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電影】不過就是世界末日 It's Only the End of the World

|2016|札維耶多藍|法國|家庭、劇情|99分|
導演札維耶多藍的最新作品《不過是世界末日》,剛上映時還很期待多藍會怎麼講「家庭」這個結構的問題。從過去的作品,他處理「母子」的關係,都還算得心應手,而這次將議題擴大至整個「家庭」,卻沒有《親愛媽咪》那樣狂放與激情。
劇情不算複雜,「一個將死之人要回到12年來從未回過的家,向家人宣告自己的死訊」,而其他關於主角路易的資訊與背景,都是藉由與家人的對話慢慢拼湊得知,也因為如此,電影不說話的時刻,相當的少,或許是為了要讓關眾感受路易心中那無形的壓力才選擇了此種風格與剪接。但這樣的方式卻也讓電影的主角在回到家以後,氣氛與情緒一直處在高端狀態,兩個小時下來頗疲乏的。
多藍似乎蠻會處理瘋子的,而在這個家庭裡有著四個迥異的「瘋子」我暫且這樣稱呼他們。從他們的對話就大概可以得知,四人分別的個性與狀態。這部電影試著處理諸多問題,包括身分認同、家庭角色、被期望與符合期望、同性戀、別人的死亡、自己的死亡、溝通、面對、逃避、家庭認同、愛、恨、等等的。就像一個大熔爐,把所有元素都丟下去朔形。好聽一點是多元,但總是脫離不了一種刻意感。最後幾乎什麼問題都沒有處理,多藍就把電影結束了。最明顯的就是「自己的死亡」這個問題,最後究竟是路易說不出口還是沒必要說出口呢?沒有人知道。
鏡頭的處理仍是大量的胸上景、肩上景等景框,正面的人像居多,而且都是淺焦,這從《親愛媽咪》便能看出一二。這種鏡頭風格也讓壓迫感油然而生,但當出現遠景或是中景的時候,應當會有其他層意義才是。在一開始回家的計程車上,鏡頭被諸多窗外的人凝視,這個凝視可能是對觀眾、也可能是對路易,不同凝視的對象也會有不同的意義,此時更搭配著一首跟家有關的家有關的樂曲,意義令人遐想。但在一場安東與路易的兜風戲時,沒有任何的剪接,我們就從後座鏡鏡的看著兩人的崩潰邊緣的對話,這時候的觀眾就成為凝視者,這樣的意義也很有趣。
音效部分比較特別的是,不時的會出現低鳴耳鳴感,也許象徵著抽離、與幻想,壓迫與衝突,總之電影在放置耳鳴的音效都還蠻準確的,很有感覺。
電影中的色溫與光線也很令人印象深刻,不管是從剛回到家的冷色調、到下午準備離家的暖色調,讓電影在不同的語言之中轉換。電影整體的光線偏暗,幾乎沒有一個鏡頭可以完整的看到一張臉,我們都只能從局部的面容抓住殘留的情感,打光還蠻有意思的,如果可以的話會希望在看第二次來好好研究。
最後,抱怨一下,看電影請不要遲到,遲到也請不要一直大聲喘氣,喘氣就算了忍住清痰很難嗎?感冒很可憐所以請在家好好休息不要出來惹人厭。請不要在笑的時候念台詞,更不要在不該笑的時候發笑,更何況整部片根本就不好笑啊我去你的。觀影這種東西本來就是一種儀式,一旦旁邊的陌生人在這個黑盒子裡侵犯到了我的儀式使我分心抽離的時候,那這個陌生人真的該賠我一半的電影票錢。
分類:影劇

文字創作或是電影感想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