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電影】再見瓦城 The Road to Mandalay

|2016|緬甸|趙德胤|社會、愛情|108分|
導演趙德胤在53屆金馬獎的問鼎之作,讓眾影迷引頸期盼的一部電影,金馬影展當日的人潮隊伍可以說是看不見終點,趙導的魅力由此可見。
《再見瓦城》的故事其實很簡單,就是描寫從緬甸偷渡泰國的陌生男女,產生情感卻受限彼此對未來不同的憧憬,這是危”機”百科的解釋,也只有一句話,就知道這部電影在劇情上其實很單純。
導演趙德胤曾在映後講堂表示,這是他從姊姊過去偷渡打工的經驗,而引發靈感所拍出來的《再見瓦城》。電影中展現了泰國對於偷渡犯的技術性放縱與剝削,當局政府從來都沒有認真要去掃蕩偷渡客,卻在讓偷渡者賺到了錢之後用各種方法剝削之,例如保釋的錢、辦假身分證的錢、辦真的身分證的那些更多的錢。
導演在鏡頭上的處理,沒有什麼太多華麗的變化,就連特寫的鏡頭都很省的用,觀點就像讓你靜靜的看整個事件的發生、故事的發展,然後直到最後依然保持最簡約的方式讓觀者窒息。大量的長鏡頭與定鏡,一切都是為了讓演員的跳脫表框。
但是卻在一場蜥蜴的戲,導演使用了鮮少的主觀鏡頭。映後講堂的吳可熙曾說:「這個鏡頭拍了五、六次,導演希望我恐懼,但他沒有說要恐懼什麼,再不斷的重拍、嘗試之下,剎那間我好像懂了蓮青的恐懼,不管是對破處的恐懼、現實的恐懼還是對於阿國的恐懼。」
不同的恐懼就會有不同的表現,但我相信一旦超越了自身的精神負荷,不管什麼恐懼那都是一樣的。但是這一場蜥蜴的戲卻讓我出戲了,不管是演員的表現方式還是鏡頭風格的跳脫,好像不是那個的服貼,就像是一張平滑的紙面卻有一粒碎石卡在裡面那樣不適。但蜥蜴這個符號是好的,在泰國常常突然出現巨蜥嚇壞了群眾,而這個蜥蜴則是隱射了社會結構的問題,讓偷渡者恐懼萬分。
令人印象最深刻的莫過於最後的情殺的戲,在那裡導演只使用三顆鏡頭,但張力卻極佳,
第一個鏡頭,阿國騎車來回徘徊然後點菸,之後爬上房子。
第二顆鏡頭:阿國摸進房間,蹲在熟睡的蓮青身上,掐住她脖子,掙扎後死亡。
第三顆鏡頭:阿國倒地的胸上景,自刎,濺血。
最後一顆空景:泰國佛像照片染血。
幾乎集成了導演的功力與整部片的魅力,全部都在這三顆鏡頭釋放。無法阻止失落感在心底蔓延,那種感覺就像看著一個人無聲地崩潰但卻不能做任何的事情。
結構的問題是最讓人無所適從的,憑一己之身是沒有辦法解決的。你說這是愛情悲劇嗎?我不這麼認為,兩人只是結構之下的犧牲品,犧牲這件事情卻是無時都在上演。這部電影不是要讓觀者認同誰,而是打破觀者的認知。
分類:影劇

文字創作或是電影感想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