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看心的醫生

距離治療重度抑鬱症已經一年又七個月了,痛苦了十來年的日子,雖然有在吃藥,但偶爾發作時,還是很令人痛不欲生,那種空虛,那種徬徨,讓我無所適從,從哪來又該往哪去,漫漫長夜只能一個人,一個人坐在陽台點著菸,看著深夜的街道,忽然想笑,自己到底在幹嘛?雖然心裡是這樣想著,但動作卻依舊,看著天空,時常想著,如果有一天就這樣死了,是不是就不會那麼痛苦?是不是就不用常常體驗在深夜犯病的痛,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想幹嘛,想做的事好多,卻一件也不想做,甚至還做不好,接著因為焦慮,又開啟再次輪迴體驗。
白天熙攘往來,大家兢兢業業,誰又知道多少人背地裡有多崩潰?每個人都在拼命,誰都不想讓人知道自己的痛,真的只能在深夜裡獨自舔著傷口,好讓明天的自己能端起虛偽的笑容。
#徬徨  #抑鬱 
分類:心靈

長夜漫漫,只想找個地方寫寫東西。

評論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