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電影】厄夜變奏曲 Dogville

美國│2003│彩色│178分│拉斯·馮·提爾
來自拉斯馮提爾的瘋狂。
非常特別的一部電影,故事發生在一個名為狗村的小鎮裡,而村人也都如其名,隨著故事的進展,每個人的「狗性」越發顯露。
這邊的狗性,不是指吃自己的屎這種動作上的形容,而是內在的醜惡。用現有的形容詞來說,就是險惡、奸詐、卑賤、懦弱、無道德價值等等,這樣能夠稍微了解了吧。
章節式的破提,告訴觀眾他叫狗鎮、共分為九章節一篇序,在章節式的轉換之際,便是引領著觀眾進入下一階段的醜陋,是的,導演分章節的用意也很明顯,循序漸進地一層層帶你撥開外表。這樣的好處,也是能夠在觀眾看得驚心膽跳的時候,給你一個縫隙吐氣,然後讓你做好心理準備面對下一階段的「惡」。
序章。
本片第一個亮點,序章後的第一個鏡頭,是一個俯視全鎮的鏡頭,完全的俯視,可以看見所有村民的一舉一動。鎮上的建築物,只是用一條條白線區隔著,觀眾們可以將他們一覽無遺,村民們自以為是的擁有隔間與隔閡、然後自以為是的封閉自己。
電影先用了主角湯姆一一帶出所有村民,然後配著大量的全知旁白。
這樣的風格很有趣,也很驚悚,當故事進展到顯露惡性的時候,你可以在外邊的街道上,看見那一棟房裡的人在正乖張的耍賤。再來,因為是在棚內搭景拍攝,所以光線的變化更是多樣,更不受約束控制,導演也完整執行了這一點。喔對了,此舉更是大大滿足了觀眾窺視心理學,嘖,很凶悍的一部片啊。
第一章到第九章。
本片的第二個亮點,妮可基嫚為本片的女主角,將女性複雜的面貌完整個表現出來。坐擁著女性意識,卻也不離愚昧與單純。
看著妮可基嫚不斷的被欺凌、不斷的受到非人道對待,劇情與畫面張力的掌控,能夠讓觀影者百般難受與悲憤。
在觀影的過程中,我心中便一直浮現一個疑問:「奇怪,拉斯馮提爾的片,不會這樣對待女性的啊?」
果然,在接近片尾的時候,妮可基嫚來了一場絕地大反攻。
妮可基嫚與黑道老爸在轎車上辯論了關於「傲慢」,究竟是擁有無限權力的老爸無情地賜他人死亡為傲慢呢,還是用自己的高道德標準不斷寬容與放縱他人與慈悲為懷的女兒為傲慢呢?
「狗會吃屎,這是天性,狗做不好,就要訓練與懲罰!」黑道老爸說。
妮可基嫚曉得這些人就是因為生於這樣封閉的小鎮裡,所以他們貧窮、他們短視,他們會有這樣非理性的行為,都是有緣由的,所以可以原諒。不知者無罪,可以這樣說吧。
「當你做錯事了,你不原諒自己,但為什麼你可以一再的原諒那些做錯的人?」
妮可基嫚突然想通了,如果是他自己做出這些非人道行為時,絕對不會原諒自己。不知者無罪,但這些不知者如果沒有人規範他們與限制他們,他們便會一而再地犯錯與吃屎,必須修正這個村莊,可是這個村莊已經病入膏肓,所以世界少了這個村莊會更好。於是妮可基嫚使用了她第一次的權力,殺光了所有村莊的人,然後親手斃了偽君子湯姆。
湯姆這個角色的人設,也非常有意思,他是一個退休醫生的兒子,自認為作家與哲學家,他能夠洞悉村裡的每一個人,是他打算用妮可基嫚來反證村民們的「自我感覺良好意識」,卻沒有想到也是他帶給村莊的死亡。他因為對妮可基嫚無法看透,進而產生了愛情的元素,沒有想到妮可基嫚卻輕而易舉的看清了湯姆的深層意識,而這樣也把湯姆的偽君子性格給釣了出來。
電影用八個章節告訴我們,這個村莊從頭病到尾,男人病、女人也病,年輕人也病、小孩子也病、甚至連盲人與病人都病!只有一隻狗,認分地執行看門的任務,而這隻狗只有到結尾時才實體化。意思就是說,有很多人類連狗都不如。
在之間,妮可基嫚受了湯姆的建議,在全村人面前娓娓道來事件的始末,卻馬上被反駁這一切都是謊言,村莊沒有一個人敢承認自己的錯誤,然後進而忽略與遺忘自己的錯誤。這就是人性。
電影用了將近三個小時告訴觀眾,人性本惡,而好人都是受過教育、訓練以後才會擁有的,而這些好人也因為了人性普遍的存在,所以才會變成了裁決者/控制者/訓練者。
拉斯馮提爾用了象徵弱勢的女性,表演了一次猥瑣的成長。
所以究竟是誰傲慢?兩者都很傲慢,但也不是。真正傲慢的就是那些自我感覺良好的村民們吧?或許一昧地想要世界更好才是傲慢吧?
最後,雖然拉斯馮提爾提倡逗馬宣言,但這部電影還是跟逗馬宣言的條款大有出入,尤其是寫實拍攝的這部分條款。但對我來說,電影就是電影,不需要炫技、不需要規範,更不需要去條列款項與條件來遵守,最重要的還是電影之後的餘韻。這部電影能帶走什麼,抑或留下什麼,這才是最關鍵的。
分類:影劇

文字創作或是電影感想

評論
上一篇
  • 【電影】年少時代 Boyhood
  • 下一篇
  • 【電影】冬冬的假期 A Summer At Grandpa’s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