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急不來的事,怎麼會去急呢?

總是有一顆心無法放下
擔心這裡做不好,擔心那裡趕不上 
明明應該沉得住氣的地方
表面上是沉住氣了,心裡卻是焦急如焚
所以問著自己:「為什麼要急呢?為什麼要急呢?」 
這個問題,像在心裡起了共鳴‧‧‧
存在身體裡的每個細胞都同時問著
「為什麼要急呢?為什麼要急呢?」
然後被不知名的物體追趕著,著急的奔跑。 
有一點疲累,可是我還是在微笑著。 
「為什麼要急呢?為什麼要急呢?」 
沒有啊,我沒有在急啊
嘴裡說出的話與腳步的速度呈明顯的矛盾 
「為什麼要急呢?為什麼要急呢?」 
----- 
聽說台北是最忙碌的城市。 
還好我是基隆人=w= 
「可是你的行為舉止都像個台北人耶。」 
唉啊...||| 
被台北同化了? 
----- 
資聲堂之工地秀
以這個主題去發展的各種道具製作
便是美宣組的責任,然後請器材組來幫忙=w= 
這禮拜的進度都還不錯ˇ
美宣組跟器材組的大家都超拼命的囧 
第一次二天就生完70張的工作證(簡直可以用奇蹟來媲美)
第一次二天就生完5大張全開的海報(剩下有一張用了三天@@~)
第一次發現自己因為分配工作,而沒有實際摸到剪刀很長久的時間...
(後來在系辦摸到剪刀時,好感動>////<) 
可是這裡又想要說聲「對不起」‧‧‧
你們太快把東西做完,現在沒東西給你們做了QQ (抱頭哭) 
安排的進度顯然非常不周...
導致有些人只能發呆無聊的沒有事做 
其實這時候,就該討論一些早該給各位討論的問題了囧> 
兩系之間的互相合作,本來就該讓彼此互相認識
藉由討論,是最棒的方法ˇ 
工作證的設計,邀請卡的設計‧‧‧
直至目前為止,都是由我跟RURU專斷的想
沒辦法加進各位的想法,那這個活動...
應該有蠻多人很不服自己只是剪紙的工具吧...OTL 
這點我與RURU也有個初步的想法想改進
希望明天嘗試可以成功^^ 
不要把這活動想得太嚴肅,雖然只是一些重覆性很高的工作
但是能在剪紙啊...拼工作證啊...之中
學會一種速度慢也沒關係,但是把自己的部份做到最好的“細心”
也是一種磨練(?) 
我也正在被磨練中囧> 
----- 
懷著期待,希望把這個活動給辦好
越有期待,可能就越害怕越著急 
「為什麼要急呢?為什麼要急呢?」 
一個人的腦袋裡可以同時裝進好多種惶恐的事。 
比如課業、比如家人的壓力、比如系會的未來、比如資工系的向心力
比如活動的成功與否、比如大家玩得快不快樂、比如一些不能說的秘密XD 
也許,我們接下的棒子很沉重很沉重
它的重量是隨著我們的期望而增加 
一些我們看不過的事,要改革。
一些曾經有過的錯誤先例,不能重蹈覆轍。
一些不合理的要求,要提出抗議。
一些無法預期的意外,要讓它穩定下來。 
若沒經過磨練,就無法變得圓滑
就算經過多少磨練,也無法圓滑得百分之百 
「那你為什麼要急呢?為什麼要急呢?」 
因為我想變圓XD 
「噢,你的身材已經是圓的了。」 
喂! (揮拳) 
----- 
不能急啊,一急就無法做冷靜的思考了
不冷靜思考的話,怎麼掌握全局呢? 
分得清楚“煩”與“急”的界線嗎?
我覺得那是差不多的啊 
擁有相同感受的一定不只我一個人而已
大家是怎麼渡過這段時間的?
渡過這段時間以後,又能明顯的從他們身上感受到什麼? 
所以‧‧‧ 
“害怕”與“煩躁”與“著急”只不過是這些過程的一種情緒而已 
所以‧‧‧ 
微笑熬過去吧 
世界的一體兩面,還有很多的地方等著我們去見識呢
急不來的。 
- - - END - - -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