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十歲笛娜的願望】

◎本片榮獲:
2007年第42屆金鐘獎-迷你劇集獎男配角/余承恩
2007年第42屆金鐘獎-迷你劇集獎編劇/馬志翔   
小女孩渴望親情
期盼再見母親身影
最單純的期待
卻是她十歲人生最艱澀的夢想
母親外遇離家、父親酗酒過世,十歲的大姐佩玲只好一肩擔起媽媽的工作,因此弟妹常開玩笑的說她像「笛娜」(布農族稱母親為「笛娜」)。這四個孩子被托孤給父親部落裡唯一的親戚-大伯,雖然靠粗工為生的大伯與大伯母原本的生活就已經相當勉強,卻仍盡力給佩玲四姊弟家庭的溫暖。即使如上,對寄人籬下的他們來說,好像還是少了點什麼…勉強過得去的生活因為大伯愈發嚴重的痛風警訊下出現了危機。被痛風拖垮身體的大伯無法工作,只能靠大伯母獨自承擔龐大的開銷,眼看家中生活愈發困頓,四姊弟面臨了會被拆散的可能…
某天他們報名了「幸福家庭計畫」的綜藝節目,當主持人詢問小朋友心目中最大的願望時,佩玲的回答竟然是…。  
**************************分隔線*******************************  
會知道這部電影,
其實是因為看了「說好不准哭」這部戲劇,
「說好不准哭」是馬志翔的第二部作品,
前幾個月曾經電視上播出,
從一開始到結束,我眼淚沒有停止過。  
「十歲笛娜的願望」則是葵前陣子買回來的片子,
今天的小組聚會中,看到了最後的30分鐘,
雖然只是短短的這段時間,但劇情的張力讓我又不自覺得鼻酸了。  
父母離異、寄人籬下,這樣的問題其實仍舊存在現今的社會中,並不只是發生在原住民的圈子裡,每每看到這樣的新聞或是節目,畫面呈現的永遠都是"可憐"、"窮困"、"無法生存",但馬志翔卻用了另外一種手法來表現:  
『也許生活很苦,但為了孩子,我願意付出一切,就算不是自己親生的,我也要讓他們感受到愛。』  
用盡一切所能,來撫養弟弟的小孩,完全是無私的愛。  
影片中其實不少諷刺現今社會的價值觀,不懂、不瞭解,也不想去瞭解,只用自己的方式來看待,嗤之一鼻是常有的反應,誰不想上節目漂漂亮亮的,但也許就有這樣的人,只有那幾件衣服,誰不想好好吃飯,這麼大的雞腿,只想趕快品嚐,還要用那雙比自己手還大的筷子夾取,這樣的規則到底是誰訂定的,而我們是否常常忽略的對方的處境,只是一味用自己的眼光去批判。  
「我們……希望我們的媽媽……能夠帶我們去兒童樂園玩,……只要一天就好!以後,媽媽可以去過她自己的生活,我們再也不會去煩她!」
「以後媽媽再也不理我也沒關係了……」  
這一段是讓我最印象深刻的一段話,雖然他們得到20萬的獎品,最大的希望還是能再見到母親一面,看著拿來當儲藏櫃的冰箱,讓我想到媒體之前的一些原夢節目或計畫,雖然獎品誘人,但,是否考慮到實用性,一個連生活都有困難的家庭,你送他高級的家電用品,是真的有幫助到嗎?  
小組分享聊到關於父母離異的事件,我看到一個充滿了愛的媽媽,對自己手足留下的孩子,完全無私心的付出,就算對方不停的刺激、不停的埋怨,但她仍堅持下去,不放棄。  
母親改嫁、父親自殺,對於孩子的心理影響並不小,武裝自己只是為了保護,三分鐘熱度只是想要多學多看多引人注意,片中的小孩雖然生活困苦,沒有親生的父母在身旁,但她們有一個幸福的家,一個充滿愛的家,如果照現今的社工機制,其實這四個小孩都會被拆散開來領養,能和自己的兄弟姊妹一起成長,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  
人真的要懂得感恩,這一切並不是憑空而來,有怎樣的能耐,才能有對等的慾望。  
值得推薦的好片。  
對你來說,什麼是幸福?
除了物質上的慾望,你最大的願望是什麼?  
landy:有溫暖的家人、有健康的身體、有穩定的工作
              如果可以,我希望時光倒轉回到外婆送去急診室的那一個晚上。  
========= 劇情(怕雷勿看)==========  
每個人心中,都至少有一個願望。
這個願望,可以是支撐自己存活的原動力,也可以只是點綴美好現狀的錦上花。
每個人的願望都不盡相同,只是我們很少會去注意到,生活在自己周遭的人有些什麼願望。
然而某些在我們看來輕而易舉的事,在他們心中,竟然是如此的遙不可及…   
-------------------------------------------------------------------------    
佩玲,一個居住在台灣東部的布農族十歲小女孩。弟妹常開玩笑的說她像『笛娜』。事實上自從兩年前父母相繼離開之後,她就擔任起了『媽媽』的工作,成為布農族稱之為母親的『笛娜』。
兩年多前,佩玲二十四歲的母親因為外遇而拋下了這個家,留下了佩玲、佩珊、宏志還有剛滿週歲的宏恩等四個孩子,而原本就有飲酒習慣的父親更因為母親的背叛而終日以酒澆愁。要不了多久,父親便因為酗酒過量而肝病過世。除了當時已經八歲的大姊佩玲之外,其他孩子們對於雙親的回憶或生活片段其實並不是那麼的清晰,他們甚至還無法體會失去父母的生活劇變,只是被動又安靜的接受著命運的安排。
大伯是父親在部落裡唯一的親戚,對於弟弟臨終前所託付的四個小孩疼愛有加。只是,靠粗工為生的大伯與大伯母,原本微薄的收入撫養著自己兩個孩子謙榮和謙惠,一家四口已經過的相當勉強,再加上佩玲姊弟四人,經濟壓力當然日益沉重,於是不得已只好將最小的弟弟宏恩,拜託給住在外地的姑姑撫養。雖然拆散他們是大伯最不願意的方式,但是現實生活的狀況擺在眼前,大伯也只能選擇妥協,卻也加深了一個月只能見一、兩次面的四姊弟的情感。
這兩年來,雖然入不敷出的窘困環境無法提供五個孩子們舒適溫飽的生活,但無怨無悔付出的大伯母;與堂姊弟們相處愉快的謙榮和謙惠,再加上姑姑帶著宏恩不定期的探訪,仍然給了三個孩子們如家庭般的溫馨感受。只是,這對於寄人籬下的他們來說,好像仍舊少了些什麼…
在孩子們的心裡,大伯的角色,以某種程度上看來,似乎早已取代了父親的地位。也許是因為血緣的關係,大伯父與孩子們的相處,自然又親近,這對失去父愛的他們來說,大伯的愛,已將幼年喪父可能帶來的傷害,降至最低。另一方面,也同樣疼愛孩子們的大伯母,對孩子們的照顧,也的確不輸任何一個稱職的母親。可是在孩子們心中,母親的這個位置,還是留下了一塊難以彌補的陰影,因為他們心裡清楚,父親的消失,是因為死亡;而母親的消失,卻是選擇了放棄他們。反倒是早熟的大姐佩玲對於弟妹們的照顧,比大伯母更像他們的母親。而對於失去母親的陰霾,感受最強烈的,其實正是對母親印象較清晰的佩玲。
活潑好動的宏志以及文靜聰穎的佩珊,的確對大姐佩玲相當依賴。全家人的飲食情況,只能用粗簡兩字形容。但佩珊和宏志從不抱怨,因為他們知道,挨餓忍飢是全家人共同生活的現實狀況。因此他們從來不在大伯與大伯母面前喊餓,他們一旦饑餓難耐,只會在學校告知大姐。因為他們知道大姐在學校十分乖巧能幹,老師總是會多給大姐一塊排骨和滷蛋,因此餓了找大姐準沒錯。但是兩個單純的孩子卻不知道,這多得的食物,全是大姐餓著肚子從營養午餐中為他們刻意留下的。 
雖然這一家七口人的物質生活毫無品質可言,但是他們每天依然過的充實愉快。調皮的宏志最喜歡的活動,就是與同班同學阿肥在稻田旁的水溝裡摸魚抓蝦,然而這總是會引來阿肥媽媽的一陣打罵。謙容和謙惠則是期待著每日受批准可以看電視的那一個小時,雖然家裡的電視總是得靠一陣拍打才能維持穩定的訊號( 這可是宏志最擅長的了 )。他們最喜歡的節目,就是卡通哆啦A夢和一個可以靠玩遊戲過關贏得家電的綜藝節目,他們不只一次要求大伯去報名這個綜藝節目,可是大伯從沒把這摸不著邊際的事放在心上。這個十坪不到的陋室,雖嫌擁擠狹小,但已經是大伯和大伯母用血汗換來的寸磚寸瓦。勉強過的去的生活型態,卻在大伯愈發嚴重的痛風警訊下,出現了危機。
這些年,大伯的腳常常因為痛風而顯得遲緩,近來更嚴重到有時動彈不得。但是為了維持家中生計,他常常勉強自己忍痛工作,就讓痛風放縱的一點一點拖垮了自己的身體,直到他幾乎無法正常行走;更遑論是做比一般人辛勞的粗工了。於是大伯只好開始留在家中養病,並由大伯母獨自承擔家中的開銷和大伯的醫療費用。 
然而這兩年來,大伯始終沒有放棄找回四個姊弟們生母的想法。他雖然嘗試過瞞著孩子們聯絡弟媳婦,但總是遭到對方家庭的誤會,甚至認為大伯一心只是?了要錢。大伯開始嘗試採取法律途徑來解決孩子們的贍養問題,但是缺乏金援和專業法律常識的他,在四處碰壁的情況之下,也只能另尋他途。眼看家中的生活狀態愈發困頓,許多電器也開始不堪使用,再加上社工人員開始關切孩子們的成長問題,大伯心裡清楚,這樣的情況若再不改善,姊弟們將難保不被拆散…
於是,這一天,大伯知道自己的腳比較沒有那麼疼痛,他便趁孩子們都去上課,大伯母出外做工的時候,暗自騎著自己老舊的摩托車,要親自與孩子的生母見上一面。他其實一直都知道,孩子的母親是跟了隔壁村的男人走了,也很清楚他們住在哪裡。一直沒有去找他們,只是希望,若是他們的生母沒有撫養孩子們的意願,他不希望孩子們落入尷尬且不被愛護的生活情形。但這一次,他沒有選擇的餘地,必須有人能幫他分擔這個責任才行。
大伯來到了那男人家最近的巷口,竟然發現背著書包的佩玲佇立在那家人的門前。大伯靜靜的在角落觀望著。佩玲在那呆站了好一會兒,才將手中的信投入信箱中。沒想到,佩玲的母親竟在此時將門打開,與佩玲四目交接。她們彼此對立無言,欲言又止,空氣好像凝結一般,似乎掉根針在地上的聲響都清晰可見。僵持了一會兒,母親面無表情的當著佩玲面把門甩上了。這是母女倆人這二十多個月來,第一次如此的接近,卻是如此結束。這一切,在角落的大伯都看在眼裡…。原來,佩玲在某一天的上學途中,驚見母親的背影,佩玲便開始跟蹤她並且知道了她的住處,這已經不是她第一次看到媽媽了。 
大伯載著佩玲往回學校的路上騎去,兩人一路沉默。大伯感覺到佩玲一直緊緊抱著他,不斷的流眼淚。隔著大伯的背,眼淚也一滴滴流進大伯的心裡。
在這之後的幾天,佩玲幾乎一句話都不說。大家都以為她生病了,但她卻沒告訴任何人自己遭遇了些什麼,而大伯也是一直保持沉默的。 
某週日,三位電視工作者,突然出現在大伯家的門前,孩子們對攝影機這新鮮玩意兒感到欣喜若狂。當她們得知,這個來到偏遠山區拍攝的外景隊,是因為住在這個屋子裡的某人報名了一個叫做”幸福家庭計劃”的綜藝節目時,孩子們簡直樂歪了。佩玲也笑了,這是媽媽裝作不認識她之後,佩玲的第一個笑容。但是,笑的最開心的,是那個剛從教堂回來將機車停妥並患有痛風的老傢伙!
是大伯報名的!
接下來的一個星期,全家人都日以繼夜的陪著大伯練習一個必須要用網球拍邊緣彈起網球五十下不落地的伎倆。這個伎倆,可是個能夠幫他們換回二十多萬家電用品的伎倆。所幸節目指定的項目用不到腳,否則痛風的大伯可真是要乾瞪眼了。這一週,大夥兒彷彿受了這節目的制約,甚至還開始擔心電冰箱的擺放位置。這個家已經好久沒像現在這樣充滿笑聲了,縱使全家人的肚子,還是不停的叫著~
錄影這一天,製作單位出資,讓全家人北上參加節目。一路上的陌生景物,對幾個孩子們來說已經新鮮非常,電視台錄影這新潮事就更不用說了。這一整個星期都相當努力練習的大伯,已經能連續擊球超過八十多下,因為在他心中,這次參加節目一方面是想彌補他痛風無法工作讓孩子們受苦的遺憾。另一方面,他想彌補那個被拒絕在媽媽門外,卻獨吞痛苦的佩玲~她不過是個十歲的孩子~
節目開始了,主持人先是用VCR介紹了她們全家人的現況。現場觀眾已有很多人看了覺得鼻酸,但她們全家人倒沒這麼大的感覺。直到製作單位讓宏恩成為特別來賓出現在大家眼前時,全家人這才放縱的哭了。最鎮定的是大伯,倒不是他不受感動,只是他此刻的心思,完全在待會兒的驗收上。果不期然,苦練多時的大伯,完成了擊球五十下的任務。雖然這是製作單位包容讓他多試一次之後的成績,但這個結果對全家來說卻是莫大的鼓勵!
節目進行到最後,主持人問到小朋友們心目中最大的願望,並請身為大姐的佩玲代為回答。此時佩玲卻發著愣,半天說不上話…
又是這個畫面,似真實卻虛幻…“在隨風舞動的稻葉裡頭,有個年輕女子背對著站立其中,她的長髮隨風飄逸著。”佩玲已經數不清是第幾次腦海裡被這個年輕女子輕撫稻葉的畫面給佔滿,金色的陽光灑在稻穗上,一股柔和溫暖的感覺油然而生。
主持人再次提問「有沒有什麼想實現的願望?」
身為大姐的佩玲,他的回答竟然是……
「我們……希望我們的媽媽……能夠帶我們去兒童樂園玩,……只要一天就好!以後,媽媽可以去過她自己的生活,我們再也不會去煩她!」
「以後媽媽再也不理我也沒關係了……」  
分類:日記

陽光 沙灘 台11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