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分享

BPD:我,在我的世界邊緣

 
人生 BPD 邊緣 重訓 愛自己

60kg Squat

訓練,是為了找回自己,也是為了不傷害自己。我是BPD,努力想克服人生的困境,但總是太過用力。文字是我治癒自我、探索自我的方式之一。這是一段關於我與我媽的故事,我愛她,也恨她,我不知道哪個佔比較高,也不想改變現況,暫時維持這樣相斥的情緒,好好待著。

遺失

初夏的晨曦,悄悄從氣窗滲進大房子三樓中央的小房間裡。我張著雙眼癱在床上,想像自己是任何一種無脊椎動物,或是灘泥巴,聽著風扇沈悶旋轉,靜靜地等待鬧鐘響起。
  

為什麼又得醒來呢?

因為不幸。因為我是健康的生物

我想起不久前外婆過世的光景:傍晚吃完一碗黏呼呼的粥後,一如往常地坐在沙發上盯著電視,面對電視裡那些不停切換著的演員臉孔,她一點也不在乎他們嘰嘰喳喳地爭執著什麼,索性將雙眼一闔,就再也沒睜開。沒有病痛,只是已經認不得自己那一大群兒女、孫子、曾孫子。七十多歲的她,總是笑嘻嘻地看著這個世界、任性地向身旁的人討菸抽。我沒有太過悲傷,畢竟沒什麼相處,也沒什麼感情。對於外婆,我最清晰的印象,大概就是她流著不捨的眼淚,緊緊握住我的手,叫著我的舊名,要我好好照顧自己。這已經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那雙手掌的觸感與溫度我也早就記不得了。我媽是么女,外公與外婆特別疼愛她,或許是因為這樣,外婆對我和哥哥也起了愛屋及烏的心理。

「如果知道會這樣,」還記得小學四年級的某個週末,難得能與我媽一起度過(對那時的我來說,能與媽媽待在一起,是最幸福不過的事),在睡前的閒聊中,我無意地問了我媽:「妳還會想生下我們嗎?」
「不會。」她直覺地回答,彷彿排練過多次的劇情,台詞熟練地滑出她的喉嚨:「我真的很後悔生下你們。」我不記得那晚是如何結束,但這段對話硬生生地住進我的身體,時不時在腦海亂竄。
有媽的孩子像個寶,這句話其實很殘忍。
人生 BPD 邊緣 重訓 愛自己

現在,我似乎瞭解,恨是需要學習的。步驟是,必須先小心翼翼地紀錄所有波動情緒,或是你想逃避的一切,將它們封存於大腦的某個角落,藉由時間緩緩發酵(這段日子可能你會以為你真的逃開了或者成功釋懷或者原諒),最後,你會在某個不經意 的時刻回想起相關的臉孔、語氣與戲碼,你的所有厭惡或恐懼,是事發當下的好幾倍,像是直擊心臟的巴掌,一記一記不停地甩過來,於是,你開始恨,你可能會希望故事中的主角去死,或是親手將對方殺掉。
而愛也是(不過我認為,恨比愛容易多了)。

有時候你會將恨誤以為是愛,尤其是對於家人,一句「天下無不是的父母」,好像就能將所有行為無限上綱。

在國中畢業後,我帶著對母愛的極度渴求,逃亡似的奔向母親,我只傳了一封簡訊給我爸,告訴他我要去跟媽媽住了、對不起不告而別之類的話。起初當然如同我的想像,我終於成為「有媽的孩子」,我媽也很努力地扮演著青少女的媽媽這個角色,畢竟她缺席了我大部分的童年,即使過程中偶爾會見面(真的是偶爾,我媽從未主動聯繫我或我哥,她的理由是她不想打擾我們的生活),我們已對彼此陌生是不爭的事實。
這段母女團圓的幸福時光,卻連高中都沒能熬過。我媽第二次將我推出她的世界,比第一次還粗魯,她扯下我臉上的眼鏡、奪走我口袋的手機,因為這些是花她的錢買的,然後把一無所有的十六歲的我,趕出了她的房子。其實在離婚的時候,我媽拿到了我們的監護權,不過她將我們拋棄,她說,都是因為我爸一定要我和我哥跟著他,他才肯離婚,她是不得已的。
被媽媽攆走後,我再度回到我爸身旁,彷彿是條認清了誰才是真正的主人的狗。而再次和我媽聯繫,已經是大學二年級的事了,我們言和。
她在電話的那頭說:「妳那時候叛逆期,我是不得已才這麼做的。」
「是的,」我沒有任何情緒地回應,她認為一切都是我的問題,那理所當然的態度,卻使我意外地發覺,自己早就習以為常。於是我慣性地討好,告訴她:「對不起,真的,都是我的錯。」
然後帶著我的病,她自認為與她無關痛癢的病,繼續活著。

#人生  #BPD  #邊緣  #重訓  #愛自己 
分類:日記

斜槓少女。文字濫用者。 想好好說話。

評論
上一篇
  • 未來關於無解:自己的形狀
  • 下一篇
  • 環保朝聖之路 #淨灘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