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分享

[詩評]〈承認〉


銀河 水影 月光 林達陽 虛構的海

林達陽 《虛構的海》


茶水還是慢慢冷卻下來
讓光滑的喻意在杯緣產卵,孵化夢
與星座許多甜美的聲形,在杯裡
慢慢苦了

星移的痕跡在水影裡彎轉、分歧
我的經驗是難以堅守的
我的心意是熱的,觸覺是冷鐵色的
我的衣領沾滿搖晃的露滴

「有沒有可能
生命的答案其實是極為簡單的?」

銀河 水影 月光 林達陽 虛構的海

有沒有可能   /   
生命的答案其實是極為簡單的?

從封面林達陽自提的字句:「在真實的世界與風景之間,我將恆常為自己保有這片虛構的海。如果你在、你來,我希望你能看見。如果你不在、不曾前來,我也希望你能看見。」文句透露出的味道,如同徐志摩〈偶然〉一詩中:「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你記得也好,最好你忘掉」有些相近。
這也是此本詩集的主軸,雖然名為「虛構」,「海」似乎是詩人取材的對象,但其實我認為「閱讀詩」的這個動作,本身就是一個「虛構的過程」,更毋須談論詩人在創作的過程,更是一種「虛構的實現」。

回到詩作,這一首詩的主要核心像是詩人在「自問自答」,又像是詩人在對世界作詢問,最後一句「有沒有可能/生命的答案其實是極為簡單的?」不須有任何「回音」,亦不須「回應」,詩旨本身其實就是詩題。從形式上來說,第一段是黑色的,是幽靜的;第二段卻是魚白的,是觸動的,是搖晃著的;到了第三段,黑與白,幽靜與觸動,生命的答案是否顯而易見?生命看似有一種絕對,但真否如此呢?而第一段由「月亮」寫起,銜接著「晴朗」與「甜美」,宛若一切都是那麼地平和而完美,但卻一個轉折,漸漸冷卻漸漸苦澀,也漸漸地不完美了。至第二段由「星」的移動,藉由倒映轉為自身獨白,獨白是林達陽擅長的技巧,與長句的架構描寫一樣時常出現於其作品之中,而作者另一詩作〈山櫻〉則是用「對話」的方式,可見作者十分喜歡並且善於運用「獨白」、「對白」的技巧,進而營造出高潮。而此處,藉著獨白審視自身,直至天明。最後,也許是詩人向世界問著,向自己問著,向空間問著,更或是否為空間的自我發問呢?

從內容上來說,第一段第一句「晴朗夜裡,銀河滲入屋瓦之際」,藉著月亮照入屋舍之中,將它似乎完全置入一個空間(或是容器)之中,像是收容著,「滲入」二字用得很微妙,幾乎是將月光「液體化」。第二句承接上句,像是將容器中的月光作一番的撫摸和審視,表面光滑且銀白,由「視覺」到「觸覺」,再到「意識的虛構」,試想讓其在茶杯的邊緣產卵,然後孵夢,十分具體,且就像在茶杯旁看見了那顆圓卵。接著又將月和星連結,月光的照入和茶杯中的星的倒影,形成了一種甜美的輝映。
然而,這樣的完美和甜美,終究只存在於杯裡,只存在於「夢」,或是所謂的「潛意識」之中,就像詩人本身對於理想的寄託,對於理想青春的圖景,只能存在於某些時候和情境之下。
茶水總有一天會冷卻,甜美變為苦澀,時間依然流逝著,即便它是以一種「慢慢的」姿態消逝著,慢到我們幾乎無法察覺,直到突然驚覺時,又已到一年的末尾了。


#銀河  #水影  #月光  #林達陽  #虛構的海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詩評]〈航向拜占庭〉
  • 下一篇
  • [小說]販賣靈魂的女生,誰來給我愛?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