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阿美嘻哈

阿美嘻哈-來自都蘭  
第一次參加都蘭的豐年祭,
是那年參加返鄉服務的時候,
那時候的聖民還在為自己的音樂創作努力,
第一次感受到原來在阿美族的年齡階級,
其實是有他獨特的意義和價值存在,
這在樟原和長光都已經漸漸消逝,
我卻在那年,看到部落堅持傳承的原因。  
影片中出現許多自己多年前認識的朋友,
那些拉千禧的大男孩們,
如今,一個是出道的圖騰樂團成員,
一個是還在當兵中的大男孩,
另一個,其實我也不知道他在哪裡了,
但是,只要每年的暑假,他們一定會回去參加。
這是凝聚部落人心的的另一種方式,
為什麼,很多離將背景的年輕人,
對於家鄉沒有那些向心力,
也許,漸漸消逝的祭典就是最佳的解答,  
當初返鄉參加豐年祭、還有之後在原民台工作,
拔始終很擔心我會學壞,
在他眼中,酒一向是很不好的東西,
但我卻在工作之後,才瞭解酒在這些祭典和慶典中的重要性,
會認為不好,是因為人的不節制和不適量,
如果,因為這樣就禁止,
那麼,我們真的會消失了。  
對於家鄉,一直印記在我腦海中的,
是那些豐年祭的畫面、和調皮搗蛋的往事,
雖然才短短三年,但是到現在,仍舊記憶猶新,
每年過年,回去的年輕人越來越少,
以前兒時的玩伴,各個都為人妻為人父,
都市和城鄉的差距,拉開我和他們的距離,
我很愛我的東海岸,但卻沒有一個讓大家可以聚在一起的理由,
我很羨慕,在都蘭的他們,還能保持這樣的傳統,
也許,不是祭祖,而是轉化成對上帝的感謝,也是個不錯的變通方式,
我不想,過了十年、二十年後,
當我再回去東海岸,什麼,都沒有了。  
我很喜歡看紀錄片,
因為它的真實、因為它的不做作、
睜大眼睛,還可以看到有許多外國人出現在鏡頭前,
認同文化,就是參與其中,
什麼時候,我也能做這樣的工作,
在自己的部落文化漸漸消逝的時候,
我卻無能為力,只能看著它消滅,這是最讓人心痛的。  
葵,謝謝你的的連結,
讓我想起最快樂的那幾個暑假,
想起了即將成年的豐年祭,
手忙腳亂的穿著衣服,
婆婆和阿姨還猛念我們兩個瘦巴巴,
我很愛東海岸,好愛好愛,
哪一天,我們一起回去,把能記錄的都記錄下來,好嗎?  
分類:日記

陽光 沙灘 台11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