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路殺/站前路

火車站前面原本是一家拉麵店,現在被改成夾娃娃機店了,那時候是高中一年級,跟Jen、Peg、Iri一起去吃的,她們三個是國中同學,其實Iri是直到會考時才熟起來的(說熟有點奇怪,我們也沒有多熱切),那天我的BIGBANG專輯到貨了正好可以去領,之後就定了每個月都要像這樣在車站集合吃一餐的規則,但只實行了兩次就沒再聯絡了(群體)。
第二次是黃色招牌的港式燒臘,到現在還是好好的營業著,幾乎每次太晚去都是接近完售,那天我們玩的太晚了,店裡的燈極度陰暗(其實我覺得是那家店本身就很暗),我們坐在最靠近人行道上的小圓桌,忘記發生了什麼,只是每次跟朋友經過時都會指著那家店說好吃,但回神過來腦袋好像在燒,像是手正觸摸著一股熱。
在燒的東西是什麼?
儘管是灼傷卻沒有感到疼痛,我也不知道是因為什麼而不放下,只是覺得那團火好溫暖但皮膚已經被融到與物沾黏而我退不開。
為什麼只剩我回到原點了?





/////





站前路寫到一半突然覺得我根本還沒有辦法好好整理好我的思緒,或是說我已經把我想傳達的說了但卻很難讓人理解我想說的而無法使站前路這篇變成一個完全體,這讓我非常沮喪。
站前路跟醫院街(幾乎是一個月前就想寫的了但之於站前路,醫院街又是一個更讓我難以啟齒的恥辱往事)有著相似的情感,我始終認為路殺這件事若烙的太深便會陷在過去。路殺這個系列……其實就是我暑假到處騎車不知道騎去哪時引發的回憶錄,就是想好好的寫好好的給自己的過去一個交代,結果現在卻困進去了出不來。
之所以取路殺這個名字……路殺的本意是野生動物在路上被行徑的車撞死,想到這個詞的時候我正路過一個十字路口,田裡的野草高到看不清轉角來車,直到它按了喇叭才知道有這麼一回事(此時我以離去)。
我在想,乾脆就車禍死了吧。
其實前期的路殺還有一個附帶條件,我得把我的左手鬆開(同時喪失後輪煞車、使用方向燈的權利),這種情況下若前方發生意外我便無法無法即時應對,的同時,我在腦海中說的話才有紀錄意義。
唯一一次的路殺意外是突然有隻鳥在靠近前輪的地方起飛我嚇得右手煞車但反作用力讓車子往前傾的跳了一下又讓我重心不穩歪一邊腳(穿著拖鞋)在地面刮了一段路差點摔車還好即時加速取回平衡。
結果沒被車撞卻差點被智障禽類害到摔車。
分類:生活

廢物丟棄場

評論
上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