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無言

"大家過音都有進步了"
"不過妳似乎一點進步都沒有"
"我的過音哪裡有問題?"
"......"
"台灣國語啊!妳的腔調啊!......"
"......"
"妳的稿子也寫的很爛"
"三星期之後再沒有進步,就滾回節目部"  
幾個小時前的畫面,
仍然深深在我腦海中,
不停的反覆,不斷的重播,
當我詢問我過音的問題,
彷彿有人踢了我一腳,
也許大家都覺得,
不要直接回應你的話,
但我單純的只是想知道,
我的過音是在哪些方面不對,
純粹只是想要求知,就這樣而已,
但批哩啪啦不相干的話語接踵而來,
看了妳傳給我的紙條,
"我覺得你的稿子沒有他說的那樣"
心情只是更沈重。  
離開會議室,繼續做完我的帶子,
我不知道究竟自己的努力和求知算什麼,
如果真的有那麼爛,有那麼不好,
為何還要把我的稿子上電子報,
為何部落和受訪者甚至同事給予我的話語,
都不是這樣的負面。  
是否,我真的是個草莓,
禁不起你這樣大庭廣眾的羞辱,
但我不是針對你的話語而回應,
而是單純的想知道問題在哪想要改善,
誰不想進步,誰不想努力。  
但從一進來一直到現在,
似乎對我從來就沒有好感過,
就連採訪,都要我據力以爭,
要面對著不屑的眼神,批評你的線,
但回來做完新聞,卻又是另一個評價,
我不在乎你任何的話語,
我只在乎受訪者和部落的認同,
也許,在商業的角度,勢必要以上面的為主,
但今天,我們是非商業電視台,需要這樣嗎?  
心很痛,越來越無力,
想尋找另一個出口,
也許會好一點。  
分類:日記

陽光 沙灘 台11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