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肆)成長必經的潰爛

第一次抽菸。也忘了是為了什麼,是好奇嗎?或許這是所有人第一次抽菸的主因,但我只記得我心情不好。
第一次抽菸,其實很受不了那在嘴裡充滿著汙穢的空氣,吸不到兩口就把菸向窗外丟,然後跑去刷牙,不斷、不斷、不斷地漱口著,急欲想把不應該在嘴裡的氣味洗淨。聞了聞手指,也沾了二手菸的臭味,然後又是不斷、不斷的洗手。
洗把臉看著鏡中的自己,其實我知道,這初次的塵埃是永遠洗不淨的。
我曾經是個很討厭菸味的人,很厭惡。 
第二次抽菸,趁大人不在,點了一支不屬於我的菸。
這支菸,有著與第一次不一樣的味道,很濃很嗆。我學著那在漫畫裡帥氣的吸菸姿勢,用嘴含著菸、點燃了它、兩指夾著菸、靠著椅背,吸然後吐氣。眼前飄逸著霧茫茫的白煙,那些都是肺癌的惡魔啊!過去的我一定沒想到這惡魔居然會從我嘴巴裡溜出。然後我又吸了一口。
我知道我沒有用正確的方式吸菸。但我還是不懂這嗆人的東西為何會讓人上癮。
曾經,我在兒時發了一個誓,我絕對不要像這種墮落的大人。但我還是跨進了這名叫墮落的圈子了。
第三次抽菸。其實沒有抽菸,是很想抽菸。
戀情不順,心情低落。抽菸的欲望強烈,很想咀嚼邪惡,然後一口下肚,但最終我還是沒有買菸,因為我想到了孩提時的毒誓,我替自己找了一個藉口:自己買菸才算真正的抽菸,好奇不是罪。
抽菸就會心情好一點?這是誰給的錯誤觀念?
第四次,是朋友的菸。
失戀之後的一個夜晚,吵雜的夜晚,充斥著菸味與酒味,昏沉的腦袋裝滿了一堆沒有意義的笑容,迷濛視線看見了香菸,朋友遞了一根到我嘴旁,我接收,然後將它點燃。這也燃醒了我心中銷魂的撒旦。
一根又一根、淡的濃的全部交雜在一起,吸菸、然後咳嗽。頭腦因為菸的關係清晰了一點,但我只想要放縱,假裝放縱。
第五次抽菸,朋友聚在一起聊天,聊另外一個人的戀情,不順,所以抽菸。
我拿了一根,照樣用打火機點燃,裝作很笨拙的樣子,笑說只是吸好玩的,但我心中那墮落的天使正在一點一滴茁壯。
其實我還是會咳嗽,那健康的喉嚨還是無法習慣有外物侵入。
本來是一片盎然的綠洲,卻被我摧毀殆盡。
忘了第幾次抽菸,但這是我第一次自己買菸。
跟便利商店的店員輕鬆的念出的菸名,我並不想讓她發現這是我第一次買菸。走出了商店,陌生的拆開了包裝、陌生的拿起一根菸含在嘴裡、陌生的拿出打火機點燃。
距離上一次抽菸,其實隔了很久,陌生的氣味又直衝我的腦門。我細細品嘗屬於我自己一個人的菸味,也許是太重的關係,腦袋陣陣暈眩。
嘿!我體內醜陋的惡魔啊,這就是你朝思暮想的味道,你感覺到了嗎?
可能是因為暈眩,不小心讓菸墬落,我站起身來,但襲擊而來的是一陣搖搖欲墜的感覺,像是酒醉般的暈頭轉向,簡直就像用七十塊買醉。再次聞了聞手指,這是屬於我自己的菸草香,會不會在未來,也出現一個愛我身上菸草香的女人?
踏熄了菸,然後我笑了。
笑自己的渺茫、自己的無知,更笑自己的荒蕪。
就已經沒有很多優點了卻還不斷的增加缺點。
第N次抽菸。其實抽菸只是嘆氣的藉口罷了,但人類卻願意為了這幾口嘆氣出賣自己的健康,人類其實很犯賤。
每次抽菸,都會仔細觀察中指與食指間的頹廢。小小的火絲順著菸管,慢慢的吞食與侵蝕,就像那被我出賣的靈魂。
在一條充滿煙硝的路上,我看見了靈魂的背影,我跨步向前追了上去,卻發現距離無法縮減,我想出聲叫他,卻沒有嘶吼的權力,無聲,無盡的無聲。終於,他停下腳步,我拼命的追。
我需要他也渴望他,我不能沒有他,我們應該是共同體的啊!別把我丟在影子的另一端,沒有靈魂的軀殼,是沒有意義的啊!
我氣喘不止,直到我的手搭上了他的肩膀,就像獲得救贖一樣,我渴望他帶我離開這裡。就算我失去了聲音,我們還有心靈。他轉頭過來,我還是看不清楚,煙硝越來越濃,抓著他的手也越來越緊。
「請問,有事嗎?」他說。
我的心頭一陣暈眩,我的聲音不在我這,我試著搖晃他,試著撥開煙硝,讓他看清楚我是誰。
「這些濃煙,其實只有在你的視線裡而已。」
我不解,也不想了解。
他拿起了一支菸,點燃並吸了一口。
「這不就是你要的嗎?」他向我吐了一口氣。
我暈眩的無法支撐站立,就在我快要坐倒的瞬間,我感覺到有人架起了我,然後把我向後拖走,我沒有力氣掙扎,靈魂消失在煙霧中。
我沒有資格掙扎。
小時,總是嚷嚷著我絕對不要成為這種大人。
愛情、教育、思想、價值觀。
看著雙親失敗的婚姻,想著我絕對不會變成這樣,但長大後卻是一次又一次的結婚與離婚。
從小被大人拿課業壓得喘不過氣來,無法選擇自己的道路,然後想著我以後絕對不要成為這樣的家長,但長大後卻仍是要小孩不是睡覺就是看書。學歷高的大人希望孩子能走自己的路跟自己一樣偉大;學歷低的大人希望孩子能過好一點的生活不要跟自己一樣。這教育的法則不管什麼大人都適用。
從小只要多說一句話就被當作是在頂嘴,氣憤的認為在這家庭裡沒有所謂的溝通兩個字,然後想著以後絕不要變成這種大人,但卻在長大以後一次又一次的賞小孩巴掌。
這樣看來,抽菸其實是小事。
每個人長大以後,都會蛻變成當初兒時口口聲聲說不想當的大人。
環境、家長、家庭、朋友,其實都是主兇,但那又怎樣?這就是長大必經的潰爛。
沒有這些兇手,一樣也是會潰爛。
這就是社會,這就是我,想要脫離這世界的流動是永遠不可能的。
當我點菸的那一刻,就是我對世界認輸吧。
我連自己是誰都快不認識了。
分類:影劇

文字創作或是電影感想

評論
上一篇
  • 【電影】八月 The Summer Is Gone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