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電影】色,戒 Lust, Caution

事隔多年後的第二次觀影。
還記得第一次是在高二未滿十八歲偷渡進入華納威秀電影院裡看著驚人的色戒。那時候因為一刀未剪的上映而被抨擊了一陣子。那天似乎是個颱風天,還因此葬送了一隻小藍傘,想起高中那篇網誌裡的傘的篇幅比電影還多。
如今,在累積了一些的電影經驗後,來到了金馬50影展看了色戒,見了李安。
有位師長曾說過,電影要能在三個鏡頭見/建框架,就會是好電影。
觀眾必須要在這三個鏡頭內看見感覺。
導演必須要在這三個鏡頭內建立機制。
來看到色戒的第一顆鏡頭,是狼狗頭部特寫。特寫開頭的電影百分之八十偏向情感走向,色戒也不例外。然而,狼狗也意味著警戒、防備,而這樣的感覺也貫穿了全片以及麥太太和易先生的感情狀態。應該很少人會去注意電影的第一顆鏡頭,但一旦關注了就會延伸很多有趣的聯想。
其實,色戒就是個非常浪漫的愛情片。
我不說王佳芝是王佳芝,因為我認為麥太太才是王佳芝,而王佳芝也只有在演出麥太太這個腳色的時候才能感覺到自己正生存著。還記得片中易先生從香港搬回上海時,王佳芝等人的幼稚間諜行動才暫時畫下句點。然後王佳芝開始三年的行屍走肉的生活,在失去貞操、家人、愛情(這之前是喜歡鄺裕民)、居所、學生身分之後,她只剩偶爾去電影院揮灑的眼淚。王佳芝這三個字在這世界上又有什麼意義?
存在感居然必須透過這樣的形式存在,反觀社會,每個人其實都在扮演角色以後才能感覺到自己活著。扮演兒女、學生、員工,飾演情侶、戀人、丈妻、床伴,假裝國民、憤青、知識分子。政論節目裡面每張嘴如果不咆嘯了就會失去存在價值;計程車司機還有小吃店老闆如果不抱怨政府就失去生活意義;我如果不在這邊散播灰色文字我就失去生存價值。
啊,扯遠了。
所以當鄺兄到了上海找到了王佳芝並且要求她繼續扮演麥太太這個角色之後,王佳芝也毅然決然的答應了,一點也不意外。
「到女人心裡的路通過陰道。」這是原作裡出現的一句話。
梁潤生與老易最大的不同在於,老易是為了再交歡的過程中探索自己,所以王佳芝才會「他像條蛇,鑽進我的身子我的心裡,我只能忠誠地待在這個角色裡,也努力讓他要窒息的挺進,最後一次他總是特別用力,總是要讓我流血呼喊,好像只有這樣才能證明他的存在!」正因為如此,王佳芝徬徨無助,卻越發迷戀,其實他們都是同一種人,他們在彼此的身上找到類似自己的氣息,在不斷變化的姿勢與體位中,是擊潰了所有的心理防線,然後迷惘的兩個肉體親密結合,是相知相愛。
有人說李安的色戒性愛過於奢華,但是這樣的性愛不正是顯漏了他兩的心理變化嗎?如果色戒抽離了性,那麼這部片就只是很荒唐的諜報片。沒有了性,我們也無法知道老易的孤寂、渴望、慾望,更不可能觸摸到色與戒的意涵與之間的撞擊。所以我真的很納悶大陸剪輯版的色戒到底能看懂什麼。
李安其實把張愛玲的色戒拍得相當明白而且乾淨(這點也被許多電影人士批評),但我也沒有要論書與電影之間的連結,將之當作獨立電影看待的話,色戒的情感是很濃稠的,就像一攤汙濁的雨水,平靜的表面,讓人以為只是淺灘,怎奈卻在一腳踏進以後整個人也墜入其中。李安也說他用這部片幫張愛玲圓謊,圓這個躲藏了三十年的謊。拍得清楚也沒什麼不妥,至少李安並沒有被原文給框住,他拍出不一樣的色戒,如果他被框住了,這部電影一定很難看。
好吧,電影重要的不是演員、也不是電影拍得多少、更不是電影在講什麼故事,而是觀眾的心裡激起了什麼。李安如是說。
分類:影劇

文字創作或是電影感想

評論
上一篇
  • 【電影】擺渡人
  • 下一篇
  • 【電影】星際過客.Passengers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