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鱷魚的眼淚 <之四>

鱷魚的眼淚<之四>
這天,男孩溜下小船,飄在池塘的冰涼山泉水中默念著心經,期盼能驅逐那滿腦子不安的騷動…
夏天,山裡的天氣是多變的,午後的驟雨是會帶來黃昏的涼爽舒適,但是卻常常會讓沒有準備的人變成完全的落湯雞,即使有準備,往往在來不及穿上雨衣的時候就能讓內褲濕透。
這天的情況就是如此,午後的大雨忽然間就隨著一陣濕熱煩悶的熱風宣告之後開始大顆大顆的落下。雨落下後,那陣風依然不離不棄的和比黃豆還大的雨滴一起起舞,這雨打在臉上有著微微的痛意,但是男孩還是飄在水中堅持的要念完心經,最後在自認心緒平靜之後才從池塘中拖著小舟上岸,大雨依然直接無視了,反正在下水的時候就已經濕了…

真的就是從水中撈起來的,男孩全身濕透滴著水,他不敢從大門進屋,因為弄濕了佛堂那可是吃不完兜著走的,而且事後的善後處理還是得自己來,再加上很可能還會外加很多額外的功課。
他往建築的後面走去,屋後的廚房還設有後門,順手收了件掛在屋簷下的竹竿上早上晾的衣服和毛巾,轉進後門,一如往常的邊走邊脫掉上衣往浴室走去。
浴室約兩坪多,只有淋浴的蓮蓬頭、馬桶、付鏡子的洗臉台、放衣服的鐵架、男孩小時候用到現在的塑膠大臉盆和一個放待洗衣物的籃子各一個,可說十分寬敞。浴室的門更是簡單,一個向右拉開的木板門,連門鎖都沒有,因為這裡原本就是兩母子獨居的小天地。
在山裡,下雨後的氣溫即使是夏天也是給人帶來一股涼意,男孩將毛巾披在頭上,左手拿著要更換的衣服,刷的抓著濕衣服的右手就拉開了拉門,想著沖個澡用溫水來驅散已經散發出來的涼意。
這行雲流水而且早就熟悉的動作,左腳進門,右腳跟進,順腳一勾關門,左手順手將乾衣服放到左手邊的鐵架上,右手將濕衣服往一旁的籃子一丟,脫下濕透的褲子,再將披在頭上的毛巾拿下來放到鐵架上…鐵架上除了他的衣服…還有其他的衣物…
他瞬間定住一秒,深吸一口氣,望向洗臉台的方向…雖然沒開燈,雖然雨還未歇,但透過窗戶撒下的午後陽光還是可以清晰的讓他將眼前那跟他很不一樣的胴體看的一清二楚。
女孩也是被午後的驟雨給淋的渾身濕透,在她衝回佛堂之時早已全身濕透,所以她在稍微擰乾身上的濕透之後,也是從後門進入廚房,回到自己房裡拿了衣服要到浴室沖個熱水驅逐涼意,順便換身乾爽的衣服。
在舒爽的熱水澡後,就在她關掉水龍頭,拿了乾毛巾對著鏡子要把頭髮弄乾時,她聽到外面有人進門,還來不及反應的時候浴室的門就被打開了。鏡子中的身影讓她眨了眨眼睛後,深吸一口氣,忘了自己還光著身子,忘了雙手還捧著毛巾放在頭上,就轉身過去面向那突然入侵的身影。
女孩的驚慌的眼光和僵硬定格的肢體映入男孩眼中,男孩覺得心跳加速口乾舌燥,在清楚又朦朧的光線中,她那玲瓏有緻的年輕軀體,緊緻點綴著幾滴晶瑩水滴的肌膚…從上到下,從下到上,上面的雙峰,中間的森林,下方的纖足...不僅僅是心理上的煩燥感,隨著越來越沉重的呼吸聲,身體也產生了前所未有的變化。
但忽然間,女孩僵硬的肢體隨著忽然驚惶、冰冷的眼神柔軟下來,也開始若無其事地邊擦乾髮梢的水珠,自顧自地走向男孩,頭上披著毛巾,然後從鐵架上拿了自己的衣服穿了起來…這時男孩才忽然回過神來遮掩起強烈的身體變化倉皇逃會自己房中…雨剛停,但佛堂還未開燈依然陰暗,佛像的臉色也半明半暗,還是笑著…
#尿急的老文青  #鱷魚的眼淚 
分類:藝文

這是一個存放自寫自嗨,滿足另一個自己的心情,文章或故事的天地。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