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新竹出差行(Ⅱ)

  【重返Tapung】
一群為了協助建立部落野史的年輕人,
在泰雅族的部落,搭起當地耆老與年輕一輩的橋樑。  
日據時代的抗日事件繁多,
但歷史課本上所看到的字眼,
是否屬實或是竄改過?無人得知。
三個部落的泰雅族人,
耆老靠著記憶中長輩跟他們傳述故事,
一一在地圖上標記路線,
讓年輕人知道,當初大家是如何同心協力抵抗外來的侵略者。
全程使用母語談論,對於傳承的堅持,這是那晚我所看到的。  
隔天重返Tapung,
背包的電池和麥克風其實是個阻力,
好幾次真的無法再前進了,
但那些已經將近7旬的耆老們的背影,
是鼓勵我的動力。  
古堡的遺跡,
是另一個侵略的實證,
聽不懂的言語,
卻感受到他們在這裡追溯當時的情緒,
就像聖文說的一樣,
今天他們不在乎政府或是其他相關單位,
對他們找尋來的歷史、資料是否接受,
但他們在乎的是,
這可以成為部落傳承的重要字句。  
-----------------------------------  
爬山其實很累,
但在回到起點時,
身心真的很舒暢,
令我訝異的是,
碰到好幾年前參加活動的姊姊,
甚至有個耆老是之前受訪者的父親,
其實,我們都是連結在一起的,
只是,一直都不知道,那些微微的細線。  
分類:日記

陽光 沙灘 台11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