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霍爾的移動城堡

這部片子依然帶有宮崎駿卡通一貫的色彩-細緻的畫面、美好的音樂、背後的價值。
表面上看來是一部奇幻架構下的故事,但一些看似傳統的設定之下,卻暗藏著較現代的思維。  
霍爾與蘇菲在遭遇到了事件之後,恰恰變成了我們最不希望的模樣。
我們期望男人能有穩定的性情,而女人有姣好年輕的外貌。
但蘇菲被荒地女巫失咒後,則變成了又醜又駝的老太婆。
這是我們最不能接受的一種狀態,尤其是女性。
但是在這樣的狀況之下,蘇菲幾乎沒有被擊倒,反而很快的接受事實。
而後她巧妙的躲過了來訪的母親,便決定出門尋找魔法師霍爾,看看是否有辦法便回原來的樣子。
除了像這樣下定決心的面對,她還努力的適應著年老的軀體。
進到了城堡,仍然能夠用幽默與好奇心看待週遭事物,更是想要幫助別人。  
霍爾的外在是一個溫柔有禮的男性,甚至面對各種不同的情況都能用紳士般的風度面對著
(不管是生死與共的卡西法遭遇到各種狀況或是面對各種人物進到家中都不擔心)。
但看似堅強的外表,在失心後,其實暗藏著恐懼與黑暗。
失去的心造成的結果雖然有莎莉曼夫人的解釋,但是在片中並不是很清楚。
套用一般世俗的意義來解釋應該行得通。
我們可以把變身後的霍爾視為男人內心層面的表現,
看來極具力量,但是卻難以駕馭,甚至會失去理智,做著衝動的事情。
而另外一方面,他自己也承認,「我其實非常膽小」,害怕荒野女巫。
到底荒野女巫表示什麼,我的猜想是衰老或時間,而這正是對外在重視的霍爾害怕的,
也因此當他這麼說的時候,蘇菲激動的說:「我一次也沒有漂亮過!」
此外,霍爾也喜歡自由,這就是為什麼城堡是移動著。
另外家中的髒亂與他對己身外表的要求亦是強烈的對比,但在日常生活中數見不鮮。
霍爾的移動城堡也很明顯的與自由有關。
因為嚮往自由,所以擁有多個名字。
或許這也是一種失心,失去了依靠之後的反饋。  
反戰是宮崎駿電影的一個主題,在這部片中,亦穿插了戰鬥的情節。
從一開始人們歡迎雄糾糾的隊伍,到片中段軍艦的出航,直至戰敗回來,
還有主角們對於戰爭的感覺,都可以顯見宮崎駿對於戰爭的厭惡與想法。  
關於城堡的門我覺得是非常有趣的設定。
黑色的門就某方面而言暗示了霍爾的內心世界,他每晚的征戰,是不是也是一場與自身的戰鬥?
而也因此,在城堡崩塌之後,蘇菲才得以循著戒指的指引,直至霍爾的年少。
而改變後其中一個通往美麗之地的門,就是霍爾心中的夢之地。
所以對於軍隊會到這個地方自然相當驚訝。  
但不同於以往的童話故事都是英雄救美的設定,在本片中,是霍爾獲得拯救。
蘇菲如前文所述,是一個包含良好人格的個體,我想這也是宮崎駿想傳達的人性吧?
而透過這樣的性格,才能以自身的力量,佐以旁人的協助,一步步地朝霍爾紛亂的內心世界前行,
最後不論是惡魔還是猛禽都屈服了。  
看完這部片的當下身為男性的我很是感動,有一種內心黑暗都被救贖的感覺。
蘇菲的前往霍爾內心世界讓我想到《地下鐵音樂劇》中的一段歌詞:
「我必須確定你非常瞭解我 容許我以自暴自棄的方式出現」
希望有一天終於讓我遇見,能容許我以自暴自棄方式出現的那個人。  
分類:日記

陽光 沙灘 台11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