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三千煩惱絲

想留長髮很久了,但一直苦無機會; 
國高中時有髮禁,頂上頭髮能長到碰到耳朵就很偷笑; 
工作後礙於內容性質,哪能讓你留個長髮上班, 
就算我是型男也不可以… 
所以囉,難得有一整年可以沒人管, 
當然讓一頭亂髮恣意亂長,宛如雜草叢生一般的狂野。 
打開這一年來的照片資料夾,
宛如馬克桑自己的「長髮紀錄片」。 
從去年剛抵阿姆斯特丹轉機的青澀少年貌 ↓ (請不要懷疑,我也年輕過)
到今年四月春天到時,馬克桑的頭髮需要的已經不再是髮膠而是髮箍了 ↓ 
自從發現頭髮只能用髮箍來固定時,
馬克桑心裡還因此雀躍了一陣子,(莫約有數個月之久…)
因為以前就很想試試看髮箍戴在頭上是啥感覺,
但頭髮短的結果就只是讓髮型看起來更矬,造型看起來更怪異,
一點也不特別…其實還是很特別啦,
但因為太特別了,所以還是算了。
當然,雀躍的不只有馬克桑而已,
馬克嫂也是另外那位雀躍的角色之一,
為什麼?因為她終於在英國找到一個可以惡搞的對象,
而這個對象還是怎麼被惡搞都不能發脾氣的那位。
於是在英國的好幾個夜晚,
馬克桑的髮型是這樣
不過有的時候馬克嫂也是會大發慈悲,
用不同的造型讓我換換口味,感受一下女人在變換髮型時的快感
但看到頭上頂個這玩意,
我的心情怎樣也好不起來
我真得不覺得頭上弄個這東西會有特別的快感,
把自己弄得像員外或者史豔文會很爽嗎? 
我真的搞不懂啊~~ 
老實說,我還滿習慣自己長髮的樣子,
雖然每每台灣的朋友看到照片時總要一臉驚愕:
「英國沒有剪刀嗎?還是你都住在公園?」
拜託,人家這是長髮飄逸耶,
聶風造型懂不懂啊~吼!!!
回了台灣,剛下飛機,
馬上感受到和英國截然不同的天氣型態,
炙熱的氣溫悶的馬克桑熱汗直冒,
這頭及肩的長髮簡直成了折磨人的逼供工具,
它不再像在英國時那麼的清柔飄逸,
而是和脖子上的汗水結合黏膩在肌膚上,
還沒到家,
馬克桑就已經要受不了了。
是的,
第二天馬克桑就把一頭長髮給處理掉,
照片裡地上滿滿的頭髮正是過去一年和我一起在雪菲爾打拼的頭髮們,
(雖然你們沒有幫我把到任何一個馬子)
如今它們就要離我遠去了,
當然勤儉如我還是問了設計師:
「如果把這些頭髮拿去作假髮可以嗎?」
『不可能,不會有人要作,因為你是捲髮,
髮質天生毛燥不柔順,就算有人要做,也不會有人買。』
好樣的妳 Debby,算妳狠。
現在是啥樣子?
嘿嘿,頭髮剪掉看來又是一個青澀少年囉~~ 
分類:日記

停筆好一陣子,老實說乍看到這個乾淨版面是頗吸引人。想著在忙碌之餘留下點隻字片語好像也不錯。

評論
上一篇
  • 颱風天,收穫天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