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這個世界會好嗎—台北當代藝術

   在進入展覽之前,作者就丟給了觀眾這樣的一個問題,讓觀眾帶著疑問進入展區,試圖在向京的作品中找尋答案的蛛絲馬跡,但卻很抱歉的是,各種作品所呈現的不是答案,而是一層又一層的疑問。
        這個世界會好嗎?現在這社會的大眾隨著時間、空間的波動逐流著,鮮少人擁有反思、批判的能力,甚至只會一昧地被動吸收資訊、不懂篩選、不去質疑,這樣的情況,我暫且將之稱為「冷漠」,對生活的冷漠、社會的冷漠、對世界的冷漠、對自我的冷漠。這樣的大眾,能有辦法推動世界的腳步嗎?根本不能,所以我斬釘截鐵地說「這世界並不會更好」,但是,向京用藝術對世界提出疑問了,姑且不論作品,這個展覽讓更多人對社會提出質疑了,它讓更多人卸下冷漠的盔甲,並且用自己的肌膚去感受了世界的溫度,儘管可能只有短短一個展覽的時間,但至少這世界被感受了,適當的質疑其實就是一種關心,當有人願意關心這個世界,這個世界就會更好,沒錯,所以我認為這個展覽讓世界好了那麼一丁點。
        進入展區,全裸系列的「一百個人演奏你,還是一個人?」與「面孔」便進入眼簾,孤獨感也瞬間席捲而來,這七個女子看似互相依慰,但卻沒有任何的眼神交流,這樣的狀況不就是社會的小型縮影嗎,她們雖然處在相同的空間下,但卻各有所思,各圖其利。
然而,「面孔」卻在距離不遠的地方,傾著頭望著她們,她交叉著雙手隱藏在被誇大的乳房底下,突出的乳房顯示她與眾不同,交叉的雙手也在暗示她對事情的質疑、或許也是在抗拒她們的「集體孤獨」,對我來說,「面孔」就像一個旁觀者、清明者,看著世界所發生的事情,將之咀嚼消化,並且轉化成正面能量。我也認為世人都應該跳脫出集體,站在「面孔」的角度看看世界。而在這個房間擁有兩面鏡子,雕像們全被映射出來,彷彿在一個偌大荒蕪的平原,卻存在著數個團體,團體間完全沒有交流與互動,這也顯示了這個社會正充斥著無數個「集體孤獨」,但群體下的每個人都沒有勇氣跳脫出去。
        另外在展區站著很有趣的觀眾-「盡頭」,她被分布在五處,以窺視的姿態。她被放置的地點也相對的有趣極了,從入口一進去就會看到一尊「盡頭」,似乎在歡迎觀眾跟著她一同窺視,又或者她想告訴我們:「不要只看作品表象,而是要窺視作品背後的作者的思想」,不管怎樣,這就是我認為的雕像語言。
而後的四尊,分別的窺視其他的作品、窺視牆壁、窺視光源、窺視自我。取名為盡頭,也著實的令人費解,但我認為向京是故意採用一種反諷的方式,因為窺視這種行為是不會有盡頭的,隱私這東西也不會有被偷完的一天、作者的思維也不會有被滲透完的那天。
在這些展覽之中,最讓我驚豔的就是全裸系列,其他系列不多加贅述。向京使用了世界上的弱勢族群「女性、雄體」,來對這個世界提出疑問,明顯有意顛覆自古以來的「女性被動」這種社會傳統,再者,向京所創作的女性當中,不具任何色慾或色情,有意要觀眾撇除「物化」的眼光,來思考作品背後的思維,向京把呈現女性的身體,當作一種對於社會的反擊。而身為女性的我,身處在向京的展覽中,我能聽見作者對世界的咆嘯,在跟作者「對話」的期間,我彷彿也得到了向社會反擊的力量。
分類:影劇

文字創作或是電影感想

評論
上一篇
  • 【電影】雙面勞倫斯 Laurence Anyways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