿在審視著犯下重罪的嫌疑犯。

「珮珮,為什麼要打扮成這個樣子!妳最近到底怎麼了!跟媽媽說好不好?」
看著媽媽憂心的表情,我一臉狐疑:「有嗎?我覺得我很好啊!」

「珮珮!是不是最近課業壓力太重了,沒關係,媽媽不會逼妳一定要前三名的!可不可以跟媽媽坐下來好好溝通一下?」

「吼,媽妳想太多了啦!我要去練團快來不及了啦,我要先走了!」
在踏出門前,我聽見媽媽聲淚俱下地說著這句話……
「珮珮!可……不可以,不要……把自己打扮成這麼不男不女的樣子?是媽媽做錯了什麼事,妳要用這樣子的方式來懲罰我,告訴我好不好?」



我,莊珮文。高二生,是個樂團的吉他手。
蓄著一頭短髮,喜歡穿著輕便簡單的T恤,黑白灰是我最常選擇的顏色,再搭配一件幾許刷白且刻意設計扯爛的牛仔褲,左手佩戴著的是充滿搖滾味道的鐵皮革手環,右手則是隻純黑的個性手錶。十六歲之前,我是媽媽和老師眼中,品學兼優、單純乖巧聽話,事事都聽從大人安排的乖乖牌女孩。而我,並不喜歡這樣的安於現狀,不是叛逆或是天生反骨,我只是討厭穿著整套及膝並且彆扭到不行的洋裝,討厭那一襲黑壓壓的長髮,討厭踩著一雙厚底高跟鞋,還要不停地裝淑女,博取到訪的叔伯家人們的歡心。而我願意屈之,是因為我不想讓媽媽擔心,擔心著家中的生計,還得額外為我撥出心力照料。

我原以為這樣地刻意壓抑和掩蓋,是可以不斷持續下去的。但,心終究是無法隱藏的。這一切,從她出現的那一天起開始有了變化……

去年,因為父親工作的關係,她從南部的學校轉到我們班。我還記得,那時她就坐在我右手邊的位子,跟她從陌生到熟識,從熟識到無話不說,最後幾乎要到了形影不離的地步。剛開始,我以為我只是喜歡跟她聊天,喜歡看著她說話時那雙炯炯有神的雙眼,但不久,我變得喜歡握她的手,喜歡摟著她纖細瘦小的臂膀,甚至,想要在她難過哭泣時緊緊抱住她、吻她,告訴她:「放心!別害怕,我會保護妳的!」

我還記得,那天下課時,妳突然沒頭沒尾地問我:「知不知道張芸京?她唱歌很好聽唷!我好喜歡她喔!」接著,便開始哼起我沒聽過的旋律,而妳說這是張芸京的專輯中妳最愛的那首歌。我沒有搭腔,只是心中悄悄起了變化。為了她,我開始去聽她喜歡的張芸京的歌;為了她,我開始陪她跑張芸京的簽唱會;為了她,我也愛上了張芸京。我們一起愛著張芸京。更為了她,我想要變成她心目中第二個張芸京。我剪掉十六年來一直留著的長髮,也開始穿著跟張芸京同樣風格的衣服,開始組樂團學吉他,開始,我開始覺得,我總算像是一個真正的我了。

但,我的名字也開始頻繁地出現在學校廣播中,也開始成了學校輔導室的常客。

放學後,我牽著腳踏車陪妳散步走回家,妳總是擔憂得問我:「文,我們……我們一定要一直在一起唷!好不好?我們也要一直一起喜歡阿京,一起唱著阿京的歌……」接著,妳又開始唱起妳最愛的那首張芸京的「黑裙子」,而我最喜歡的卻是張芸京的另一首「偏愛」。特別是副歌那句「我說過,我不閃躲,我非要這麼做,講不聽也偏要愛,更努力愛,讓你明白」,就像是唱著我對妳絕對堅定的心。

然而,從那天起我卻再也沒辦法與妳見面了。是的,我被軟禁了,媽媽下了最後通牒並且執意要帶我到精神科去做檢查,她說,她並沒有歧視或反對同性戀,只是她無法接受自己的女兒是個同性戀。

我卻只能無力地、反覆地,說著:「我們沒有錯,我們沒有病,我們只是憑自己的感覺去判斷自己該走的路,去做真正的自己,我們沒有做傷天害理的事,我們也不是不正常的異類,我們一樣為了生活努力著,為了夢想追逐著,只是我們愛著和自己相同性別的人罷了!」

而妳,也被迫即將要轉回南部的學校。隔著手機話筒,我聽著妳難過的啜泣,聽著妳說是不是再也無法見面了?我沉默了半晌:「小軒,不會的……我會陪著妳的!我們會永遠在一起的……我好想妳!想辦法,出來見個面吧!」

翌日。

為您插播一則最新消息,北市一對女同志戀人,因不被雙方家長認同,前晚在旅館吞食上百顆安眠藥自殺,為此雙方家長不願多作回應,但根據學校表示應是「疑似課業壓力過大,而相約偕同自殺……請看以下這則報導。」



寫好的遺言 也要用力唱 祭拜我們為了愛的瘋狂……」




#細雨  #女同志  #戀人  #小說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散文]回首,風的足跡
  • 下一篇
  • [詩評]〈航向拜占庭〉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