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深度工作力 Deep Work - 2

 《深度工作力》,原文是 "Deep Work",Cal Newport著,譯者吳國卿。這本書在網路上已經有許多部落客或者YouTuber在自己的平台上面介紹過。而我在2020年5月到7月期間,在網路上開了讀書會,有製作一些資料,想要以自己的方式再整理一遍。 
 

Part 1 The Idea 概念

Chapter 2 - Deep Work is Rare 當「深度」愈稀有,就愈值得你投入

如果深度工作這麼值得投入,那麼為什麼我們還是選擇擁抱分心呢? If deep work is worth being prioritized, then why do we still choose to embrace distraction?
4個擁抱分心的理由 Four Reasons for the Embrace of Distraction
1. 度量黑洞 (The Metric Black Hole)
書本裡面提到許多實際將花在非員工本身專業工作的時間量化成可計算成本相當可觀。但是,很多時候,許多其他中斷深度工作的成本是不易測量的灰色地帶,就是作者稱的「度量黑洞」地帶。(p. 91)
現行許多知識工作,因著複雜度提高,不見得容易度量其價值,不能單單只以量化的方式衡量。
"Generally speaking, as knowledge work makes more complex demands of the labor force, it becomes harder to measure the value of an individual's efforts." (英文書,p. 34)
[問題] 生產力=工作結果的品質?

2. 最小阻力原則 (The Principle of Least Resistance)
我們傾向做最容易完成的事情。
連線文化 (culture of connectivity) 的影響:回應的即時性,讓你花更多時間做無謂的事前計畫;創造具有高生產力的錯覺。(p. 96)
"The first concerns responsiveness to your needs... it creates an environment where it becomes acceptable to run your day out of your inbox... feeling satisfyingly productive " (英文書,p. 36)
在公司,和例常工作相比,開始投入專案工作的門檻比較高,所以我們會比較想做相對容易的工作,而且這樣的「例常管理」會感覺自己好像做了很多事情;或者,和舊有用過的解決問題的模式,構思新的解決方案是比較麻煩的,所以我們常常有「反正維持現狀就好,幹嘛要求新求變?」
可能的危機就是,這樣只能求得短期的效果,就長期而言,無法提升有價值的成果,進而被淘汰。

3. 以忙碌代表生產力 (Busyness as a Proxy for Productivity)
作者提到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費曼 (Richard Feynman) 面對學校管理職的態度來說明他寧願表明「不,我不負責任」,也不願意放棄稍微不投入他的研究工作。(p.99)
"Knowledge work is not an assembly line, and extracting value from information is an activity that’s often at odds with busyness, not supported by it. " 「知識工作不像生產線,而且從資訊萃取價值是一種愈忙碌不相干、不能用忙碌證明的活動」 (英文書,p.40;中文書,p.102)
[問題]你們一定有經驗,有同事嘴巴一直說自己很忙,但是卻有時間喝下午茶,有時間去其他部門串門子說自己很忙,還有討論公司內網哪一條公告的內容,再留下來加班;遇到準時下班的同事,就嚼舌根認為對方一定是工作不夠多、太閒。
[分享] 我以前的工作需要設計訓練專案,例常的工作包含員工測驗、專業文件翻譯;我認為專案在求好不求多,而例常工作會因著生產淡季和旺季而有些許差異,通常是一直都很多。到績效衡量的時候,永遠被檢討專案太少,但是我例常工作是固定需求,有時還有超量需要加班處理的問題。我不願以我的忙碌程度作為我的升遷的理由,我也不願以濫竽充數的專案作為我說嘴的籌碼。這是我對自己的要求,不過在職場,終是要以部門目標與主管期待作為衡量標準,執行取捨;除非你的職場文化是能夠向上諫言的。

4. 網際網路狂熱教派 (The Cult of the Internet)
使用網際網路成了「進步」、「跟得上時代」的代名詞,好像非擁有不可、非使用不行。作者提到社群媒體的使用,隨時要分享、連線的行為,使自己的注意力分散,很難支持深度工作。
網際網路成了無可取代的必做行為,讓其他選項變得無足輕重。(p.104)
New York University professor Neil Postman, "We no longer discussing the trade-offs surrounding new technologies, balancing the new efficiencies against the new problems introduced...the alternative invisible and therefore irrelevant.”(英文書,p. 41-42)
[反省] 許多人都批評網際網路的不好,但認真想一想,作為使用網際網路的人,我們才是決定使用的時機和方式的行動者,是我們選擇讓其干擾我們的專注力。並不是連線不好,是我們要學習拿捏使用的適度,是我們要思量使用的必要性和時機。


Part 1 - Chapter 1
Part 1 - Chapter 2
Part1 - Chapter 3

#英文  #學習  #閱讀  #原文  #深度工作力 
分類:學習

在高雄唸書的研究生。臺北市出生,新北市長大。曾在臺中、新竹工作。喜歡作夢、唱歌、聽音樂。

評論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