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再說‧再見】

再見,很容易,說再見,不容易。  
 
再說‧再見 (精裝版)
新世代的集體創作,六個藏在記憶裡的小品故事 
●人的一生中有許多意外,這些意外會迫使你跟原本的生活說…再見
人都有受傷的經驗,每一次的受傷過後,留下的也許是那些傷疤,也許是那段記憶,但隨著時間過去,傷疤會漸漸撫平,唯一還留下的,是腦海中的那段記憶。
那段在東海岸的記憶,至今我還忘不了,小時候愛亂跑的我,那三年累積的傷應該不少,有一次為了和隔壁的小男生尬車,整個跌進水溝裡,那時候的水溝可不像現在有加蓋,一點都不平整,還會有露出來的大小石頭,那一摔可慘了,整個膝蓋都是血,外婆帶著我去長濱就醫,我似乎是一路哭著去,一路哭著回來,紗布+繃帶,整隻腳就變成白蘿蔔啦!我已經忘了那時候摔的多痛,只記得血淋淋的畫面,還有樟原長光的婆婆們把我接來接去,膝蓋上的疤已經不見了,也許是因為年輕吧!所以復原的快。
還有一次跟著樟原的姊姊們跑去部落附近的一個大工廠探險,只記得裡面有一袋袋的紙袋,層層疊起,我們開始玩起了紅綠燈還是鬼抓人之類的遊戲,不停的爬、不停的跑,我爬到最高點,為了躲避小姊姊,直接從最上面摔下來,下一個畫面就是我坐在大鐵盆裡,樟原奶奶拿著不知名的藥草一直在我身上刷不停,還不停的猛念我怎麼那麼皮,我也一邊大哭,其實並不是因為摔下來的痛,是因為奶奶用藥草刷在我身上的痛,真的很大力耶!至今我仍不知道那時候那個藥草的功用是什麼,我印象中沒有外傷,連黑青的印象都沒有,但藥草的刷在身上的感覺,閉上眼睛都還是感覺的到。
還有一次,跟著部落裡的死黨,跑到長光一個婆婆家的菜園,用著當時只要3.5塊的小刀,把所有的高麗菜切的碎碎,婆婆看到馬上衝出來,當時覺得切菜好玩的我們,殊不知那是婆婆要拿來給女兒歸寧用的,而我的手指也不小心被小刀切到,血流不止,但之後長光外婆是怎麼"處置"我,一點印象都沒有了,但是血流不止的那個畫面,始終在我腦海,甚至長大以後,同樣的地方,還被修眉刀切到,那是一股刺痛的感覺,一陣一陣的。
受傷、會痊癒,但僅止於身體髮膚,隨著年齡增長,原本會消失不見的疤痕,長大後,卻會留下清楚的印記。  
●抓住幸福的第一步,就是跟討厭的自己說…再見!     
覺得聊天很開心、一起出去很開心、這個女孩讓我很開心,於是忽略了對方的感受,甚至逃避可能會要面對的一切,直到對方受不了開口,而自己,還是選擇離開。直到,身旁的朋友看不下去,直到,自己正視心中的感受...
「如果你不想看到我沒關係,我可以消失在你面前...」卑微的女主角,認為是自己讓男方受到旁人的指責,而不停的說自己的不好,一直說不好,陪在他身邊,他快樂就好了,可以一起出去吃飯、一起聊天,但是感情這塊,只能停滯,甚至連說都不能說。
「一句對不起就夠了...」對不起這三個字很簡單,但是,要說出口卻很難。
我想到了你,想到了你那些行徑,你沒有像他一樣反問我們之間的關係,但你自己卻有意無意的對外宣稱,也問了我關鍵的那句話,但之後傷人的行為和字句,你卻不知道當事者聽了有多難過,反正,你聽不到,你也看不到。
只要一句話,就只是道歉而已,很難嗎?
●12歲的時候,我做了個決定,吞下10顆安眠藥,跟這個世界說…再見  
小時候,因為父母對我的嚴厲,愛幻想的我也曾經以為我是被領養的小孩,總有一天,我的親生父母會來接我,一直這麼相信著,甚至到了國中之後,外人總說我跟弟妹不像。
「媽媽很漂亮,妹妹很漂亮,妹妹像媽媽喔!」是我最常聽到的一句話,那時候的我,還真的問了父母,我是不是不是他們親生
的,為什麼大家都說不像。直到長大之後,父親才說當時媽咪聽到,還跑到房間哭了,我怎麼會說出這麼一句話。
我的疑慮不僅只是他們對於我的嚴格,而是外人每次看到,總是會說出這麼一句話,妹妹很漂亮,那我呢?  
會選擇和世界告別,真的需要很大的勇氣,從前的我看不起那些隨意結束生命的那些人,漸漸長大以後,才知道原因。
當你覺得世界沒有你也沒關係的時候,當你知道世界沒有人愛你的時候,你會說再見,而且頭也不回的說再見,我很慶幸我有很好的家人和姐妹們,至少在我最軟弱的時候,有你們在。
別輕易的跟世界說再見,在你還沒有看到這世界的美麗,千萬別說。  
●你是我高中的死黨,卻讓我發誓,再也沒有你這個朋友…你活該,再見!        
我們,常會為了小事情和最好的朋友,說再見。
因為他說我活該,所以我要跟他說再見,直到他結婚的時候,我才知道,原來他一直把我當最好的朋友。
小家子氣的個性,小時候總是會斤斤計較著好多東西,到了長大回頭去想,只會笑當時的自己,好傻、好呆。
田徑隊的團體生活,其實很容易有小摩擦,特別是為了要爭取前幾棒的席次,再加上女生們最會玩的「小圈圈」,原本最好的朋友,竟然會變成陌生人。
當時的她,因為受傷,教練還特別請來按摩師幫她治療,而我每天就得犧牲午休,陪著她去保健室,幫她熱敷、冰敷、按摩,直到某一天練習,我叫她,她連頭也不回一下,傻傻的我還問她原因,只記得是小事情,其他隊友傳出來的流言,一直到現在,我們再也沒說過一句話了。
當時的妳常常受傷,陪著妳復健,幫你代跑棒次,最後的結局竟是這樣,希望妳過的好,不管妳在哪裡。
●要還愛著你的人說再見不容易,更難開口的是,對你不愛的人說…再見     
說再見真的很難,他對我很好,真的很好,但除了這個之外,找不到繼續的理由。
以為慢慢遠離、以為逐漸冷淡、以為暫時分開,可以減緩說分手的傷害,但其實,一點都沒有,當對方知道暫時分開是分手的起點,妳已經,傷害了對方。
回想過去,也許很快樂,但沒有再繼續下去的動力,還需要逞強嗎?
●我努力的讓每個再見完美,可是我卻沒有對爺爺說出完美的…再見 
我,至今,仍然想著,為什麼,妳,沒有等到我親口跟妳說再見。
炎熱的五月,接近夏季的時分,我在苗栗參加裁判證照考試,突來的一通電話,我不管公車上擠滿的人潮,大哭不已。
上禮拜還去安養院看過妳,容光煥發的樣子,我深信妳要醒來了,因為我要畢業了,妳答應我要參加我的畢業典禮,我一直記得,沒有忘記。那天晚上,炎熱的苗栗開始刮風,甚至下起大雨來,清晨,我的手機響了,我知道,不是好消息。
戰戰兢兢接起電話,媽咪很平靜的跟我說:「外婆走了,她走的很安詳,爸爸說她身邊有天使,妳不要難過,好好考試。」
電話另一端的我,已經泣不成聲,不想讓母親擔心,於是只用「恩」來回答每一句。
掛上電話,開始大哭,想著從前長光的那些記憶,還有我們互相打勾勾的約定,吃不到妳的年糕、吃不到妳的紅龜稞、聽不到,妳叫我名字的聲音。
那年的夏天很熱,告別禮拜的我卻好冷,看著妳躺在那裡,微笑的臉,我想妳走的很安詳,至少,不是痛苦的向這世上說再見,但為什麼,妳不等我,媽咪說妳會等我到醫院,妳會等我到妳身邊,妳會,我用著這樣的信念支撐,但為什麼你不等我,不等我,不等我...
隔了一個多禮拜後,是我的畢業典禮,瘦了一圈的母親,堅持要從長光北上參加,如果妳在,有多好。
隔了半年的新年,踏入那個陪伴我很久的家,走進廚房,看不到那個忙來忙去的身影,聽不到要我記得吃年糕的聲音,走到菜園,看不到摘菜、烤肉的妳,走進客廳,聞不到妳身上慣有的味道,只有外公,坐在沙發上,瘦了一圈,眼神,好孤單。
四年了,每次回到長光,還是習慣找尋妳的身影,我仍然耿耿於懷沒有跟妳說再見,如果那時候衝上台北,會不會,可以握著妳的手,說再見。
戲落幕了,一旁的友人問我,是不是最後一段最有感觸,我微笑著點頭,是啊!長光外婆的記憶真的很難忘,她給予我的太多太多,但在我還沒回報的時候,她已經離開了。
這部舞台劇的故事很貼近生活,妳說了哪些再見?你準備跟誰說再見?再見,很容易,說再見,不容易。
分類:日記

陽光 沙灘 台11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